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五章 突袭粮队

    方原一行骑兵为了避免引起警觉,采取昼伏夜行的行军方式,在三日后,终于在离宣府军镇还有一百里的大平原,追上了范家这支连绵逶迤三十里的运粮队。

    入夜时分,浩浩荡荡的运粮队在大平原驻扎休息。

    今夜是皓月当空,映照着整个平原上的运粮队,隐约可见。

    民夫、牛车挤在河谷正中,护粮队里的500蒙古雇佣军看守在粮队的北侧,余下的1500个家丁,分成500人一组,分别驻守在东、西、南三侧。

    整个运粮队正中是漆黑一片,只有四周的护粮队燃着星星点点的火把,在黑夜里格外的引人注目。

    方原、秦展、景杰、赤古台四人领着三百骑兵衔尾埋伏在离这支运粮队两里之外,似足了三百头准备突袭猎物的夜狼。

    四人聚在一起,开了突袭之前最后一次军事会议。

    方原开门见山的问,“景杰、赤古台,运粮队有2000护粮队,这一仗怎么打,你二人来说说。”

    景杰看了赤古台一眼,沉声说,“所谓擒贼擒王,这支护粮队战力最强的就是500蒙古雇佣军,必须要先打掉这支蒙古雇佣军。”

    方原与他想到了一处,但毕竟赤古台也是蒙古人,而且与这些蒙古雇佣军八成还是相识,令他们蒙古人互相残杀,也不知赤古台是什么想法。

    赤古台似乎察觉到三人脸上的异常,也回过神来,忙挥着手中的霹雳火铳说,“杀吧!我的刀枪已是饥渴难耐,在我眼中没什么蒙古人,汉人,只知萨满神的使者给了我生计,我愿永生永世效忠萨满神使者。”

    方原见他主动的提出了开战,但省去了很多口舌,起身高举着霹雳火铳,大喝说,“景杰,你指挥无人机战队,偷袭蒙古雇佣军营地。”

    景杰沉声说,“是!”

    方原继续发号司令,“赤古台,我命你为先锋,一旦蒙古人营地火起,立刻突袭,歼灭蒙古雇佣军后,再由北至南,逐一扫平护粮队营地,不可杀伤运粮民夫。”

    赤古台令骑兵营的蒙古战士翻身上马,一手挥舞着霹雳火铳,一手挥舞着精铁马刀,大喝说,“是!”

    景杰、赤古台二人的队伍,一前一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秦展看得是心痒痒的,以方原的性子,没有立功就没有战利品分成,他搓着手儿说,“老大,就没我的份?我这队锦衣卫也是和满清鞑子干过仗的,不是孬种。”

    方原看了看二人身后的二十个锦衣卫,这些锦衣卫是在兖州府偷袭过满清鞑子,也平定过江南民乱的,就这么缩在后面,也确实委屈了他们,便说,“老四,你们跟着我去偷袭其他的护粮队营地。”

    秦展低声问,“老大,这次的作战计划是?”

    方原眼望着护粮队营地里的火光,沉声说,“没有作战计划,就是突袭、牵制,能取得多少战果就多少,最重要的是兄弟们要平安。”

    秦展高声应了,开始下令锦衣卫随身携带一支霹雳火铳、两支鸟铳,两支三眼铳,全都填装满火药、铅弹。

    ‘嘭嘭嘭’

    远处蒙古雇佣军的营地火光四起,喊杀声远远的传来,拉开了突袭战的序幕。

    方原选择冲击的目标是护粮队南翼的营地,他率领秦展和二十个锦衣卫冲到营地前的密林中,却见到营地里是一阵慌乱,显然是蒙古雇佣军营地遭受袭击,令这个营地的家丁护卫队也惊慌失措。

    方原下令从密林里杀出,冲着这些护粮队就是一轮乱枪射击。

    这个营地的护粮家丁正准备前去北翼支援蒙古雇佣军,哪料到敌人会从密林杀出,被杀得措手不及,人仰马翻,顿时丢了十几条人命。

    十来个回过神来的护粮家丁稍稍站稳脚跟,开始借着营地牛车的掩护开始据守,一些零星的弓箭远远的射来,对穿了防爆装备的锦衣卫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

    方原根本不去歼灭这些据守顽抗的残敌,那是得不偿失,带着锦衣卫从营地的另一端杀入,开始歼灭营地另一侧,还未进入备战状态的护粮家丁。

    在方原以快打慢连冲三个营寨,歼灭了近一百护粮家丁后,终于被三个方向合围而到的护粮队给追上了,敌人个个手持精铁腰刀,每一路有五十人之多。

    与这些护粮队正面近身冲突,火铳的优势便会荡然无存。锦衣卫虽有防爆装备,也会伤亡不小,若是被合围,怕是有被全歼的危险。

    “五人一组,轮流断后,跟着我进密林!”

