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章 皇银内帑

    方原急匆匆的赶到了东暖阁,不出所料,崇祯正在东暖阁里摔着杯子,咆哮声刚进宫门远远就能听到,“这个方原,胆大妄为,目无君上,朝堂之上竟敢替朕应了军饷之事!”

    “他还盯上了朕的皇银内帑,气死朕了!气死朕了!”

    在东暖阁门口的王承恩正在不停的擦了擦汗,见方原到了,忙低声说,“方原,你这小子又闯祸了,陛下现在是雷霆大怒。”

    方原笑了笑说,“陛下肝火太旺,不利于养生之道啊!我这是替陛下灭火来了,王公公快通传吧!”

    王承恩埋怨的看着他说,“唉!你知不知,我跟了陛下十余年,还从未见过一人敢和你一样一再触怒陛下,再跟着你这么胡闹下去,我就是有几个脑袋都不够丢的。”

    方原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说,“王公公,我不也只有一颗脑袋,若不是有十足把握,我怎敢去触怒陛下?王公公放心吧!我真是灭火来的,不是来火上浇油。”

    王承恩将信将疑的瞧着他,迟疑着进了东暖阁,向崇祯禀报方原在东暖阁外求见。

    “好,好!他不来,朕也要找他,快令他进来!”

    崇祯的咆哮声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方原听了一笑,大步的进了东暖阁。

    崇祯见他还敢大摇大摆的进来,怒火冲冲的说,“方原!你罪大恶极,该杀!该杀!”

    方原佯作愕然说,“陛下,臣何罪之有?”

    崇祯怒指着他面门说,“朝堂之上,竟敢替朕应诺由皇银内帑支付军饷,还不该杀?!”

    方原故作讶然说,“国难当头,若是闯贼攻占了京城,陛下留着再多的皇银内帑也是资敌啊!如今军情紧急,还请陛下拨一点吧!”

    崇祯气得浑身发颤,将龙案上的奏章全扫在了地上,怒说,“皇银内帑!皇银内帑!你们全盯着朕的那点皇银内帑,你以为朕的皇银内帑是摇钱树,聚宝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崇祯的皇银内帑有多少,自古以来就是史学家纠结不清的历史课题。有说皇银内帑被李自成抄出5000万的,还有3800万,几万等等不同的说法。

    方原其实也很好奇,传说中崇祯皇帝的皇银内帑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堆积如山,还是空无分文。

    要说崇祯有几千万的皇银内帑却一毛不拔,肯定是无稽之谈,这就是李自成的谎言或是满清修史的污蔑,傻子才会相信;但要说分文没有,那也是将崇祯美化成了雷锋。

    以方原的估计,崇祯的皇银内帑,虽不到李自成抄出的几千万银子,三,五百万应该还是有的。

    方原好奇的问,“臣是听宫里传言,陛下的皇银内帑至少有5000万,臣才敢替陛下应了这200万银子的军饷。”

    崇祯死死的瞪了他一眼说,“你是要气死朕啊?!若有5000万两,朕早就免去流寇肆虐最严重的陕西、河南的税赋,何至于闹得眼前这般不可收拾?”

    方原又问,“没有5000万,3000万该是有的。”

    崇祯摇了摇头说,“若有3000万,朕还会在后宫例行节俭,还会拖欠粮饷?你当朕是守财的财主?”

    方原追问说,“1000万是少不了的。”

    崇祯继续摇头说,“朕登位之初是有的,这些年自袁崇焕起,东抽一点,西用一点,哪里还有1000万银子?”

    方原伸出五个手指头说,“500万呢?”

    崇祯看了管理皇银内帑账目的王承恩一眼,王承恩接口说,“没,真没有,若是有500万,无须方原你开口,陛下也会拿出来用作孙总督的移军之用,何至于发这么大的火气?”

    “连500万两都没有?”

    方原暗暗的失望,看来还是高估了崇祯的家底,便开门见山的问,“陛下能否告知臣实情,内库的皇银内帑到底还有多少呢?”

    崇祯没好气的盯着他说,“方原,你都不知皇银内帑有多少,就敢替朕承诺?简直是欺君之罪!”

    他冷冷的呵斥过方原,又瞧着王承恩说,“王承恩,将皇银内帑的账目取来吧!”

    王承恩躬身前去御书房里捣鼓了一阵,取出了一本账目。

    崇祯躺回了龙椅上说,“这个账目是前几日最新清查的数目,王承恩,你念吧!”

    王承恩翻开了账目说,“皇银内帑一共有金子两万一千两百三十七两,银子五十二万四千五百八十六两,布匹五万两千匹,各色珠宝二百五十六件,玉器一百八十六件。”

    方原暗自估算了一番,除去布匹,珠宝玉器这些不易变现的财产,真正能用于发饷的,只有不到七十万两,加一起也还不如抄没国戚田弘遇的财产。

    这些数目已精确到了两,应该不是胡乱编写出来的数字。崇祯说的话至少有九成可信度,在他登位之初,1000、2000万的皇银内帑应该是有的。但经过这么多年拆东墙补西墙,寅吃卯粮,早就逐年掏空了崇祯的皇银内帑。

    皇银内帑只有不到100万两,比方原之前估计的500万两还少。

    崇祯将底细全交代了,颓然的说,“朕当政十五年,如今算是明白了,军饷就是个无底洞,花再多的皇银内帑也是填不满的。朕总要留些给皇后、爱妃,还有几个皇子、公主的用度吧!这七十万两,实在不能再去填那个无底洞了。”

    方原已是心中有数,之前实在是高估了崇祯的家底,七十万两银子就是全充当今次移军的军饷,也是远远不够。

    他也就不指望崇祯那点皇银内帑了,神秘兮兮的说,“陛下,臣其实一直就没想过动用陛下的皇银内帑。”

    崇祯双眼一亮,撑起身子问,“方原,你别卖关子,快与朕说说。”

    方原说道,“臣有一法,无须陛下出一两银子,便能完成今次移军的事务。”

    崇祯见方原又有鬼点子,是大喜过望,,忙问,“什么法子?快说!”

    方原沉声说,“这个法子需陛下先垫支四十万两银子,移军之后,臣定当分文不少的归还陛下。”

    先垫支四十万两,在崇祯看来也是相当的肉疼,方原见崇祯满脸的将信将疑,便凑近了崇祯,低声与他耳语一番。

    崇祯仔细的听了方原的计划,神色由最初的凝重渐渐转为欣喜,大笑着拍着额头说,“原来你是想......好,很好,这么一来,至少一年的军饷问题就彻底解决了。”

    方原退后两步,拱手说,“此法还请陛下配合臣演一演戏,出一纸圣旨。但,却要陛下守口如瓶,不能告知任何人,连后宫的娘娘们也不能知晓,否则一旦消息泄露,那就不灵了。”

    崇祯兴奋得连连点头,“此事只有你我君臣二人知晓,一切就拜托你了,方原。”

    王承恩见二人神神秘秘的打哑语,却也不敢去追问,只能连连的赔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