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 名存实亡

    崇祯见方原竟然化妆成小太监出现在东暖阁,先是猛地一惊,继而龙颜大怒,指着方原面门说,“方原,你,大胆!大胆!”

    他呵斥过方原,又冲着王承恩怒骂,“王承恩,你给朕滚出东暖阁,快滚,立刻滚!”

    自知闯了大祸的王承恩低了头匆匆的去了。

    崇祯赶走了王承恩,冲着方原呵斥,“方原,你敢算计朕,信不信朕立刻砍了你的头。”

    方原好整以暇的说,“陛下杀不了臣!”

    崇祯微微一怔,怒喝说,“你,简直是反了!反了!”

    方原直直瞧着崇祯,淡淡的说,“皇太极手书里要的是活的方原,不是死的方原,陛下若是杀了臣,怎么向皇太极交代呢?”

    崇祯怒视着他,狠狠拍着龙案说,“你,你,气死朕了!来人,将方原给我拿下!”

    五个锦衣卫齐刷刷的冲了进来,再次将方原捆了个结结实实,正要带走。

    方原突然大声说,“陛下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皇太极要陛下押送臣去盛京?”

    “慢!”

    崇祯一愣,被他的话引起了好奇心,立刻喝令锦衣卫将方原押了回来,“你说,你说,为什么?”

    方原叹声说,“如果皇太极只是想出一口兖州府死了五十个鞑子的气,要不入关来杀人报复,要不要臣的人头送去也就行了,似乎不必要活人押送去吧!”

    他见崇祯果然在凝神倾听,继续说道,“因为,皇太极根本不是想杀臣,而是想重用臣啊!”

    崇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怒气也渐渐的消了,“皇太极是想重用你?”

    方原缓缓的说道,“满清鞑子创新的本事没有,但模仿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的,缴获了佛朗机人的红夷大炮,就能仿制出射程、威力相仿的大将军炮。在兖州府,满清鞑子被臣夜战偷袭打得溃不成军,若皇太极不弄清楚其中的缘由,还能睡得着觉?满清鞑子还敢随便南下入关?”

    崇祯恍然大悟,拍着额头说,“所以说,皇太极要押送你前去盛京,其实是为了学习夜战之法?”

    方原点了点头说,“洪承畴在松锦大战杀了多少满清鞑子?皇太极为了拉拢洪承畴投降,还厚礼相待,甚至还派出了庄妃去当说客。可见皇太极此人绝不是鼠目寸光,睚眦必报,而是心胸宽广,目光远大的一代枭雄。如果臣被押送到了盛京,臣只要愿意投降,必会比洪承畴更受重用。”

    崇祯默然半晌,若不是方原的提醒,他还真是中了皇太极的奸计。

    东暖阁里沉默良久。

    崇祯突然开口说,“这么说来,朕真的该立刻杀了你,以免为满清鞑子所用。”

    方原佯作惊慌的说,“陛下,千万别做这种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若陛下杀了臣,皇太极怕是会高兴得大赦天下,满清鞑子再没了顾忌,会立刻入关。”

    崇祯拿他是全无法子,杀又不能杀,说又说不过,只能狠狠的瞪着他说,“方原,你......巧言令色,简直是气死朕!”

    方原忙说,“陛下,身子骨才是复兴大明的本钱,陛下应少怒多笑,否则陛下龙体垮了,大明也就垮了。”

    崇祯被他这一番关切的话说得哭笑不得,之前的怒气也没了踪影,叹声说,“满清鞑子入关在即,闯贼又要攻打开封,祸不单行,朕怎么笑得出口?”

    方原见他口气已软,正容说,“陛下,臣纵然拼尽全力,也会阻止满清鞑子入关,剿灭作乱的流寇!此刻臣出现在陛下面前,就是想与陛下详谈定国安邦之策,解决陛下的烦恼。”

    崇祯闻之大喜,如同久旱逢甘雨,连忙大喝说,“王承恩,王承恩,死哪儿去了?”

