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二章 抄家的学问

    方原三人在教坊司玩到了二更天,喝得醉醺醺的秦展就找了个漂亮的娘儿留宿在教坊司。

    私生活方面甚有节制的方原、景杰没有留宿教坊司,各自回了家。

    虽然已是二更天,小苑还在等着方原回家,给他开了门,扶着他进了屋子,端上了早已备好的热水侍奉他梳洗。

    方原正在梳洗,却见到小苑粉脸儿上尽是哭过的泪痕,愕然问,“小苑,你怎么了?”

    七嫂端着一盆洗脚水进来了,埋怨说,“小少爷,皇宫早就宵禁了,小苑等了你一夜,还没见你回来,还以为你被皇帝老儿关进了天牢,担心得哭了。”

    “方原,陛下是怎么处置的?”

    曹化淳的身影出现在方原的房间门口,原来他也没睡。

    方原这才想起,曹化淳、小苑,甚至七嫂都在担心他去面圣的安危,他却忘在了脑后,反而去教坊司玩到了二更天,还浑身沾着酒气、脂粉味的回了,害得他们白白担心了一夜。

    方原生出些些愧疚,忙向三人解释说,“阿翁,陛下擢升我为锦衣卫百户,乾清宫听调,还令我主持审查田弘遇一案。”

    曹化淳若有所思的说,“陛下这是想以你为群臣楷模,更要以田弘遇为群臣警戒。任何忠于职守的人,就会得到嘉奖,即便是小小的锦衣卫总旗也不例外。”

    方原接着说,“任何胆敢南迁避难的,必会受到严惩,即便国丈爷也不会例外,这是陛下在立威,震慑群臣。”

    曹化淳点了点头,方原又问,“那依阿翁之见,该怎么处置田弘遇呢?”

    曹化淳是不答反问,“方原,知不知陛下为何令你专审田弘遇一案,此案的关节在哪儿?”

    方原想起当年崇祯皇帝即位之初,打倒了权倾天下的魏忠贤,却只搜刮出微薄的银子,魏忠贤的钱财去了哪儿,只有负责抄家的东林党人是心知肚明。

    他想了想说,“关节在田家的银子吧!陛下是想从田家搜刮钱财来充盈国库,换做其他人能搜刮出多少银子,陛下其实是心中没底,所以将这个担子给了我。”

    曹化淳连连点头,又继续考校他,“看得明白,那我问你,从田家抄出的银子,你会上报多少呢?”

    方原沉吟着说,“上交多了,不仅田弘遇必死无疑,田贵妃也会脱不了干系,也是将了群臣一军,令群臣人人自危,今后的明枪暗箭还会接踵而至;上交少了,陛下不会满意,还会认为我审案不力,或是中饱私囊,东林党那帮人也会借机兴风作浪。说来,审这个案子还真是个烫手山芋。”

    他拨弄着桌子上的茶杯,以筷子沾了水,在桌子上比划着,“我的想法是,按‘三三三一’来分配。留给田家三成,算是卖给田贵妃,还有两个小皇子的人情;上交陛下三成,这个数目不大不小,也算是给陛下一个交代,也可以给群臣一个暗示,我方原并不是一个赶尽杀绝的人;自留三成,我如今也急需用钱;余下的一成,就用来打点相关办案的锦衣卫,还有司礼监的公公们,还有锦衣卫卫所的关系,今次我是风头太劲,适当的示好是必须的。”

    曹化淳面露一抹由衷的赞赏,感叹说,“方原,经此一案,你终于成长了,不再一味凭着血气方刚做事。这个‘三三三一’的分配法子好,面面俱到,各方关系已权衡得很是周全,很好。”

    既然曹化淳都赞赏有加,方原已是心中有数,忙拱手说,“还是阿翁教导有方,若没有阿翁,绝没有我方原的今日。”

    —————————————————————————————

    两日后,方原拿到了张行成在诏狱里书写的招供状,供状上明明白白的写了田弘遇私下与锦衣卫的勾结,接下来就是找田弘遇算账了。

    方原带着麾下一百个锦衣卫来到田弘遇的府邸,田府的男仆女婢早吓得鸡飞狗跳,东躲西藏。

    田弘遇早就得到了风声,既不躲也不藏,而是端端的坐在那日与方原闲聊的观景楼上,自斟自饮。

    方原令锦衣卫前去搜查田家的家财,自个儿带着秦展,还有十个锦衣卫来到观景楼。

    他令秦展在观景楼下等候,便带着DV机,独自上了楼。

    田弘遇见他到了,冲他笑了笑说,“方原,我等你很久了,连茶水都给你备好了。”

