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六章 铤而走险

    方原令赤古台、景杰二人率骑兵营清点战果,秦展则率领锦衣卫负责安民,并向民夫传达指示,不会再继续往宣府军镇方向,而是折道向西南,往陕西方向行进,并承诺到达陕西境内之后,每人发放一两银子的酬劳。

    这些民夫大部分都是从河南逃难而来,无家可归的流民,被范家编进运粮队也是为了讨口生计,粮食运去哪儿他们是毫不关心,何况方原还承诺给银子。

    赤古台、景杰清点战果结束,向方原汇报战果。

    此战共歼敌1200余人,缴获战马200匹,皮甲900副,精铁马刀800柄,随行的银子1.5万两。而己方的骑兵营伤亡25人,锦衣卫伤亡5人,无人机战队无一伤亡。

    这实在是场了不起的大胜!

    方原先将骑兵营伤亡的将士一一做了记录,事后再行抚恤,再根据战功进行了战利品的分配。

    赤古台今次是立下了头功,赤古台赏银200两,两个百夫长纳术、刘琦山每人赏银100两,骑兵营300战士每人赏银20两;

    景杰立下了次功,景杰赏银100两,无人机战队每名将士赏银10两;

    秦展立下三功,秦展赏银50两,锦衣卫每人赏银5两。

    今次缴获的1.5万两银子,方原拿出了7000两进行战力分配,余下的8000两,他是分文不取,尽数支拨给景杰用作新式陆军的军费。

    新式陆军初上战场就满载而归,众人是士气高涨,对方原是心悦诚服。

    方原分配了战利品,又偷偷招来赤古台,令他前去招收此战被打散的蒙古雇佣军,凡事愿意接受方原管辖的,充实骑兵营的战损,继续扩编这支新式陆军。

    赤古台带着五十火枪骑兵前去召集流窜的蒙古雇佣军,方原、景杰则指挥着这支庞大的运粮队,折道往西南方而行。

    一路南行,经过开阳军堡时,方原调出了所有的锦衣卫,令王谦和三百神机营军士留在开阳军堡,继续装模作样的看守着上百个装着石头的大箱子。

    而方原则带着真金白银的四十万两银子,和运粮队往太原府进发。

    众人行出了十日,还有一日就能抵达太原府境内,方原与景杰讨论,还是决定沿着当年李渊在太原起兵攻打关中的路线,经霍邑、龙门,过黄河再一路南下,经韩城,泾阳,再穿过渭水直达西安。

    赤古台也带着新招募的一、两百个蒙古雇佣军追上了方原的大部队,经过方原考核后,只留下了一百个愿意遵守军规、军令,其余的花了点银子便遣散了。

    新招募进新式陆军的蒙古雇佣军暂时发给鸟铳、三眼神铳,由赤古台负责火器的使用,训练。

    负责探哨的秦展来报,东北方向出现了一支3000人的骑兵队,打的是大明的旗号。

    在山西境内,打着大明旗号,数量达到3000骑兵以上的军队,也就只有山西、大同、宣府的总兵了。

    方原之前的估计并没有错,范家确实是与大同、宣府两个军镇有勾结,这不,替范家追粮的大明边军来了。

    3000骑兵,方原的这支新式陆军若是正面硬扛,肯定损失惨重。

    不过在方原看来,他是代表崇祯、代表京城前来征粮,事关军政大事,两个军镇的总兵平日里虽然拥兵自重,但却不敢对自己动手,因为那就是公然造反,他们也没这个胆子。

    方原令秦展带了锦衣卫看守着民夫继续前进,自己却带着赤古台、景杰,领着骑兵营的四百军士前去会一会这支追击而来的大明边军。

    方原挑选了一个利于伏击的河谷,令三百最精锐火枪骑兵埋伏在山后,一百新招募的蒙古雇佣军则弃马埋伏在密林之中,步战迎敌。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这支追击的大明边军能识时务,那就各走各路;若是强行替范家出头,那就直接干一场,再回京城去向崇祯禀报实情。

    方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才和景杰领着三十个无人机战队的军士,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勒马立在官道正中,迎接追击而来的大明骑兵。

    到了晌午时分,追击的大明骑兵终于到了,领头的是宣府总兵王承胤,在王承胤身边的,正是与方原打过交道的老狐狸范永斗。

    范永斗本以为严密监视了方原的一举一动,没想到还是被方原的一支奇兵打了个措手不及,丢失了所有运往满清的十万石粮草,只能就近求助早已买通的宣府总兵王承胤,尽起所部的骑兵一路南下找方原来找回场子。

    方原勒马瞧着正事不做,却来干涉朝廷运粮的总兵王承胤,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王总兵,你带这么多人马出门,是去援救开封?”