    二十个锦衣卫分成四组,每组保持十米的距离,开始往密林撤退。

    五人一组进行射击,一轮射击过后,便后撤至最后方,开始填充火药、铅弹,如此循环断后。

    几个回合下来,方原带领着锦衣卫,在歼灭二十余个追击的护粮家丁后,已平安的撤退进密林,借助密林的掩护,继续狙击敌人的推进。

    ‘噼噼啪啪’

    又是一阵三眼神铳的密集扫射,打得追击的护粮家丁死伤惨重,不得不放弃追击,撤回了营地,推出几辆装满了粮食的牛车作为掩护,躲在牛车后,以弓箭远远的射击,不敢再来追击。

    双方各自据守,战事陷入胶着状态。

    方原令锦衣卫继续装填火药、铅弹,冲秦展问,“老四,锦衣卫伤亡如何?”

    秦展清点了一下锦衣卫的伤亡,向他汇报说,“老大,只有三人受了轻微的箭伤,两人被炸膛的鸟铳、三眼铳所伤,还有一人撤退的过程中,摔下了陡坡,生死未明。”

    黑夜之中,也无从去探究陡坡下锦衣卫的生死,敌方护粮队也严阵以待,再无偷袭的良机。

    方原当即下令留下五个锦衣卫在原地看护伤员,故作声势,偶尔发几枪吸引护粮队的注意,但若敌人大举来攻,不可能恋战,立刻撤入密林逃离。

    方原领着余下的十个锦衣卫,绕道密林的另一侧,前去护粮队西翼的营地,寻找歼敌战机。

    双方在黑夜里鏖战了一个时辰,方原这队二十人的锦衣卫,神出鬼没,不断的穿插在南翼、西翼营地,熟练的打着游击战。

    方原这方至少牵制了五百以上的护粮队,为赤古台的突袭创造了绝佳的环境。

    景杰的无人机战队在蒙古雇佣军营地放火之后,赤古台的火枪骑兵便长驱直入,杀得蒙古雇佣军是人仰马翻。赤古台的骑兵既能远战射击,还能近战砍杀,在营地里往来冲突,没遇上一点像样的抵抗。

    不到半个时辰,五百人的蒙古雇佣军就溃不成军,纵马狼狈逃窜,不见了踪影。

    赤古台轻松击溃了全无防备的蒙古雇佣军,便折道往东,正面遇上了东翼赶来支援的护粮队。

    这种战力较弱的护粮家丁在野战中怎么经得起蒙古火枪骑兵的冲击,被赤古台直接撕开了一个口子,强行突入中军,直接斩杀了领头的家丁总管。

    赤古台杀得兴起,再令手下两个百夫长,分出两队人马,往左右突袭,继续撕扯护粮队松散的阵型。

    在左右两队骑兵分开厮杀,再合围之后,这支五百人的护粮队也被冲得七零八落,再无成建制的抵抗,只能零星各自为战,逐一被合围歼灭殆尽。

    至此,整个突袭战只过去了不到两个时辰,便大局已定。

    在南翼与秦展的锦衣卫对峙的三百余护粮队见大势已去,如狼似虎的蒙古火枪骑兵已远远的杀至,吓得魂飞魄散,立刻抛下了武器,还有笨重的盔甲,飞奔似的逃命去了。

    被方原牵制的西翼护粮队斗志全无,黑夜中无头苍蝇似的乱窜,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

    到了黎明时分,整个战场已不见护粮队的影子,只余下一,两万惊慌失措的民夫,惊恐的望着方原、赤古台等人。

    这支新式陆军首战便大获全胜,令方原是信心大增,这么强大的野战能力,满清八旗的铁骑也不过如此了吧!

    之前他在崇祯面前打了包票要去迎战满清铁骑,其实心里还是没底的,如今这支新式陆军的表现是给他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