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五章 和盘托出

    在这个紧急关头,方原灵机一动,顺手将DV机的电源一关,提示音也随之消失。

    方原将DV机放回锦服的袖子内,双手一摊说,“国丈爷多心了,或许是老鼠叫吧!”

    田弘遇皱了皱眉头,他也察觉到方原的举动或有异常,但DV机的存在还是远远超出他的认知范围,虽是怀疑,却全然没想到一言一行都被方原给偷拍了下来。

    方原见他没有继续刨根问底,忙知机的借口要去出恭,到了观景楼里入厕的房间,趁着四下无人,将DV机的电池换成新的,再次打开了DV机,回到了观景楼三楼。

    一段小小的风波过去,方原再次将换好电池的DV机对准了方向,继续开始偷拍。

    田弘遇长长的叹了一声说,“方原,真的不想死不瞑目的人是你吧!你想知道真相,我给你一次机会,你问我答,我只回答是与不是。今次过后,你不要再去利用我女儿,还有皇孙,离间我们父女、祖孙的感情。”

    他的口气终于开始松动,方原暗叫有戏,强压着内心的狂喜说,“就请国丈爷赐教。我以少胜多歼灭后金鞑子,国丈爷最初是打心眼里想招揽的,是与不是?”

    他既然愿意吐露心迹,方原也就先从拉近二人关系的问话开始。

    田弘遇没有丝毫犹豫,点了点头说,“是。”

    方原顺着他的话儿说,“这份大功,我本来也想分国丈一份,由国丈去向陛下邀功,本来是双赢的买卖,国丈却转身向陛下陈述了我五条罪状,表面上的缘由是因为一个陈沅,或是几万两金子,其实是因为国丈与东林党勾结在一起,是与不是?”

    田弘遇低了目光说,“是。”

    方原又问,“国丈爷强行捉走陈沅,却诬陷是我捉的,至少有一大半目的是为了搞臭我在江南的名声,是与不是?”

    田弘遇说,“是,区区一个陈沅算什么?几万两金子又算什么?我田弘遇还没愚蠢到为了一个女人,一点金子,就与权势滔天的司礼监为敌吧!”

    方原追问说,“要致我于死地的不是国丈爷,而是钱谦益那帮东林党人,我今次江南之行风头太盛,令他们是心有余悸,他们绝不会容我再次回到江南,是与不是?”

    “是!”

    “国丈爷是准备转向投靠江南东林党,所以杀我方原就是国丈爷交给江南东林党的投名状,是与不是?”

    “是!”

    田弘遇终归是商贾、游侠出生,事到临头还颇有几分豪侠之气,也就爽快的认了,“方原,你这人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识时务,竟然还敢与江南的东林党人为敌。自从你火烧绛云楼之后,钱谦益、钱龙惕次日便找上了我,要我不计手段的置你于死地,不能容你再回到江南。”

    方原又问,“怕是不止钱谦益、钱龙惕,还有钱夫人,柳如是吧!”

    方原怀疑柳如是也参与其中,只因田弘遇栽赃的五条罪名里,至少有一条口出亡国之诗,就是指他念的那首《夜泊秦淮》,这首诗只有柳如是听到过。

    两人的交流越深入,田弘遇的话儿也就多了起来,“是,这五条罪名,也是我们一起合计的,钱夫人本意也是想招揽你,作为东林党、江南士绅、富商推出的军方人士,建立一支能保护江南平安,不受战火侵袭的军队,却未曾想你却与东林党结下了化解不开的深仇。”

    方原这才知晓,原来柳如是带着一千银子前来说和,既是为了相救钱龙惕,也是看中了方原在战场大败后金鞑子的才能,想招揽他加入东林党一伙,建立军队,保护江南士绅、富商的安全。

    只是她的一番好意被方原给一口回绝了。

    方原发现,对柳如是这个江南名妓确实有着严重的误判。之前,他以为柳如是只是个玩诗词的,如今看来,柳如是却是个玩政治的。

    其实历史记载的夹缝里,早就说明这个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具有的能量。

    她能随意安排名妓董小宛赎身,可见她的身份地位俨然远在秦淮八艳的其他七个名妓之上;

    她与江南东林党、复社、几社的众多名士相熟,可见能通吃各个派别的文人;

    后来南明成立时,她能凭着与阉党阮大铖的交情,将钱谦益安排进弘光朝廷当礼部尚书,可见她在阉党之人的心目里,也是举足轻重;

    再后来钱谦益因反清案被捕入狱,也是她凭着人脉关系四处奔走,救出了钱谦益,可见她还与投靠满清的汉奸官员相熟。

    这个女子绝非是董小宛、陈圆圆之流,以色艺侍人的名妓,而是在江南的青楼界,文化界,甚至政界都有着广泛的人脉,甚至超过了钱谦益这个老汉奸。

    换在穿越前,她就是个通吃娱乐圈、文化圈、军政圈的女人,哪里会是个简简单单的诗人、才女?