    王承胤被他明知故问的一句话给呛了回去,瞧了瞧身侧的范永斗,范永斗纵马而出,开门见山的说,“方大人,你身为朝廷命官,却来抢夺我范家的粮食,成何体统?”

    方原笑了笑说,“范先生,你承认这批粮食是你的了?我正要找你算账,今次我到贡市买卖粮食,是奉了陛下的圣旨去陕西赈灾,事关国计民生,你范家既然有粮食,为什么不卖?这批粮食是要运去哪儿的?”

    范永斗咳嗽着望了望王承胤,面色从容的说,“这批粮食是要送去宣府军镇,方大人,你连大同、宣府的军粮都劫,若是闹出了兵变,你担得起这个责任?”

    他突然找出这么个理由,化解了方原的言辞攻势,倒出乎方原的预料,暗想,“这个范永斗,不愧是老狐狸,果然比那个大兵头子王承胤言辞犀利。”

    王承胤心领神会的接口说,“对,方大人,你一抢军粮,我宣府军镇的三万边军只能饿着肚子和满清拼杀!”

    方原心知今次的突破口其实在王承胤身上,只要他知难而退,范永斗就是舌灿莲花,吹到天上去,也只能灰溜溜的滚回去。

    他挂上一抹微笑说,“王总兵,这些粮食真是运到宣府军镇的?”

    王承胤想都不想便应了,“是,都是我宣府军镇的军粮。”

    方原冷冷的一笑说,“宣府军镇三万官兵,朝廷已拨付军粮到四月,眼下离农忙还有三个月,满打满算,只需要两万石军粮。王总兵,你却罔顾朝廷往陕西赈灾的指令,擅自囤积十万石军粮,是想图谋不轨,攻打京城啊?!”

    王承胤被他抓着言辞间的漏洞,直接一顶造反的帽子就扣了上来,吓得是面无血色。他虽然对朝廷的命令是阳奉阴违,背地里和晋商勾结起来往满清走私火器、粮食捞钱,但总归是挂着大明旗号的总兵,如果坐实了造反的罪名,怕是会立刻遭到大明京畿卫所部队的打击。

    这个锅,他怎么也不敢背的。

    王承胤连连摇手说,“误会!误会!方大人,我忠心为国,浴血沙场,真是比窦娥还冤啊!”

    方原笑呵呵的说,“那这十万石粮食,王总兵还要不要呢?”

    王承胤为难的看着范永斗,范永斗早就备好了说辞,冷冷的说,“这十万石军粮,除了宣府的军粮,还有大同的军粮,太原府山西卫所的军粮呢?”

    方原哈哈大笑说,“那就拜托山西总兵周遇吉,大同总兵姜镶亲自来找我要粮。”

    范永斗无言以对,冲王承胤使了个眼色,两人后退了几十丈,开始低声商议。

    范永斗低声说,“王总兵,这批粮食要是运不到大清的盛京,皇太极、睿亲王会非常震怒。到时候,大清铁骑一入关,我范永斗的脑袋八成是保不住,你宣府也免不了被屠城的结果。”

    王承胤为难的说,“可,这个方原是代朝廷前来征粮,若是攻打他,就是造反啊!”

    范永斗沉声说,“如果崇祯真是昏了头,要惩处王总兵,王总兵就与我一同投靠大清了吧!”

    他话锋一转,又说,“何况,只要将方原这一行人杀个鸡犬不留,大可以推说是这些运粮的流民作乱,谁有知道是王总兵动的手?”

    王承胤一想也是在理,既然领兵追了上来,方原回京城一弹劾,也免不了一死,做了初一,不如连十五也一起做了,只要不留一个活口,到时候杀几千流民回京城去报功便是。

    方原立马官道中,见王承胤,范永斗二人招呼也不打就纵马回了,心头一惊,看来王承胤是准备铤而走险了,一场内讧是在所难免了!

    方原向景杰下令,令他立刻后撤,令赤古台的火枪骑兵做好突袭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