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八章 难缠的公主(2)

    出了北安门,景杰安排锦衣卫所的一辆马车在等候多时。

    系统的发货时间至少要两个小时,方原为了节约钱,也没有点击加急快递,便只能带着坤兴公主在京城里绕圈子。

    出了北安门,本来直接向北经过鼓楼大街,再过钟楼、鼓楼便能到金台坊的方家四合院。

    但方原估计坤兴公主平日里就出不了皇宫,根本就不熟悉京城的布局,便令马车折道东行,过了安定门大街,绕着教忠坊、崇敬坊慢悠悠的走了一大圈,还没有回到金台坊。

    直到系统提示购买的美颜手机已到货,方原这才佯作恍然说,“公主,臣记起了,那个美国商人早些日子已离开京城了。”

    从小娇生惯养的坤兴公主早逛得一肚子的火气,之前还强忍着,但听到方原说见不到美国商人,忍不住怒气冲冲的说,“方原,你又在骗我?”

    方原忙说,“我真的没骗公主,唉!DV机是买不到了,但在臣的家里还有一个比DV机更好玩的美颜手机,公主要不要去瞧一瞧?”

    坤兴公主是女生心性,一听还有更好玩的,立刻就将怒火抛在了脑后,忙问,“什么是美颜手机?”

    方原解释说,“这就是自拍神器,可拍照,摄像,正置镜头,反置镜头,还可以使用美图秀秀PS,给照片进行修饰、增白、打粉、上光,或是添加背景装饰,那乖乖的不得了,保证猪八戒都能拍出西施的样儿。”

    他的话坤兴公主虽然有大半听不懂,但却听出了这个所谓的自拍神器那是很神奇的玩意,忙兴奋的说,“好,我就要这个自拍神器,快带我去。”

    方原见说服了她,这才冲赶马的马夫说,“去金台坊。”

    两人到了方原的四合院,坤兴公主进了四合院,站在院子里四下望了望,这个四合院也太小太简陋,便皱了皱眉头说,“方原,你就住这里?”

    方原点了点头,令小苑前去准备茶水,还有糕点,瓜果。

    他带着坤兴公主进了房间,从书房里找到了刚刚到货的美颜手机。

    方原拆了美颜手机的外包装,就拿着手机和自拍杆回到了大堂。

    坤兴公主好奇的接过了比DV机更小巧的美颜手机,粉红色的外壳透着晶莹的光芒,喜欢得不得了,忙问方原,“这个美颜手机该怎么用?”

    方原之前没玩过美颜手机,却也见公司其他美女用过,便耐心的教坤兴公主这个美颜手机怎么拍照、怎么摄像,怎么调整镜头,怎么使用手机里的美图秀秀修改拍摄好的照片。

    还有太阳能充电宝的使用法子,给手机充电的方式。

    坤兴公主一见了这个宝贝就入了迷,聚精会神的听方原的讲解,不时取过小苑送来的糕点、瓜果,小口小口的吃着。

    直到日落黄昏,时间已过去了四个小时,坤兴公主已掌握了基本的使用法子,用自拍杆举高了,对着自己就是一个五连拍,每一张或卖萌,或装乖,或鬼脸,或大笑,或假哭,全是不同的表情。

    她还使用美图秀秀给五连拍的照片都PS上了兔子耳朵、老虎脸、吸血鬼的獠牙等对应的背景装饰。

    方原在边上看得是瞠目结舌,没想到她才学了几个小时,就比自己使用得还熟练,看来每个女人天生就有自拍的天赋,无论古今中外,熟女萝莉概莫能外。

    日近黄昏,一缕夕阳的金光照射进了房间。

    方原今日被她纠缠了一整天,早累得不行,趁机说,“天色不早了,公主再不回宫,怕是会被人察觉。”

    坤兴公主一见天色果然不早,必须要回皇宫了,这才将美颜手机和太阳能充电宝一起收了,朝着方原微微一笑,“这个手机很好玩呢!我用什么和你换呢?”

    谈钱那就太俗气了,而且以崇祯皇帝的抠门,坤兴公主能拿出多少银子?还不如要她身上的宝贝!

    方原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目光落在她腰间挂着的玉佩上,一看就价值不菲,指了指她腰间,呵呵一笑说,“这,这个,嘿。”

    坤兴公主愕然的望了望自己的腰间,稍稍一怔,没去取那块玉佩,而是揭开锦衣卫锦服,取出了掩藏在内里的香囊,似笑非笑的瞧着方原说,“方原,你这人太不老实,想要我的贴身香囊?”