    方原回想着柳如是的一颦一笑,确实是个令人十分着迷的女人,暗暗收了心神,饮了一口茶水,继续追问,“国丈爷带去江南四万两金子,确实是想投奔江南东林党了,是与不是?”

    田弘遇如实的说,“是,松锦战败,关外尽失;开封被围,城破在即。大明快完了,我是不得不为田家的未来打算。”

    方原又追问说,“两个小皇子呢?”

    田弘遇斜斜瞧了他一眼说,“我花钱买通江南的东林党,就是在为我的两个皇孙争取一席之地!”

    方原这才恍然,田弘遇的野心远不止逃难到江南,而是在替两个小皇子安排后路。若是京城真的沦陷,江南的小朝廷要新立皇帝的话,两个小皇子身为崇祯皇帝的亲子,也是有被立为南明皇帝的资格。

    两人对话至此,田弘遇已将所有的计划和原委和盘托出,只要将偷拍的视频交到崇祯皇帝、田贵妃的面前,便足以洗清方原的冤屈。

    方原将袖子里的DV机关机,拱手与他告辞说,“国丈爷,贵妃娘娘想问的话儿我已问过,这便告辞了。”

    他正要转身而去,身后的田弘遇突然开口问道,“方原,我一直有一事不明,有我替你在江南宣传名声,你为什么非要与江南的东林党作对?正如钱夫人所说的,大家和和气气的坐下来把酒言欢,在江南再建一套军政体系,难道不是上上之策?”

    田弘遇的说法确实对方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方原却对眼前的局势有着自己的看法。

    所谓的扶明也好,自立也好,投寇也罢,都是表面上的口号而已。

    方原此时面临的处境,只有将淘宝系统的商品大量的引入大明,提高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水平,军事水平才能对抗满清的入侵,本质上其实只有三条路走。

    其一、当流寇,四处抢劫金银。此路看似很爽,也不用回京城受窝囊气,但却是绝然行不通的。李自成作为拥兵四十万的巨寇确实在京城拷打出数千万两白银,结果仍是惨败而死。换成他方原,势力还不如李自成,张献忠,若要开始抢劫,能抢到多少金银还是未知之数,只会败得更快更惨。

    其二、当江南士绅、富商的代理人。这也是田弘遇和柳如是等人之前希望他走的路。

    但,选择与江南的东林党、士绅、富商合作,便会事事受到掣肘。虽然有淘宝系统,但缺的是金子、银子。崇祯皇帝花了十七年也从这帮权贵、富商身上收不到田税、工商税、矿税,换做自己妥协之后也同样收不到。

    真到了那时,与崇祯皇帝此时面临的缺钱困境能有什么区别?和之后傀儡的南明弘光朝廷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在江南坐等满清上门,然后覆灭而已。

    若是方原没有行事原则和民族大义,与其去和东林党妥协,不如直接和满清妥协,更能十拿九稳的富贵一生。

    其三、当北京朝廷的代理人。这也是方原如今一直在走的路。

    这条路虽然目前走得磕磕绊绊,但却是方原在经过深思熟虑后,眼下唯一的出路。

    挟天子以令诸侯,坐北京而虎视江南。

    大明的局面已劣无可劣,要对抗声势浩大的流寇,甚至是纵横天下的满清八旗,必须大破大立,建立新的次序。

    方原脑子里思绪如潮,猛地止步,回过身瞧着田弘遇说,“田国丈,若只是为了自己,我当然会选择妥协,但......”

    他双眼迸出两道慑人的精光,沉声说,“我与东林党,与江南那帮敲髓吸血的士绅、富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必须要分出个胜负!”

    方原这种人,令田弘遇是又敬又气。

    田弘遇也是有几分任侠之气的,方原这种人,交朋友,做知己那是没得说;但事关田家的未来和命运,田弘遇是别无选择,只能将方原置于死地。

    田弘遇凝视着方原的背影,沉声说道,“既然如此,方总旗,好自为之吧!”

    方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观景楼,接下来,就是要面见田贵妃、崇祯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