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 崇祯皇帝

    “终于可以面见崇祯!”

    方原自穿越来等这个机会已等了几个月,如今总算是等来了,冲坤兴公主耸了耸肩说,“对不住,公主。”

    崇祯皇帝要召见方原,坤兴公主也只能强压下不满,嘟着嘴儿说,“小林子,父皇不见我?”

    叫小林子的小太监恭敬的说,“禀公主,陛下并未要召见公主,公主还是请回吧!”

    坤兴公主跺了跺脚,满是恼怒的站在御门边上。

    方原冲她笑了笑,便叫小林子和几个小太监抬着大木箱进了乾清门,前去面见这位大明王朝的亡国之君,崇祯皇帝朱由检。

    崇祯皇帝坐在乾清宫东暖阁的龙案前,正在全神贯注的观看者田贵妃交给他的DV机。

    他对能将人像摄入一个小盒子的新奇玩意甚是好奇,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田贵妃因身子不适,已告退回了永和宫。整个东暖阁里,只有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承恩,还有三、四个小太监静静的守候在一侧。

    方原大箱子的夜视仪、无人机已被来回的检查了无数次,甚至连王承恩本人也亲自端详了好一会,确定不是行凶的凶器,才令放入了东暖阁。

    方原进了东暖阁,崇祯来来回回的观看着田弘遇自行招认的视频,正犹豫着要不要依着礼数,下跪行礼。

    崇祯突然抬头瞧了瞧他,扬了扬手中的DV机,“方原,这个DV机是哪儿来的?竟然能将人摄入小盒子,是不是妖术?”

    崇祯皇帝年方三十一岁,面容白皙,丰神俊朗,是个年轻英俊的皇帝,但在他俊朗的眉目间,却透着难以掩盖的疲倦。

    崇祯是个工作狂人,据说日均用在处理政务的时间达到了十六个小时,换句话说,除了睡觉,还有与后宫妃嫔娱乐的时间外,基本都耗在了乾清宫处理政务。

    崇祯皇帝甚至还曾下令,即使在他睡觉期间,只要大臣有重要的奏章,或是军政建议,也可以直接来乾清宫叫门,通常崇祯也会在第一时间接见。

    这个大明的亡国皇帝,在方原看来,就是长得白皙英俊的工作狂,无论有没有功劳,苦劳是一定有的,换在其他太平盛世,当一个名留青史的守成明君那是绰绰有余。但却偏偏令他遇上了明末这个无可挽回的乱世,只能背了这个亡国之君的名头。

    他的疑问方原早已预料到,方原事先想好了说辞,趁机就不再下跪,忙拱手说,“这并非妖术,而是臣在山东境内遇到的一个美国商人卖来的。”

    “美国?”

    崇祯显然从未听过国名,皱了皱眉头,转头向王承恩查问,“你听过美国?美国在哪儿?”

    王承恩摇了摇头说,“禀陛下,老奴只听过佛朗机,倭国,天竺国,甚至红毛国,噜嘧国,从来没听过美国。”

    方原忙解释说,“听说是在大洋彼岸新大陆的国家。”

    崇祯也无从判断他话里的真假,反正这些也是细枝末节,也就不再追问,放下了DV机,抬头凝视着方原,上下打量了一会,和颜悦色的声儿传来,“方原,这些日子朕听得最多的就是你的名儿。先是田国丈,后是王承恩,今日连朕的爱妃也拖着病体来了。你是个什么神通广大的人物,能令这么多人都来围着朕念叨着你。”

    他并没有方原预料中的敏感易怒,方原忙接口说,“臣并非神通广大,而是去江南时干了些大胆的事儿,惹来了田国丈的不满。”

    崇祯脸上不见一丝喜怒的靠着龙椅说,“你去江南做了什么事,一一与朕说来。”

    方原当着崇祯的面是问心无愧,一一将江南之行发生的事儿事无巨细的说了,只略过了田国丈与东林党勾结起来,为两位小皇子谋取前程一节。

    崇祯一言不发的听了方原的述说,沉默了一会,开口说,“你说在兖州府歼灭了五十个后金鞑子,田国丈怎么弹劾你虚报了五百人的战功?”

    方原忙解释说,“臣在兖州确实只歼灭了五十个后金鞑子,五百人的战功是田国丈虚报的,却反陷害在臣的头上,陛下明鉴。”

    崇祯沉吟着说,“二十个锦衣卫能歼灭五十个后金鞑子,已是很了不起的大胜,若大明边军也有这等战力,何愁辽土不平?你与我说一说是怎么打的?”

    崇祯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虚报军功这些政治斗争上,而是在军事上的可行性,方原如实的说,“这一战,只是因臣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才侥幸取得胜利,换做两军正面交锋,后金仍是天下第一劲旅。”

    崇祯愕然问,“什么天时地利人和?”

