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五章 奇耻大辱

    方原一行人在五日后回到京城,他安排小苑先行回家,自己则去皇宫向崇祯复命。

    一进了皇宫,方原就察觉到皇宫里的气氛不对劲。

    他在乾清宫门口,小太监小林子拦着不让他进,说崇祯没有召见;

    折道去锦衣卫所消假,骆养性也是遮遮掩掩,不出来见面;

    再去司礼监找方正化,却被告知方正化去了蓟镇代崇祯视察军务,不在司礼监。

    方原隐隐察觉到不妙,难道是坤兴公主向崇祯、周后告发自己秽乱后宫?不对!以崇祯的性子,怎会为了这点捕风捉影的小事翻脸无情?最不济也该召自己前去质询啊!

    他几乎想杀去坤兴公主的寿宁宫问个究竟,但他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能进后宫?

    这个坤兴公主,不想见她的时候,随时都能碰面;想见她了,却不见踪影。

    曹化淳已回了天津,该找谁去商量呢?

    方原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乾清宫前,突然想起了一个还算相熟的人,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承恩。

    他忙冲守门的小林子说,“我要见王公公。”

    小林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通报了。

    过了两刻钟,王承恩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乾清宫门口,他见了方原,立刻拉着方原到了隐蔽处。

    方原见他是一脸的谨慎,已是心生不妙,忙问,“王公公,我离开的这十日,出什么事了?”

    王承恩低声说,“出大事了!你前脚刚走,满清的书信就送到了陛下面前,还是皇太极亲手写的,私下交到陛下的手中。”

    方原愕然问,“皇太极的手书与我有关系?”

    王承恩连声说,“有,当然有,关系大了。这封手书就是为了你而写的,皇太极声称你在兖州府歼灭了五十个鞑子,与满清结下了死仇,要陛下立刻将你捆了送去盛京,否则,立刻开战入关。”

    方原背心是阵阵的发凉,这,不过杀了五十个满清鞑子,值得皇太极亲自书写私信来捉自己去填命?更令他心慌的是,皇太极真是只狡猾的狐狸,知道以国书的形式,大明满朝文武绝对不会容忍这种奇耻大辱。以手书的形式,就是给足了崇祯的脸面,令崇祯有了下台交人的空间。

    何况还是以两国开战为威胁,眼下早已被两线作战折腾得焦头烂额的崇祯多半会投鼠忌器,东林党人还会趁机煽风点火,估计被捆去盛京的可能是十之**。

    王承恩又说,“陛下这些日子日日找内阁商议,内阁首辅,还有大学士都说牺牲你一人能换来暂时休战,必须立刻将你押送去盛京。”

    周延儒这帮东林党人落井下石早在方原的意料当中,又问,“陛下的态度呢?”

    王承恩叹声说,“陛下当然是舍不得你的,但,耐不住内阁那帮人七嘴八舌劝说,陛下也很为难啊!唉!陛下已有五日五夜没睡个安生觉了,一睡下就夜惊,起身就念叨着对不住你,我都瞧得心疼啊!”

    方原听了也是暗暗感动,崇祯想保护他的心思是毋庸置疑,但他身为一国之君,凡事绝不会被个人喜好左右,若交出自己真的能换来暂时的平安,崇祯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下决心。

    王承恩见他不说话,又连声劝说,“方原,快逃了吧!有多远逃多远,我就当今日没见过你。”

    “逃?连崇祯最亲信的太监王承恩都这么说,看来今次真的是遇上了越不过的难关。”

    方原紧捏着双拳,沉声说,“王公公,能不能安排我再见一次陛下,我想当面奏明陛下。”

    王承恩低声说,“方原,你可要想明白了,见了陛下,说不定会被当场拿下,再走不了了。”

    方原点了点头,去见崇祯确实是冒险,但眼下的局面,纵然逃出了京城,与景杰他们汇合了,区区几百人的势力也太过单薄。

    何况向佛朗机人采购的霹雳火铳、火炮还没到手,没有精良武器,没有前程似锦,除了兄弟景杰,谁会跟着他方原去卖命?

