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七章 双赢的交易

    永和宫

    田贵妃的寝宫

    方原将原版视频资料,还有剪接后的视频资料,全带在了身上。他先交给田贵妃看的,是原版视频资料。

    田贵妃花了一个时辰,终于看完了方原交出的偷拍视频。

    她对这种能将人像和声音摄入一个小盒子的玩意是见所未见,惊得目瞪口呆。但方原放出的影像,确实是她父亲田弘遇亲口所说的话儿。田弘遇也承认了所有的事实,给方原安的五条罪名都是栽赃陷害。

    田贵妃缓缓的放下了DV机,布帘里陷入了良久的沉默,显然,她在犹豫,若真的将田弘遇贪污受贿、转移家财、勾结江南东林党,甚至给两个小皇子的谋划尽数交给崇祯皇帝,估计田弘遇就是有五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良久,田贵妃咳嗽了几声,又‘嘤嘤嘤’的哭了起来,“父亲成日在做些什么呢!曹公公,这个DV机若是交到陛下手中,父亲是完了!田家也完了!”

    她的担心,曹化淳、方原是心知肚明,曹化淳冲方原使了个眼色,这个人情当然是由方原送给田贵妃。

    方原忙拱手说,“贵妃娘娘,兹事体大,所以我和阿翁才先来与贵妃娘娘商议,而没有直接交给陛下。田国丈此举也是在将两个小皇子逼上绝路啊!”

    “咳咳咳!”

    田贵妃微微一怔问,“方总旗此话何解?”

    方原忙解释说,“田国丈的吃相太过难看,强行将两位小皇子拥立成皇位的候选人,若是拥立失败,两位小皇子怎么保命?自古以来,皇位之争就是你死我活,失败者谁能善终?”

    寝宫里再次陷入了难堪的沉默。

    田贵妃轻叹了口气说,“方总旗,你得来的这个证据交也不是,不交也不是,咳咳咳,该如何是好?”

    方原朗声说,“要保住两个小皇子还不简单?这DV机里的内容,可以进行修改,有些可以保留,有些可以删了,只是不知贵妃娘娘对此案的结论有什么想法呢?”

    田贵妃是蕙质兰心,一下就能听明白方原的言外之意,想了想便说,“方总旗,父亲他这次虽是利令智昏,但终究是我的父亲,罪不至死吧!”

    方原是心领神会,忙说,“那我们只留下田国丈承认贪污受贿,转移家财的对话,其他的尽数删了。”

    田弘遇的罪名若只是贪污受贿,转移家财,田贵妃再一求情,田弘遇便能保住性命。

    虽然田弘遇被崇祯皇帝轰出朝堂是在所难免的,但没了田弘遇继续在朝堂兴风作浪,方原肯定能洗刷冤情,两个小皇子也不会置于争储的险地,卖了个人情给司礼监,今后司礼监也会好生照看着两个小皇子直到成人,田贵妃也就能安心了。

    这实在是方原、田贵妃双赢的解决方案。

    田贵妃稍作思量,便认同了方原的这个方案,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反问说,“咳咳咳,方总旗真的能做到删去父亲勾结东林党,扶持小皇子的对话?”

    众人对DV机是一窍不通,方原也无须遮掩,在众目睽睽下将U盘里的视频文件拷贝进了DV机,将原来机子里DV带上的视频文件给覆盖了。

    田贵妃再次观看了方原制作剪接好的DV视频,对话的内容果然已剪接完成,掩盖了田弘遇的杀头大罪,还有事关两个小皇子的内容,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好,今次多亏了方总旗,我这几日就去面见圣上。”

    方原正要告退,却听田贵妃又问,“方总旗,咳咳咳,坤兴公主又来过永和宫,要找一个又聋又哑的宦人,这人是你吧!”

    方原猛地一惊,坤兴公主口中又聋又哑的宦人不正是他方原?没想到这个公主还一直念念不忘,又来永和宫找田贵妃来打听了。

    他想起那日为了逃避坤兴公主的追问,冒充聋哑小太监的事儿,尴尬的一笑说,“事出紧急,若不冒充聋哑宦人,怕是立刻会被公主给拆穿。”

    田贵妃猛地咳嗽了几下,又喘着气说,“常在宫里走,哪能不湿脚?你越接近陛下,被公主识破的机会就越大,公主是个藏不住话儿的小丫头,这话儿要是传到了周皇后的耳里,你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还会连累永和宫,司礼监。”

    方原也知田贵妃的担忧不无道理,今后在皇宫走动,碰上这个坤兴公主是大概率事件,到时被公主给识破了,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田贵妃又说,“待今次事了,你还是少在皇宫走动,以免暴露了身份。”

    方原连声应了,这个坤兴公主是周后的女儿,而周后的立场是在东林党一边,若真的被公主识破了身份,后果是不堪设想。

    五日后的清晨,永和宫的小太监就来传话,田贵妃今日会去面见崇祯皇帝,令方原先去乾清门等候,若崇祯皇帝要令他入见问话,随时便能入内。

    崇祯是极端勤于政务的皇帝,除了钦定的奉天门御门听政之外,也时常在寝宫乾清宫的乾清门召大臣问政。

    换成锦衣卫总旗锦服的方原在乾清门外等了一个小时,他今次是做好了充足的面圣准备,带来了曾大胜过后金鞑子,还有江南文人的夜视仪、无人机,用一个大箱子装了。

    皇城卫所,皇宫的太监逐一检查了方原的箱子,却未看出夜视仪、无人机的端倪。

    方原等了半个时辰,没等来乾清宫宣召的消息,而是等来了一个眼下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少女,坤兴公主。

    坤兴公主在几个宫女、太监的跟随下,直溜溜的走到了乾清门。

    方原暗叹倒霉,“怎么到永和宫,乾清宫都能遇上这个坤兴公主,她是不是成日里闲得无聊,就在皇宫里四处晃荡?”

    他担心被坤兴公主认了出来,忙低了头,偷偷的退在御门外的角落边,暗自祈祷这个公主没察觉到他便进了乾清宫。

    坤兴公主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目不斜视的进了乾清门,并未将方原这个锦衣卫装束的男子放在心上。

    方原正松了口气,暗自庆幸没被坤兴公主抓个正着,却见坤兴公主突然从乾清门冲了出来,直溜溜的冲到方原跟前,开门见山的问,“喂,你叫什么名儿?你的大箱子里装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