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九章 大同边镇

    小苑见他满是怒火的回了,怯生生的走上前,低声问,“公子,是不是我闯祸了?”

    方原刮了刮她的粉脸蛋儿说,“小苑,与你无关,天天来烦我,我忍她很久了,今后我还不伺候了。”

    “夜膳做好了!”

    小苑回过身走出几步,又转过身说,“公子,其实公主天天来找公子,是喜欢和公子在一起吧!公子这么恶狠狠的对她,她会委屈、伤心的。”

    方原一愣,坤兴公主的心思他也懒得去猜,就凭她是周皇后的女儿,而自己与周皇后,国丈周奎,还有他们背后的东林党,就不是一路人。

    她会不会委屈、伤心,关我屁事!

    方原笑了笑说,“小苑,你做好本分的事便是,朝堂的事你不了解的。”

    小苑轻轻点了点头说,“公子明日要出远门,能带我一起吗?我还从来没见过长城呢!”

    方原是去边镇与天雄军旧部谈判,顺便再看看有没有香水换战马的买卖,又不是去旅行,带着个小丫头甚是不便,“今次真是有要事在身,等我回来了带你去山海关见识见识。”

    小苑失望的嘟了嘟嘴,轻声说,“那我去给公子收拾行囊了。”

    曹化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将方原招了过去,开门见山的说,“方原,如今你也受到陛下重用了,我留着也没用了。”

    方原大吃一惊问,“阿翁要走了?”

    曹化淳低声说,“是,我兄长已病重,命在须臾,我的病也大有好转,要回天津卫探亲。”

    方原打心里早已将曹化淳当成了亲人,是不愿他离开,忙说,“阿翁去探了亲,尽快回来便是。”

    曹化淳摇头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但,乡里事务繁多,下次再来京城也不知是何时。本来前些日子就该离开的,但见你深陷危机,处理能力又稍显稚嫩,便多留了时日。如今的你已能独当一面,我也能放心的离开了。”

    方原见他去意已决,也就不再相劝,连忙去淘宝系统购买了调养肺痨的药物,理疗仪,电池,还有各类的保健品,足够曹化淳一年的用度,一共花了1500两银子。

    他花了两个小时,分门别类的打了包,大包小包有数十个,并在大包小包上标识了用量、用法。

    方原提着理疗仪,还有电池找到了曹化淳,又花了两个小时教会了曹化淳理疗仪的使用法子,还有电池的安装原理。

    等曹化淳已能独自操作理疗仪,并且换电池后,方原才语重心长的说,“阿翁,我给你买了一年的药物,一年之后,我会派人再给你送药来。”