    方原举目望去,桌子上果然备有一盏茶水,还在冒着热气,显是刚温好不久。

    大祸临头,田弘遇还真有几分国戚的儒雅气度,并不见一丝慌张。

    田弘遇冲他举着茶杯,悠悠的说,“方百户,莫非你不敢饮?”

    方原也不信他在这个关头还敢在茶水里下毒,也端端坐在他对面,举起茶杯,一口饮了,“田国丈,你该已知我今日为何而来。”

    田弘遇品了一口茶,吧唧着嘴说,“我只是好奇,陛下为什么会突然转了向信了你,能否给我解惑呢?”

    方原取出了DV机,点开了偷拍的视频。

    田弘遇听着DV机放着那日二人的对话,渐渐的,脸上的神情由最初的惊愕渐渐转为平静。

    等视频播放完毕,田弘遇叹声说,“其实我早该想到,你既然有神鸟,也可能会有其他妖术,真是百密一疏,阴沟里翻了船啊!”

    他既然将DV机理解成妖术,方原也懒得去解释,沉声说,“田国丈,你这是机关算尽反自误。”

    田弘遇微闭双眼,点了点头说,“我女儿,皇子,不会有事吧!今次与东林党勾结,真与他们全无关系,他们是毫不知情。”

    在最后关头,还在关心女儿、皇孙的安危,这个田弘遇至少良知未泯,方原也举起茶盏,敬了他一杯,“田国丈,你今次是真的错了,纵然京城丢了,江南那帮东林党要立新君,若他们认可陛下一系的正统地位,正该被立的是当今的皇太子朱慈烺;若他们不认可陛下一系的正统地位,就会另寻大明的亲王,怎么都落不到两个小皇子手中。”

    他的话句句打中了田弘遇的要害,田弘遇肃容与他饮了一杯,叹声说,“方原,还是你看得透彻啊!直到此时,我算明白了,这帮东林党是上屋抽梯,个个畜生不如。只是可怜了我和女儿都没了,两个小皇子孤苦伶仃,无人照顾。”

    方原自知今次能顺利的斗倒田弘遇,是因为田弘遇本属内廷的势力,没有触及到东林党的利益,所以东林党群臣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幸灾乐祸的看戏。

    想投靠东林党的田弘遇就这么被东林党弃如敝履的给扔了。

    方原正容说,“这点田国丈不必担忧,我已承诺了贵妃娘娘,会好好照顾两个小皇子。”

    田弘遇脸上终于露出一抹释然的轻松,望着方原说,“方百户,今次我能不能保命?”

    “还是那句老话,今次抄家的家财,我会留三成给田家,再加上之前的五千两金子,几处庄园,数千亩良田已足够国丈,还有田家一脉在江南平安的渡过余生。”

    方原的话里已是直白的告诉他,田家所有家财大部分会充公,田弘遇会被逐去江南,永不再录用。

    田弘遇能博得这么个结局,已是大大出乎预料,没想到方原竟会在最后关头放了他一马,深嘘口气说,“多谢方百户手下留情,田某曾想致方百户于死地,而方百户却是以德报怨,田某感激不尽。”

    方原双眼直直的盯着田弘遇,缓缓的说,“我并非是以德报怨,而是看在田贵妃,还有两个小皇子的份上。”

    田弘遇浑身微微一颤,睁眼瞧了瞧方原,再次敬了他一杯茶,又闭了起来,“好,方原,两个小皇子有你照看着,我和女儿也放心了。”

    方原与他已言尽于此,便起身说,“贵妃娘娘希望国丈爷离开京城前,再去永和宫相见一面。”

    田弘遇不置可否,再次恢复之前自斟自饮的状态,再不说话。

    方原与他告辞了,转身下了观景楼。

    一抹行将落下的夕阳散落在宏伟的田府里,映衬着这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国戚府邸最后一抹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