    方原解释说,“天时,就是当夜夜无月光,乃是一场夜战;地利,臣是在驿站的特殊地形伏击了后金鞑子;说到人和......”

    方原忙转身去大箱子里取出了夜视仪,双手捧了说,“全靠这个夜视仪,使得夜战更有利我军,而不利于后金军。”

    王承恩将夜视仪取来了放在崇祯面前的龙案上,崇祯拿着夜视仪拨弄了几下,却不得要领,便令王承恩搬了龙椅坐在方原前,“这玩意怎么夜战的?”

    方原仍是跪在地上,教会了崇祯夜视仪的使用法子,“陛下只要在夜间无光时,透过夜视仪便能清晰的见到黑暗中的物什。”

    崇祯听了是欣喜万分,忙问,“有了这个宝贝,是否就不惧后金军了?”

    方原不是随口开炮的袁崇焕,眼前的崇祯更不是十五年前那个懵懂无知的青年皇帝,忽悠,只能瞒得过一时,上了战场便会露馅儿,到时估计也是个凌迟处死的结果。

    方原忙摇了摇头说,“夜视仪只能用于夜间偷袭,对天象要求很高,两军对垒时,并无用处。”

    崇祯略带失望的令王承恩收下了夜视仪,又问,“激起苏州府文人的民变,你是如何应付的?”

    方原又取出大箱子里的无人机,摆在崇祯面前说,“陛下,全靠这个无人机。”

    崇祯皇帝见了这个形状奇怪,鸟不像鸟,鹰不像鹰的玩意,好奇的问,“无人机是什么?”

    方原取出无人机的遥控仪,打开无人机的电源,熟练的操作起来。

    无人机在崇祯、王承恩,还有几个小太监的众目睽睽下,绕着东暖阁的屋顶来回的盘旋,时而越过龙床,时而贴着龙案飞过,看得众人是瞠目结舌。

    崇祯连连称奇,“神鸟,真是神鸟!”

    方原指挥着无人机稳稳的降落在崇祯的面前,崇祯附身拾起了无人机,有如抚着一件稀世奇珍,“这玩意在战场上能战胜后金军?”

    方原如实的说,“不能,无人机的有效遥控最高飞行高度是十丈,只能用于火烧敌军粮草,或是高空侦查,两军交锋之时,尚在后金弓箭的射程范围内。”

    崇祯轻哦一声,又放了无人机,令王承恩收好,这才起身瞧着跪在地上的方原,“能侦查敌情,火烧粮草也是战场的助力。方原,这些新鲜玩意,你也是从美,美国得来的?花了多少钱?”

    方原如实的向他报价,“夜视仪一个三百两银子,无人机一架两千两银子。”

    崇祯皱着眉头说,“这,两千两银子也太贵了,抽不出钱来啊!”

    他自言自语的说了,又瞧着方原问,“你为何要在江南与东林党为敌?真是因讹诈不成,恼羞成怒?”

    方原正容说,“不,江南那帮东林党人只盼望着北京的朝廷尽早灭亡,他们便能在江南再立新朝,藐视大明,大逆不道,臣是不得不出面稍作惩戒。”

    “稍作惩戒?”

    崇祯自言自语说过,面上掠过一丝不满,又问出方原的第五条大罪,“方原,你有否口出亡国之语呢?”

    方原叹声说,“臣所谓的亡国之语便是见了江南文人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日子,吟了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如若这也算亡国之语,诅咒大明国运,臣愿领罪。”

    “亡国恨,亡国恨,方原,你还真是大胆,什么都敢说啊!”

    崇祯默默的念叨着,面无神色的坐回龙案前,朗声说,“王承恩,传朕的口谕到锦衣卫所。”

    按照明朝的内阁制度,但凡皇帝的手诏、中旨、口谕,若是传到外廷朝堂,必须经过内阁的票拟通过,才能执行;但若是传口谕到本属内廷的锦衣卫所,便无需经过内阁。

    王承恩连忙取出口谕诏书,恭候崇祯下旨,在他看来,传手诏到锦衣卫卫所,锦衣卫是做什么的,那是地球人都知道,估计方原是凶多吉少了。

    方原显然与王承恩想到一处,心儿也悬了起来,生死攸关的时候终于到了!

    崇祯沉声说,“方原在江南行事荒唐,不合律法,特令打入诏狱,杖责一百。”

    五个在乾清宫门外值守的锦衣卫如狼似虎的冲了进来。

    “被押去诏狱杖责一百,哪里还有命在?”

    方原猛地一惊,心儿也沉了谷底,看来这个崇祯皇帝确实是喜怒无常,不辩忠奸,大明真的是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