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 大朝会

    连日的舟车劳顿,再加上通宵的议政,方原回到四合院时,已累成了狗,倒在小苑房间的高床暖被上,就睡了过去。

    到他再次醒来时,却发现正搂着小苑香喷喷的身子睡在床上,惊得连忙起身。

    小苑也醒了过来,撑起香躯,却是和衣而睡,并未一丝不挂。

    她眨巴着钻石般的双眸瞧着他说,“公子,你醒了?”

    方原望了望户外,还是艳阳高照,吃惊的问,“现在什么时辰,我们怎么睡一起了?”

    小苑抿嘴一笑说,“公子已睡了一天一夜,本来我和公子的各睡一半的,结果,公子睡得太香就......”

    方原拍了拍额头,原来自己实在累得狠了,已睡了一整日,还在不知不觉间搂着小苑睡了,连忙起身说,“秦展有没有来过。”

    小苑替他整理者衣饰,又端来了热水梳洗,柔声说,“来过了,但见公子太劳累,就离开了。还有一个佛朗机人,叫汤,汤,什么的,也来找过公子。”

    原来汤若望也来过了,方原想着与佛朗机人的交易,该是交割香水的时候了,本着诚信的原则,趁着还有一,两日空闲,必须完成第一批次的香水交易。

    他匆匆的梳洗过后,便急着去书房购买香水,刚走到门口,却听到小苑羞涩的声儿响起,“公子,今夜还是睡这里,好么?”

    方原愣在门口,想着刚才抱着小苑身子的甜蜜,还有这房间,这暖床的暖和温馨,实在比书房冷冰冰的床榻舒服多了,自己又不是苦行僧一枚,凭什么要折磨自个儿?

    他想了想便说,“好,从今日起,我就睡这里吧!”

    小苑听了,欢喜的娇呼了起来。

    方原回到了书房,紧紧的关闭了房门,在淘宝系统里购买了100瓶男士香水,200瓶女士香水,花费1000两左右的银子,系统提示快递会在半日内到货。

    购买了香水,方原便出门去找了秦展,秦展早得到了皇太极手书的消息,见他竟平安的回来了,大喜过望。

    方原也告知了他此次大同之行的经过,秦展听得连连咂舌,满脸的遗憾没赶上这么精彩的好戏。

    秦展又问起买大同婆娘的事儿,方原这才想起全给忘了,忙安慰他,下次去大同会带他一起,想怎么买自己去挑。

    两人一起进了皇宫,来到钦天监找到了汤若望,让他去找佛朗机商会的人带着霹雳火铳去四合院交易。

    到了黄昏时分,佛郎机商会的布兰克、布鲁斯二人运着牛车,装着150支霹雳火铳到了方原的四合院。

    淘宝系统的香水也在一个小时前到货了,双方在四合院完成了第一批次的香水、军火买卖。

    方原将这批买来的霹雳火铳暂时藏在了地窖里,为了护卫的安全,他又令秦展,带着五个锦衣卫搬进了曹化淳曾住过的套间,专职负责方原的保卫工作。

    到了第三日,大明最重要的一次大朝会开始了。

    能参与这次大会的,至少是三品以上官员,文职官员就是内阁大学士,六部侍郎,九卿以上级别,武职官员则是包括锦衣卫,神机营、五军营、三千营,在内京畿各卫所留守,都指挥使以上的级别。

    以方原一个区区锦衣卫百户的官职,原本是没资格参与这种重要的军事会议,但崇祯却令他站在了殿廷卫士指挥的位置,破格参与了这次大朝会。

    这个位置原本该是锦衣卫都指挥使骆养性的,今日的骆养性却被安排在与群臣站在了一处。

    以周延儒为首的文武百官已齐聚一堂,周延儒年约五十,精神抖擞,虽面目沉稳,不时掠过方原的双眼却不时透着一丝阴狠的冷光。

    大朝会开始!

    崇祯令王承恩取出皇太极的手书,当庭宣读。

    首辅周延儒、内阁大学士陈演、魏藻德等人是面面相觑,皇太极之所以写这封私人手书,而不是以国书的形式递交,就是给崇祯留足了私下的脸面,务必要将方原秘密押送到盛京。

    但崇祯这么当廷一宣读,那就是将私书公开化,以大明的尊严绝不会答应这种丧国辱权的条件。

    崇祯的态度已非常明显,绝不会交出方原,令周延儒等人借刀杀人的谋划落了空。

    王承恩宣读过后,一众文臣武将便开始齐声声讨皇太极的飞扬跋扈,不时还有官员含泪跪求崇祯应严词拒绝,以维护大明的尊严。

    崇祯见群情激奋,也就顺着梯子就下了台,缓缓的说,“周爱卿,你的意见呢?”

