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 晋商八大家

    方原与景杰低声交代,今夜锦衣卫必须轮流值守,以免被人有机可趁。

    景杰赞同他的疑虑,便安排五个锦衣卫一组,轮流值守一个时辰。

    方原回到了房间,小苑早已铺好了被子,也端来了热水。

    方原梳洗过后,实在困得狠了,连衣服也不脱,就这么倒在房间里的胡床上,缩着靠着墙角,给小苑留出了一半的空间。

    小苑一下就看出了他这个举动的暗示,两人可以睡在一张胡床上。

    之前方原是坚决不会和小苑同房,更不用说同床,眼下愿意一人睡一半的胡床,已是最大的好意。

    小苑欣喜的准备宽衣上床休息,却听方原低沉的声儿传来,“今日或有变故,不必脱衣了。”

    小苑轻声应了,和衣睡在了他边上,粉脸儿却一阵阵的发烫,犹豫着要不要贴近些,与他挨在一起。

    她的身子刚刚动了一下,方原的声儿再次传来,“旅途劳累,还是早些休息吧!”

    这话一出口,吓得小苑连忙缩回了身子,再不敢靠近他,辗转反侧中,直到二更天倦意上头才沉沉的睡去。

    次日清晨,方原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喧哗声也吵醒了。

    “出事了?”

    他猛地起身,揭开了房间窗子的布帘,往大街上望去,胡风酒馆门口,已密密麻麻围了一、两百人,大部分是穿蒙古服,腰间系着精铁马刀,肩上还挎着强弓的蒙古汉子,领头的却是二、三十个,统一青色服饰的汉人。

    小苑还温顺的睡在胡床上,粉脸儿挂着迷人的微笑,显然还在做着美梦。

    方原爱怜的替她搭上了被子,起身整理了锦服,刚刚推门出去,却见景杰急匆匆的来了,“老大,出事了!”

    方原站在二楼的土墙边,往庭院里望去,是李宗泽一行天雄军旧部,与人起了争执。

    李宗泽抽出马刀,指着对方大喝说,“你们是什么人?集市的规矩,只要交税,就能买卖,凭什么我们不能卖布匹?我没交税,还是少了打点?”

    领头一人是个穿着锦衣华服的文雅汉人,至少三、四十岁年纪,在他身后则是一群穿着蒙古皮甲,武装到牙齿的蒙古汉子。

    领头之人对李宗泽明晃晃的马刀视如不见,慢悠悠的说,“我是介休范家的范三拔范大公子,宣府、大同的对外买卖,全都由八家晋商说了算,任何人不能私自介入,这,就是集市的规矩。”

    方原暗自恍然,八家晋商就是长期活跃于大同、宣府边镇的八家最大的晋商,八家的主事人分别是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

    这八大晋商,常年活跃在张家口,全是见利忘义的商贾之性,多年来与关外的满清暗通款曲,贩卖粮食、布帛、铁器等重要的战略物资资敌。

    满清不过是一个几十万人的渔猎部落,却能有源源不断的粮***铁与大明鏖战二,三十年之久,连大明的经济都被拖垮了,满清还没被拖垮,这八大晋商的卖国之举可说是功不可没。

    其中以范永斗为首的介休范家卖国是最为彻底,不仅买卖粮食,铁器,甚至还借贷大量的银子给满清充作军费,缓解满清的财政危机。

    等满清入主中原后,投桃报李,范家便成了晋商里最大的皇商。

    这个范三拔,就是范家家主范永斗的儿子。

    李宗泽常年混在边镇集市,岂会不知介休范家的名头。这个范家早买通了大明宣府、大同两个边镇的总兵作为后盾,更常年雇佣了上千骁勇善战的蒙古雇佣军看家护院,财力、势力都不可小觑。