    被骂出东暖阁后,王承恩也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东暖阁外等候多时,一听崇祯的召唤,忙窜了进来,点头哈腰的说,“老奴刚刚滚出东暖阁,听到陛下的召唤,又滚回来了。”

    崇祯是怒火全无,指着他大笑说,“王承恩,瞧你这张嘴,立刻给朕准备两份糕点、莲子羹送东暖阁来,再去告知袁妃,朕今夜就不去翊坤宫,要与方原秉烛夜谈。”

    王承恩见崇祯终于还是原谅了方原,暗暗松了口气,拭了拭额头上的冷汗,“是,老奴立刻令人去准备。”

    崇祯盘腿坐在龙榻上,令王承恩给方原搬了个凳子也坐在龙榻前,在皇帝面前能坐下说话,在明朝已是极高的待遇。

    方原开门见山的说,“臣首先回答陛下之前问过王公公的一句话,陛下到底像不像亡国之君。”

    崇祯凝视着他双眼,满是期盼的说,“说,照实说,朕赦你无罪。”

    方原想了想说,“无论陛下像不像亡国之君,松锦之战后,大明已是名存实亡。”

    王承恩吓得脸色大变,不知方原突然说这些诅咒大明国运的话做什么,崇祯听了不暴跳如雷才是怪事。

    崇祯却不见丝毫的怒火,面色平静的说,“方原,我大明境内不过只有闯贼、张献忠两股巨寇,怎么就名存实亡了?你这话是否危言耸听?”

    方原沉声说,“陛下难道忘了闯贼二围开封之时,湖广的左良玉避战不前的教训?陛下难道忘了,满清绕道入关之时,大同、宣府总兵闭门不战,花了大笔银子给满清买平安的教训?”

    “如今天下虽然还挂着大明的旗号,但山东的刘泽清,湖广、江西的左良玉,浙江、福建的郑芝龙,甚至是山东、广西、云南的朱氏亲王,陪都南京,苏州府、扬州府,谁又会将陛下的旨令放在眼里?”

    “这些各地总兵无非是领着大明的粮饷,打着大明的旗号在抢地盘,没有一个是和流寇真刀真枪的开战,否则流寇在多次围剿之下,是怎么越战越强的?”

    “若说江南、福建,湖广这些地儿离得太远,就是京畿附近的大同总兵姜镶,宣府总兵王承胤,宁远总兵吴三桂,陛下立刻下令他们相互换防,他们会不会领旨照办?”

    “臣此去大同,晋商范永斗勾结大同总兵姜镶、宣府总兵王承胤,垄断了边镇贸易,大肆走私粮食、铁器到满清,甚至还借给满清银子作为军费,这些总兵虽然挂着大明的旗号,不过是骗取陛下的粮饷而已,一旦战事一起,陛下能指望这些人去抵抗满清、流寇?”

    “松锦战败后,陛下如今真正能指挥的军队,除了京畿诸卫所,也只有陕西的孙总督一支罢了。这点,陛下应该比臣更为清楚,否则也不会派出司礼监的宦人前去各地卫所督导军务。”

    崇祯神色凝重的望着方原,想反驳几句,却发现底气不足,神情渐渐的黯淡下来,“方原,你还有没有法子能解救眼前的危局呢?”

    方原心知肚明,大明目前的困局是和尚头上虱子,一目了然,换内阁里任何一个大学士来都能指出这些问题症结。

    指出问题充其量也就是个键盘侠而已,不会令崇祯高看一眼。

    崇祯急需的是能替大明解决这些症结的人,还有法子,如果方原说不出一二三来,后果殊难预料。

    方原肃容说,“臣思之良久,此刻便有一个总领方针,还有上中下三策,可供陛下选择。”

    崇祯大喜过望,忙端起王承恩递来的莲子羹,递到了方原手中,“来!先吃些糕点,粥羹填填肚子,你我君臣二人慢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