    内阁首辅周延儒虽然想借刀杀人,但也不敢违逆群情激愤,只能站出来说,“皇太极欺人太甚,陛下应该立刻修书严词回绝!”

    “既然众爱卿都是一致的决议,那就照办吧!”

    崇祯令王承恩记下了,又扫视群臣一眼说,“开始第二个朝议,闯贼再次围攻开封,周王遣人前来求援,救还是不救,该怎么救?诸卿也议议吧!”

    一说到军政大事,以周延儒为首的诸官又沉默了下来,以一贯的沉默来应付崇祯。

    崇祯再次扫视一周,冷冷的说,“从首辅周阁老开始说吧!”

    周延儒被崇祯指名点姓,无法再推脱,站出来说,“开封乃京畿南线门户,自是要救的,臣提议令陕西的孙传庭、湖广的左良玉,还有山西总兵周遇吉,一同率军前去救援,三面夹攻之下,闯贼必然溃不成军。”

    他这么一开口,次辅陈演也趁机站出来说,“周阁老此法甚是周全,臣附议。”

    有了这两人一带头,群臣十之**都纷纷站出来附议。

    周延儒的法子就是纸上谈兵,左良玉在二围开封时就避战不前,今次再催促他出战,去了也知是虚应战事,有什么用?刘泽清如今正在山东收拢流寇,前些日子还在向朝廷狮子大张口的要钱要粮,若是知会他前去援救开封,少不了又会先大大的讹诈朝廷一笔粮饷。

    崇祯本来是极其信任这个首辅周延儒,但如今将他和方原暗中一比较,一个是瓦烁,一个是明珠。

    崇祯对他已是深深的失望,这人除了搞政治斗争,玩玩官场权谋,在军事就是一无是处,微闭双眼,又问,“那满清若是趁机入关,又该如何应对?”

    周延儒顺着之前的话继续说,“满清若是入关,就调孙传庭、山西总兵周遇吉,大同总兵姜镶,宣府总兵王承胤立刻入京畿,护卫京畿防务。”

    崇祯猛地睁眼,重重的拍着龙案说,“又是孙传庭,周遇吉,他二人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分身法,既能北防满清,还能南攻闯贼?”

    周延儒一愣,见崇祯恼怒甚深,自知失言,老老实实的退了回去。

    崇祯怒气冲冲的问,“群臣还有没有异议的?”

    他一连问了三次,也无人接话,方原见他眼角余光似有似无的瞧向了自己,知道这是暗示自己出来说话了,忙站了出来说,“陛下,臣有异议。”

    群臣见他一个锦衣卫百户,身为内臣也敢当廷议政,完全违背了大明内廷不能干政的祖制,齐齐一惊。

    周延儒立刻站出来,厉声呵斥说,“锦衣卫乃是内臣,内臣岂能妄议朝政,魏阉之祸,殷鉴不远,荒唐!荒唐!”

    有了他领头,内阁大学士张四知、魏炤乘,内阁大学士兼任兵部尚书的张国维、内阁大学士兼任礼部尚书的谢升、内阁大学士兼任户部尚书的蒋德璟,工部尚书范景文也齐齐站出来反对。

    内阁大学士里,就只有善于钻营的陈演,还有新近被崇祯提拔成大学士的魏藻德没有出言反对。

    方原紧紧捏着绣春刀的刀柄,冷冷的瞧着这些蹦跶得最欢的内阁大学士,六部尚书,自己没本事解决大明眼前的困局,还占着茅坑不拉屎,阻止他人来做事。

    在朝廷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局之时,还搬出内臣不能干政这种墨守成规的屁话,甚至连死了十五年的魏忠贤也拿出来说事,难怪崇祯临死前会说文官人人可杀,换成自己也恨不得劈了这帮孙子。

    崇祯轻轻咳嗽着说,“咳咳,众爱卿不妨也听听其他异见,互补增益也好啊!”

    皇帝摆明了是要借方原的口来说话,善于钻营的内阁大学士陈演知机的站了出来,“陛下所言甚是,臣也赞成,既然是朝议,朝议,就应该集思广益,海纳百川嘛!”

    崇祯亲自提拔的魏藻德也站了出来,“臣附议。”

    崇祯见有两人出来支持,忙顺着二人的话说,“既然二位爱卿有心,方原,你说说吧!”

    大朝会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终于还是轮到方原说话,方原对这种军政大会说话前还要先站一站队的效率是彻底无语,朗声说,“臣认为,开封不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