    方原没有过河拆桥,反而是真的将曹化淳当成了亲人,一切都替他安排得十分周到。

    曹化淳感激的望着他,连声说好。

    方原再次冲曹化淳这个提拔自己上路的恩人深深的拱手谢恩,低了头时,几滴泪珠又落在了地上。

    次日清晨,方原与曹化淳依依作别之后,又交代了七嫂几句。

    他想找小苑说说话儿,却不见了这个小丫头的踪影,只能领着景杰,还有二十个锦衣卫,带着5000两银子,往大同而去。

    因为给曹化淳采购了1500两银子的药物,方原的淘宝积分已达到10302.5,成功升级成VIP1级用户,可以开通余额宝功能。

    存在余额宝的金银是随存随取,在出行前,方原就将所有的1万两金子,还有1.5万两银子全存进了系统的余额宝账户。

    系统显示,根据4%的年化利息,方原存入的金子,银子,每日系统支付的利息是12.6两银子,已远远超过了方原的月薪。

    他留着5000两银子没有存入余额宝,而是随行携带,是为了打消景杰和一行锦衣卫的疑心。

    大同镇乃是大明九边之一,九边是设置在明朝北疆的九个军镇,从东至西分别是辽东镇、蓟镇、宣府镇、大同镇、太原镇、榆林镇、宁夏镇、固原镇、甘肃镇。

    大同镇,居北疆之要害,乃是九边镇之中第一批次成立的重要军镇,因和宣府镇都是长城内外的贸易重镇,所以边镇是繁荣富庶。

    如今大同边镇的总兵是姜镶,这就是个李自成来了投降,满清来了也投降的墙头草总兵。

    当然,大同边镇更有名的,还是所谓的大同婆娘,不仅在著名的青楼嫖经里被推举为第一,与蓟镇城墙,宣府教场,并成为九边三绝。

    出行前,好色的秦展还心有不甘,粘着方原要一同前来大同,再买个大同的女人回去。

    方原被他缠得甚是头疼,只能答应了他回京城时,会给他捎带上一个。

    方原此行的目的却不在大同镇,而是在镇边堡附近的向阳村,因这个村子靠近大明、蒙古边境,也是个来往贸易的交通要道。

    方原一行人赶到向阳村时,却不见以景杰的生死之交,杨宗泽为首的天雄军旧部。

    众人在村子里一打听才知道,杨宗泽一行五十人组成了个商队,已带了一批草原的皮草货到镇边堡外的集市售卖。

    这个集市处于北疆的交汇区域,布局风格也和西域风格的集市一样,虽简陋却也朴实,窑土搭成的一、两层简易房子,底层摆个摊子就算是做贸易的商铺,上层则是住宿的地方,还有一层是地下室,以窑土或是木板隔离,用于储藏食物和酒水。

    方原一行人进入集市的正街,因天色已入夜,集市的商铺大多数已经关门闭户,只有几家还隐隐透着光亮,不时还传出嬉笑打闹,想是夜间还在营业的酒馆、妓院。

    方原、景杰在向阳村打听到与这些天雄军旧部联络的地址,就是一家胡风酒馆。

    众人打听到胡风酒馆的去向,绕过了两条街,终于到了胡风酒馆门口。

    门口几个喝醉的草原莽汉,身穿皮甲,腰间还带着铁钢马刀,冲着方原等人指指点点,神情不善,口中还念叨着,“南蛮子,南蛮子。”

    在大明的领土上,还有胡人敢光明正大的羞辱汉人为南蛮子,方原是怒火中烧,正要给这帮人点教训,却被景杰死死的拦住了。

    景杰低声说,“老大,这些草原来的蛮子都是成群结队来做买卖的,一行至少有上百人,因口舌之争与他们起冲突殊为不智。”

    方原强压着怒火,下了马又问,“这个集市归谁管?”

    景杰又说,“这种边镇集市虽是大明领地,但无论是府县衙门,还是大同军镇都管不了这些草原蛮子,在边镇集市就要按照集市的规矩来。”

    方原算是涨了见识,与景杰先行下马刚到酒馆门口。

    一个大胡子蒙古人出了门口,看了看众人的行头,见来了大生意,忙满脸堆笑,巴拉巴拉的说着方原听不懂的蒙古语。

    明知道我们不是蒙古人,说什么蒙古话?

    方原正要问他会不会中原话,却被景杰一把拉了拉,示意他不要说话。

    景杰对蒙古语是颇有涉猎,以一口还算流利的蒙古语与大胡子交流着。

    两人说了一会话,大胡子嘀咕着蒙古话,满脸堆笑的在前面带路,要方原一行人跟着进酒馆。

    方原愕然问,“老三,你们说了什么?”

    景杰如实的说,“我说我们是来做买卖的,要在集市住五日,要十间上房,他说只有三间房间。我说我娘亲是蒙古人,说来与他还是半个亲戚,要他多给点房间,他才又腾出了两个房间。”

    方原失笑说,“你娘亲真是蒙古人?”

    景杰笑了笑说,“那怎么可能?这些北疆的蒙古人从大明立国之初就视大明为敌,自从这些年在北疆被后金打得灰头土脸,辽东、蒙古、朝鲜全丢了,他们就更瞧不起只敢躲在城墙上放大炮的大明人。若不拉近关系,怕是还会惹来其他麻烦。”

    方原是暗叹不已,景杰说的是至理名言,国不强,老百姓到哪儿都是没尊严的,大明北疆战事打得一塌糊涂,怎么能让这些好勇斗狠的蒙古人心服?不直接上刀子来抢,已是看在景杰是‘半个蒙古人’的份上,想再多要两个房间,那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