    那些活生生的人不是NPC,见了主角光环也不会彻底臣服,他们也会考虑未来,考虑前程,考虑跟着方原是杀头,喝汤还是吃肉,才会做出选择。

    去见崇祯虽然是冒险,但这个险却不能不冒。

    方原已下了决心,沉声说,“王公公,你安排吧!”

    王承恩犹豫的望了他一会,终于咬了咬牙说,“好,我拼着被陛下责骂,帮你一次了。你换成小太监的衣服随我进宫,陛下此刻在后宫,待他回了乾清宫,便能见着。”

    方原冲他拱手说,“多谢王公公。”

    王承恩给方原安排了一身小太监的衣服,带到了乾清宫东暖阁,等候着崇祯归来。

    到了夜膳时分,崇祯终于回了东暖阁,脸色阴沉的坐在龙案前,抓扯起龙案上的奏章看了几眼,立刻远远的扔了出去,“满清鞑子要朕交人,闯贼又再次攻打开封。”

    “还有洪承畴那个贼子,松锦战败,朕还以为他殉国了,还给他追封,国葬,结果他不仅没死,还投了满清鞑子,丢人,朕丢人啊!”

    一连串的打击再次接踵袭来,崇祯是焦头烂额,身心俱疲。

    王承恩大气不敢出一口,默不作声的听着崇祯发泄着怒气。

    崇祯震天的怒吼声响彻了整个东暖阁,“交人!交人!内阁这帮人叫朕交人,连周后也叫朕交人!大明的尊严何在?朕的颜面何在?”

    方原听了是暗暗心惊,崇祯口中的交人,自然是押送他方原去盛京了。

    崇祯走到王承恩面前说,“王承恩,你说,是不是交了人,满清就不会入关了?”

    “陛下,老奴真不懂这些军政大事,不敢胡说啊!”

    王承恩摇了摇头,试探的问,“老奴今日见方原回了皇宫,陛下要不立刻召见方原,听听他的说法?”

    崇祯怒说,“见了方原,朕怎么说?朕难道对他说,因为你杀了满清鞑子,朕现在要押送你去盛京谢罪?!你还嫌朕这次不够丢人?”

    方原一惊,崇祯既然有了不愿面见的顾忌,就证明他已做好了将方原押送盛京的打算。

    王承恩吓得赶紧住口,不敢再说,偷偷回过头对扮成小太监的方原摇了摇头,示意崇祯正在气头上,千万不能说话。

    崇祯高举着双臂,在东暖阁里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良久,又坐回了龙案前,满脸颓然的说,“王承恩,你说,朕算不算勤政?”

    王承恩忙说,“古往今来,没有比陛下更勤政的皇帝。”

    “朕算不算节俭?”

    “古往今来,也没有比陛下更节俭的皇帝。”

    崇祯说着说着,已忍不住拍着龙案嚎啕大哭起来,“朕既勤政,又节俭,到底像不像是亡国之君啊!?”

    崇祯口出亡国之君的话,王承恩吓得连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陛下,老天爷是长眼的,大明不会亡的。”

    崇祯的哭声越来越大,垂头顿足的说,“满清鞑子骑到头上来要人,首辅周延儒,还有魏藻德这帮内阁大学士竟众口一词要朕交人,这是大明开国以来的奇耻大辱,奇耻大辱!老天爷若真的长了眼,为什么要让朕受此奇耻大辱啊?!”

    崇祯的情绪已然失控,王承恩再不敢往下接话,忙低了头浑身颤抖不止。

    方原默然听着崇祯的痛哭,也是鼻子一酸,但眼下却不是流泪的时候,哭,不能解决任何困局,李自成还是会攻陷开封,满清仍然会入关。

    要破解眼前的困局,必须给崇祯皇帝下一副猛药了!

    方原也不顾王承恩的眼神阻拦,径直走到了崇祯的龙案前,拱手行礼说,“陛下,方原在此,请听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