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八章 身份暴露

    方原暗叹,这个大箱子确实太过显眼,难怪会引起公主的关注。

    他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装聋作哑,但小太监是又聋又哑还说得过去,毕竟不影响做杂活,锦衣卫专职勘察百官,又聋又哑就匪夷所思了。

    看来聋哑戏今日是演不下去了,方原忙低了头,如实的自报家门,“禀公主,我是锦衣卫总旗方原,这个箱子里是陛下所要之物。”

    坤兴公主上下打量着他,又用手与他比了比身高,顿时起了疑心,“方原,抬起头让我瞧瞧。”

    要让坤兴公主见了真容,那还不当场被捉了现行,方原吓得背心渗出了冷汗,忙敷衍说,“我乃外臣,唐突公主天颜,是罪该万死。”

    坤兴公主显然对他是起了疑心,根本不去理会他的敷衍,叉着小蛮腰说,“不许推托,立刻抬头,否则才是真正的罪该万死。”

    “死就死吧!”

    方原被逼无奈,一咬牙,便抬起头,与坤兴公主如水的双眸对个正着。

    两人四目相交,坤兴公主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那日的聋哑宦人,花容猛地一阴,沉声说,“我就感觉似曾相识,原来真是你!”

    方原是不得不佩服坤兴公主女人的第六感,暗叹口气,承认了那日进过永和宫就是杀头大罪,今日只有给她来个抵死不认,所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就是这么个理。

    方原装傻充愣的问,“我见过公主吗?公主怕是认错人了。”

    坤兴公主抬起了纤纤玉臂,晃了晃手腕上随时不离身的高仿劳力士手表,“少装蒜,你不认识我,这个总该认识。”

    方原佯作愕然说,“这是?恕我眼拙,真的瞧不出来历。”

    坤兴公主见他还在抵赖,怒扯着他锦衣卫的衣袖说,“好哇!还敢抵赖,那随我去见父皇,我要揭发你这人一会伪装锦衣卫,一会伪装后宫的宦人,我瞧着就是在秽乱后宫!”

    乾清宫里,田贵妃正在替方原求情,若是坤兴公主这么上门去一告状,与田贵妃的说辞一对应,正好坐实了方原与田贵妃背地里有私下勾结的罪名。

    “秽乱后宫,就是给崇祯戴绿帽子,估计是个凌迟处死的死罪。”

    方原这才知晓,抗拒从严在这个没人权的古代社会是行不通的,甚至在穿越前的文明社会,再倒回去十年,也随时可能被喝水死,躲猫猫死的。

    他摊上这么个喜欢较真,偏偏又在宫里闲得无聊四处乱逛的公主,真是欲哭无泪,只能拱手认罪服输,“公主,我认输了,我就是那日的聋哑宦人。”

    坤兴公主见他老老实实的认了罪,这才露出一抹小女儿家胜利者的微笑,嬉笑着说,“终于认罪了?我看你还敢抵赖!”

    方原哭笑不得的说,“请公主开恩。”

    坤兴公主冲身后跟着的太监、宫女指派说,“你们在这里等着,若无我的吩咐,不得跟来。”

    她是崇祯最宠爱的女儿,随行的太监、宫女虽觉一个公主私见锦衣卫不符合皇家礼仪,但还是齐齐应了,不敢多说一句。

    坤兴公主拉着方原的衣袖,到了乾清门外的偏僻处,这才瞪大了双眸瞧着他呵斥说,“方原,你知不知犯了什么罪?”

    “还能有什么罪?到哪儿都能遇上你这个闲得无聊的公主,就是最大的原罪。”

    方原暗暗嘀咕着,却不敢口中说出,只能摆出一副认打认罚的老实样儿,“公主,我那日只是陪着一个宫里的老公公面见贵妃娘娘,真的没秽乱后宫。”

    坤兴公主嘟着樱桃小嘴,嗔怒的说,“方原,还敢以小过掩饰滔天大罪,看来不到父皇面前说理,你是不会老老实实招供的。”

    “秽乱后宫就是给崇祯戴绿帽子,这也是小过?那什么是大罪,难道要诬陷我造反称帝?”

    方原暗自揣摩着这个公主的心思,莫不是她受了周后的教唆,来给自己栽赃陷害的?在这个紧要关头,真是致命的一击啊!

    方原背心已渗出了冷汗,但有了此次的教训和经验,坤兴公主既然口风紧,他也没必要自己吓自己,装作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儿,虚心的请教,“好,我罪大恶极,简直是十恶不赦,应该立刻凌迟处死,但,公主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至少也要给点提示啊!”

    坤兴公主怒说,“你骗了我的珍珠项链,还不是滔天大罪?!”

    “骗了公主的项链?!”

    方原这才想起是她送来交换手表的一串珍珠项链,那串项链夜里交心的时候已送给了小苑。说来这笔买卖是赚大发了,那串珍珠项链至少值上万两,却被方原用一只几十两的手表给换了。

    原来她闹腾了半天,甚至还去永和宫找人,就是因为这串项链。

    “难道是坤兴公主后悔了,想收回那串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

    方原稍稍松了口气,又愕然问,“我记起了!是公主自愿用珍珠项链换我的手表,你情我愿,童叟无欺的,怎么就骗公主了?公主若是不愿意交换,我将项链还给公主便是。”

    坤兴公主再次撩开了锦服,露出洁白无瑕,犹自带着晶莹光洁的玉臂,还有手腕上戴着的金光闪闪的高仿劳力士手表,在方原面前晃了晃,“你给我的这个小钟是赝品,走了两日不到就不走了,你说是不是骗人?你简直是大奸大恶!”

    方原被她连珠炮似的呵斥,这才弄明白来龙去脉,这个高仿劳力士手表是全自动机械表,是需要上发条的,必须两到三日就要上一次发条,否则就不会计时。

    坤兴公主哪儿知道这种现代手表的使用法子,那日方原装聋作哑的也没告诉她,她还以为是手表坏了,被方原用赝品给忽悠了,上永和宫是找大骗子方原算账来的。

    方原之前悬着的心儿是彻底落了地,之前还以为坤兴公主是受周后指使,要给自个儿安个秽乱后宫的罪名,却不料就是因为手表没上发条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

    他暗自好笑,之前也是太过敏感了,这个坤兴公主真不是什么心机婊,就是个没什么花花心思的深宫公主,是自己没跟上她的脑回路罢了,失笑说,“原来是这样,公主,要令手表继续走那是再容易不过,你先给我。”

    坤兴公主半信半疑的将手表给了方原,又说,“你不要再骗我,否则,哼!”

    崇祯皇帝和田贵妃已聊了近半个时辰,随时可能召见方原,方原是巴不得立刻打发走这个公主,忙接过了高仿的手表,拧了二十圈的发条。

    “滴答滴答”

    手表的指针再次恢复了走动。

    方原将手表交给了坤兴公主说,“我真没骗你,现在又能计时啦!”

    坤兴公主见果然恢复了计时功能,这才花容稍和,见手表上的时间与皇宫自鸣钟的时间不同,便问,“该怎么将手表的时辰调得和自鸣钟的时辰一致呢?”

    调时这就需要比较复杂的操作,方原一时半会也教不会这个公主,便说,“我正等着陛下召见,等见过了陛下,我再来教公主这个手表怎么玩。”

    坤兴公主是个急性子,哪里还能等他去见了崇祯皇帝,正要再纠缠,却听见乾清宫的小太监碎步到了二人跟前,尖声说,“锦衣卫总旗,方原,陛下令你立刻进宫面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