    在大同、宣府二边镇,甚至是晋北到长城一线,都是能横着走的富商豪强。

    范家今次是来势汹汹,酒馆内就有五十个蒙古雇佣军,在酒馆外还不知有多少,自己这行人就不到十人,实力对比也太过悬殊。

    李宗泽虽是桀骜不驯的性子,但也不是傻子,与财大势大的范家对抗摆明了是鸡蛋碰石头,想着好汉还不吃眼前亏,便服了软,“好,范公子,我们不知集市的规矩,立刻离开,绝不再来。”

    范三拔脸上挂着一抹冷笑,斜斜的瞧着他,“在我们范家的地盘偷偷的做买卖,还惊动了我范大公子舟车劳顿数百里亲自来了,交代这么一句话就想走?嘿!”

    他话音刚落,身后的蒙古雇佣军就冲了上去,将李宗泽几人给团团围了,抽出了马刀,叫嚷不止。

    李宗泽自知今日是摊上了大事,反问说,“范公子直说吧!这事儿怎么解决?”

    范三拔悠悠的说,“今日,我就来教你们点规矩,我们范家的规矩。你们在这个集市买卖布帛,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吧!今次的货物尽数罚没,再令人送一千两银子的罚金来赎人。”

    李宗泽一行人本就是做的刀口上舔血的买卖,今次的货物被罚没,至少就损失了三、四千两银子,这些可都是同村父老乡亲凑来做买卖的血汗银子,村子里的乡亲还等着这一趟买卖赚了钱回去过点好日子。

    范家既要罚没货物,还要扣人交赎金,这等于是将李宗泽一行人逼上了绝路。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宗泽还算是在辽东见识过大场面的,抽出马刀就冲了上去,想捉住为首的范三拔为人质,伺机脱身。

    他还没冲到范三拔跟前,范三拔身后一个身高八尺的蒙古壮汉就冲了出来,提起大马刀冲着李宗泽面门就狠狠的砍去。

    李宗泽招架了一刀,对方却是力大无穷,一刀就将他的马刀击落,还被震裂了虎口,鲜血顺着手腕直流。

    李宗泽本已是军中汉子,气力不弱,身材也还算魁梧,却被蒙古壮汉提着衣领就像捉小鸡一样,远远的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再无一战之力。

    范三拔满脸尽是嘲讽的冷笑,冷冷的说,“凭你也配来范家的地盘撒野,来人!给我捆了!”

    十来个蒙古人就冲了上来,将李宗泽一行人捆了,但凡不听话还想反抗的,直接用刀柄给打晕了。之所以还留他们几条命,不是因为范家仁慈,只是要留着人命收赎金而已。

    景杰见生死之交的兄弟李宗泽被捉,抽出了随身的霹雳火铳,便要和范家的人拼命,却被方原给拦了下来,“老三,不要冲动!”

    景杰怒说,“范家简直是欺人太甚,我和他们拼了!”

    方原按下了他手中的火铳,低声说,“立刻吩咐锦衣卫,装填霹雳火铳的弹药,两支火铳全装满了,等我的号令。”

    方原今次带来的锦衣卫,全都装备了佛朗机商会卖给方原试用的第一批带刺刀的霹雳火铳,一共是五十支。

    范家、蒙古雇佣军是人多势众,景杰见方原还敢以身犯险,感动的说,“老大,李宗泽是我兄弟,我丢了性命是尽兄弟的本分,与老大你无关,还是不要亲身犯险了。”

    方原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说,“你不能眼见兄弟丢命,我也不能啊!呵!再说,谁说我们会出事的?我看会出事的是这个范家大公子吧!”

    景杰愕然瞧着他,实在不明白在这种强弱悬殊、极端劣势的环境下,方原还能有什么反败为胜的法子。

    方原的目光落在了庭院里的范三拔身上,哈哈大笑说,“哈哈,今日我真是涨了见识,当汉奸还要搞垄断的,古往今来唯范家一家了,连秦桧也自愧不如啊!”

    他这话一出口,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在场众人每个人的耳里。

    这十年来敢在大同边镇挑衅范家的,从未有过,众人惊愕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方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