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章 桀骜不驯

    随行的锦衣卫拴马的拴马,搬银子的搬银子,跟着蒙古老板去了楼上的房间。

    只有一个身形纤秀的锦衣卫跟着方原、景杰二人进了酒馆大堂。

    三人还没走出几步,方原突然问到了一阵熟悉的香味儿,微微一怔,已明白过来,转过身瞧着景杰身后,低着头的锦衣卫,“小苑,你又玩这种把戏?!”

    小苑抬起了头,伸了伸舌头,摘下了锦衣卫的帽子,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支支吾吾的说,“我是担心公子沿途没人温茶,端水,跟着来侍奉公子的。”

    方原对她如影随形的跟随是深为无奈,侧头瞧着景杰说,“老三,你也学着老四一样先斩后奏?”

    景杰面露尴尬的神情,向他拱手请罪,“老大,我也是半路才发现她藏在马车的货物堆里,既然生米都成了熟饭,只能带着她来了。”

    方原看着小苑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眼神,心中一软,她虽是任性了些,但终归是舍不得离开自己,也就原谅了她,“走吧!”

    三人进了酒馆大门,酒馆的规模很大,后院是一个大火堆,围绕着大火堆盘坐的至少有两百来个饮酒取乐的商旅。

    围着后院的圆形长廊上坐满了人,连二楼上也是人山人海。

    一群人说着各族语言的商旅七嘴八舌,搂着身边的陪酒女子,饮酒声、喝骂声、谈笑声,污言秽语、高谈阔论不绝于耳。

    方原、景杰、小苑三人齐齐而入,众人眼前陡然一亮,几乎都落在小美人小苑身上,有几个壮汉甚至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甚至还有三个蒙古人吹起了调戏的口哨,更有一人想来拉小苑的衣角,被小苑狠狠一甩,躲了开去。

    带着小苑想不招摇过市都不可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引来他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也是无可奈何,方原暗自苦笑不止,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景杰兄弟!你怎么到了?!”

    远处一席,一个穿着汉服,戴着草原上的羊皮帽子,披着羊毛毡的汉子起身与景杰打招呼。

    景杰举目望去,低声说,“这就是我生死之交,天雄军第一火器手,李宗泽。”

    景杰带着方原二人到了李宗泽的那席,说是席位,其实是在空地上铺开一张大红布,七、八个人围坐在一起。

    李宗泽是个二十五、六岁的汉子,虎背熊腰,满脸全是因餐风露宿留下的沧桑印迹,还有一丝充斥着桀骜不驯的双目。

    李宗泽热情的将景杰邀请入席,却将方原冷落在一边。

    景杰不敢入席,冲方原介绍说,“老大,这是我兄弟,曾经是天雄军火器营百户,李宗泽。”

    他又冲李宗泽介绍说,“兄弟,这是我老大,锦衣卫百户方原。”

    李宗泽斜眼瞧着方原,怎么看就是个细皮嫩肉的娘炮儿,鄙夷的冷笑一声说,“景兄弟,你何必跟着那些娘儿狗官混,不如随兄弟我,有钱了就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没钱了就去杀杀人,卖卖皮货,也胜过跟着娘儿狗官受窝囊气。”

    景杰见他开口闭口就是娘儿狗官,摆明了是没将细皮嫩肉的方原放在眼里,还待再说,却被方原给制止了。

    方原直冲冲走到他身前,面容沉静的说,“这位兄弟,娘儿狗官说的是我?”

    李宗泽呸了一口,吐了一口肉在地上,斜斜瞥过方原一眼,目光却落在方原身后的小苑身上,目光一亮,开口调戏说,“这个妞儿不错,多少银子陪我睡一夜?”

    小苑吓得躲在了方原的身后,轻呼一声,“公子!”

    方原狠狠的捉着李宗泽的衣领,厉声说,“你再说一次?”

    李宗泽微微一愣,他同行的七、八人见方原竟敢先惹事,纷纷起身拔刀。

    景杰见双方一言不合就动手,忙从中劝和,“宗泽兄弟,他是我老大,你再醉言醉语的喷粪,我们连兄弟都没得做。”

    李宗泽看在景杰的份上,也就喝令随行的几人坐下,再推开了方原的抓扯,理了理衣领的皮毡,冷声说,“我看在景兄弟的份上,饶你这一次,既然话不投机,就不必坐在一起喝酒吃肉!”

    李宗泽回了席位,自顾自的饮酒,再不理会方原三人。

    大胡子蒙古老板凑上来给方原三人铺了大红布,方原点了一壶塞外的马奶酒,还有五斤手抓羊肉,小苑不愿喝马奶茶,只点了几块奶酪小口小口的吃着。

    坐下不久,蒙古老板便送上酒肉,比出八根手指,以蹩脚的中原话说,“八两,八两。”

    方原微微一怔,就这么点酒肉,竟然要八两,这是在敲诈?

    小苑从随身的小兜里掏出八两银子交给了蒙古老板。

    蒙古老板看着八两银子,稍稍一愣,嘴角微微上扬,又说了一堆方原听不懂的蒙古话。

    方原默然看着蒙古老板退下的背影,心里隐隐生出不妥,看了看小苑,低声说,“小苑,那点酒肉要八两银子分明就是试探,我们出手这么大方的,就证明我们随身还带着很多钱财。”

    景杰也赞同方原的说法,“给的确实太爽快了,我们还是小心些。”

    小苑本想抢先付钱,以减轻不告而来的罪过,却没想到竟会在大手大脚的给钱上露出马脚,已暗自后悔,低声说,“公子,我真是笨死了,我......”

    方原暗想,谁说蒙古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这个蒙古老板分明就精明像一只草原上的野狼。

    既来之则安之,担心有个毛用,方原笑了笑,安慰小苑说,“管他的,露馅儿便露馅儿了,我们锦衣卫怕过什么?!”

    方原左手端着酒杯,右手拿着烤肉,大吃大喝起来,嘴里问道,“老三,你的这些天雄军旧部个个都是军中刺头,不服管教啊!”

    景杰尴尬的说,“他们个个都是天雄军的火器营精锐,各式火铳,火炮是样样精通,甚至连红夷大炮也会使。脾气不好也是因为卢督师之死,令他们对大明官员失望透顶,老大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

    方原不置可否的吃着酒肉,有能力的人有些脾气,再寻常不过。李宗泽这帮人敢拿着马刀就拼杀在这种各族势力交汇的边镇集市,胆量和好勇斗狠是不用说的,这种人才是方原心目中最理想的兵源。

    方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也没有气恼李宗泽等人的羞辱,而是在思索,如何降服这群桀骜不驯的军中刺头,倒是一件棘手的活儿。

    他想着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儿,再带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还是低调,低调再低调,少露面的好,匆匆的吃过了酒肉,便和景杰,小苑二人回房间休息。

    蒙古老板一共就腾出了五个房间,景杰的安排是方原、小苑各一间,他和二十个锦衣卫住三间。

    小苑忙说,“二十一个锦衣卫挤三间,那也太拥挤了些,还是我与公子住一间,多腾出一个房间,稍稍宽敞些。”

    方原一愣,她这话一出口,就是当众表明她是方原的女人,平日里也是住一间,睡一起的,但她句句扣着为锦衣卫着想,方原也无法反驳,只能应了她的建议,由自己和她睡一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