    方原一下愣在当场,他明明要的是那个玉佩,却被坤兴公主误会成是香囊,一个香囊能值多少钱?更何况在这个时代要一个女子的贴身香囊,不就是发出求爱的明确信号?

    方原真的很是无辜,苦着脸正要稍作解释,却见坤兴公主将香囊放在了他手中,又说,“香囊可以给你,其他的花花心思,就不要想啦!你这人嘴里从来没有实话,最擅长的就是装神弄鬼的骗人,就是个花萝卜大骗子!”

    方原无奈的说,“我这人确实坏到了极点,就这么点家底也被公主掏空了,公主今后能不能放过我呢?”

    坤兴公主嬉笑着说,“我是要带你走上正道,以免你在骗子的歧途上越走越远,就回不了头啦!”

    她话音未落,小苑已进了房间,柔声说,“公子,锦衣卫马车的马夫来问,什么时候回宫,宫门关了便不能再入宫。”

    锦衣卫所的马车是方原安排送坤兴公主回宫的。

    坤兴公主见了小苑如花似玉的样儿,双眸闪过一丝不悦,“瞧吧!还没成亲,就养了这么美貌的小丫头,还狡辩?”

    方原无奈之下,只能摊了摊手说,“好,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坤兴公主正要出门,越过小苑身前时,突然见到小苑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不正是她和方原交换的那根?

    坤兴公主花容阴沉了下来,越瞧小苑的漂亮脸蛋儿越是火大,怒说,“方原,我给你的珍珠项链,你竟然送给她?”

    她这么一发火,方原、小苑都愣在当场。

    女人天生就喜欢攀比、吃醋,身为公主的坤兴也不例外,这一节倒是方原忽略了的,尴尬的说,“这项链是公主换给我的,我不能自行处置?”

    坤兴公主怒视着他说,“你去扔大街,去送乞丐,也不能给她!”

    她一再无理取闹,方原的忍耐也快到了极限,强压着怒火说,“好,小苑,你取下项链还给公主。”

    小苑委屈的低着头,忙取下了脖子上的项链递给了方原。

    方原将项链交到坤兴公主的手上说,“公主,这下你满意了?”

    坤兴公主捏着犹自带了小苑体香和温热的项链,重重的扔在地上,狠狠的踏上几脚,“其他女人戴过的,我才不要,方原,你立刻将这个戴过我项链的女人赶走。”

    方原未曾想到在她温柔如水的外表下,竟会如此刁蛮任性,不可理喻,看来长期在皇宫里见惯了点头哈腰的太监、宫女,早养成了飞扬跋扈的性子。

    这下,方原是真正的见识了传说中的公主病。

    他坚决的摇了摇头说,“小苑是我的家人,不行。”

    坤兴公主红着脸儿,一根纤纤玉指指着方原的面门,怒喝说,“好,我去告诉母后,你秽乱......”

    “哐啷!”

    方原的耐性已到了顶点,猛地一扫,将桌子上的茶杯尽数扫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吓得坤兴公主娇躯一颤,这才冷声说,“公主要去便去,回宫的马车就在门外,不送了!”

    坤兴公主气得粉脸儿生霞,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转,“方原,你给我记着,我要父皇、母后砍你的头!”

    既然撕破了脸,方原也懒得再去侍候她的公主病,捉着她的手儿到了门口,打开了木门,“公主,等我被砍了头,夜夜就变成无头鬼来找你聊天。”

    坤兴公主想起无头鬼的恐怖,打了个冷颤,说也说不过方原,只能气鼓鼓的上了马车。

    方原不放心她一人回皇宫,若是在路上出了事,对崇祯皇帝、对周皇后怎么交代?

    他坐在马车车夫身侧,准备护送坤兴公主到北安门,就万事OK。

    坤兴公主见他也在马车上,揭开布帘,狠狠一脚将他踹了下去,这才冷声说,“回皇宫!”

    方原无奈,只能交代驾驶马车的马夫,直接将坤兴公主送到皇宫,路上不能有半点耽搁。

    马车扬尘而去,方原这才回了四合院,暗想,今天算是倒霉到了家,得罪了坤兴公主,她回宫后向周皇后一告状,又是件棘手的事儿,唉!这才消停了几日,麻烦又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