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四章 针锋相对

    次日清晨,方原特意没穿锦衣卫的棉甲,而是换了一身衣袖宽大的锦服,将DV机,还有备用电池尽数藏在了袖子里。

    他与曹化淳商量了几句,便径直出了门,前往田弘遇的府邸。

    田弘遇的府邸在京城仁寿坊的铁狮子胡同,因元代铸造在仁寿坊的一对铁狮子而得名。但这一对铁狮子,早已被田弘遇所得,置于自家府邸的门口,以示威严。

    方原来到田府门前,一眼便见到那一对威武雄壮的铁狮子,气派非凡,田弘遇的飞扬跋扈,可见一斑。

    他直接向门口的家仆阐明了来意,奉田贵妃之命前来拜见田弘遇。

    家仆早得到了消息,立刻将方原引进了田府。

    偌大的田府屋宇锦簇,楼台亭阁,此起彼伏,一路行来,方原是叹为观止。

    田弘遇早就得宫中的传话,田贵妃会派人前来询问,因田贵妃病重无法出宫,而他身为外臣,入宫也是不便,也没引起太大的警觉。

    但等到田弘遇见到田贵妃派来问话的人是老仇人方原的时候,这才隐隐生出一丝的不安。

    场面客套话,方原倒不必急着打开DV机,似见到一个多年好友一样,大笑着迎上了田弘遇,“田国丈,江南一别,我们又见面了,田府少了苏州名妓陈沅,还真是少了一分色彩,哈哈!”

    方原故意搬出在江南坏了田弘遇霸占陈圆圆的旧事,就是为了激怒田弘遇,只有一个人真的愤怒了,才有可能失言。

    田弘遇却没有方原意料中的怒火,挂上应酬似的笑容,与他回礼说,“方总旗被看押期间,不仅能四处走动,还能得到贵妃娘娘的支持,司礼监、锦衣卫的权势,真是令田某刮目相看啊!”

    这个田弘遇确实比方原估计得更为难缠,不仅没有被激怒,更是连消带打的,将目标对准了司礼监、锦衣卫的渎职。

    方原失笑说,“国丈爷说笑,锦衣卫就是干些给贵妃娘娘跑腿的活儿,能有什么权势?这不,我是代贵妃娘娘前来问几句话儿。”

    他三言两语就将话头拉回了正事,田弘遇面不动容的说,“说吧!”

    方原瞧了瞧院子里奴仆女婢人来人往,说话倒不方便,在这种环境下想套出田弘遇的真话,那是痴人说梦,便说,“事关贵妃娘娘的机密,我们还是找个僻静的地儿吧!”

    田弘遇点了点头,带着方原在府里转了几个圈,终于来到人烟稀少的后院,到了一个三层高的观景楼。

    田弘遇领着方原到了三楼,观景楼的位子非常好,有没有人在偷听,能居高临下的一览无余。

    田府的男仆女婢在两个桌子上端上了茶水,还有鲜果、糕点。

    茶水、鲜果、糕点上齐之后,田弘遇令侍奉的女婢全退了,并严令任何人不能上观景楼,只留下了自己和方原二人。

    看来田弘遇的警惕心确实很强,绝不会给方原任何获取口供翻盘的机会。

    方原趁着田弘遇喝茶水的机会,在宽大的袖子里偷偷打开了DV机,将袖子搁在桌子上,将镜头的方向正对准田弘遇。

    偷拍准备妥当,方原也就不再转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贵妃娘娘的第一个问,田国丈有否贪污四万两金子?”

    田弘遇果然没发现他袖子里的端倪,开始以编好的说辞来应付方原,“没有,去年陛下令群臣募捐,我已倾尽家财捐了三千两银子,若真有四万两金子,国难当头,我为何还藏着掖着?那四万两金子不是方总旗讹诈江南商户,与桃花园勾结得来的钱财?”

    方原是佩服他当面睁眼说瞎话,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厚黑,继续问,“第二个问,田国丈带着四万两金子前往江南,是否准备国难之际临阵脱逃,转移家财?还勾结苏州府的东林党人,事先留有退路?”

    田弘遇的脸色微微一怔,瞬间又恢复了从容,笑了笑说,“我田弘遇身为堂堂国丈,生是大明的国丈,死是大明的鬼,国难当头,自当以死以报陛下,以报社稷,岂会临阵脱逃?方总旗,你这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方原见他私下仍是伪装得滴水不漏,实在是个难缠的劲敌,必须要改变问话方式,便加快了询问的语速,声调也高了几度,“第三个问,田国丈此次前往江南寻美,为什么不事先告知贵妃娘娘?”

    “那是贵妃娘娘病重,我不方便入宫。”

    方原根本不给他思索的机会,继续追问,“田国丈避祸江南的计划里,有没有安排贵妃娘娘的计划?!”

    他这话算是打中了田弘遇的要害,田弘遇一下愣在当场,沉吟着说,“贵妃娘娘病重,旅途颠簸,怕是到不了江南。”

    方原厉声追问,“贵妃娘娘确实病重,那贵妃娘娘的两个小皇子呢?国丈爷有没有安排计划?!”

    面对方原句句击中要害的穷追猛打,田弘遇顿时感到难以招架,支支吾吾的说,“这,两个小皇子,我自是有安排的。”

    “好!好!好!”

    方原连叫了三声‘好’,又冷笑一声说,“田国丈,所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况躺在病榻上的还是你的亲生女儿,为你争来所有荣华富贵的亲生女儿,在她临死之前,你仍是不愿说一句真话?”

    田弘遇的脸上开始微微抽动,显是内心在挣扎,在犹豫,方原继续给他火上浇油,“贵妃娘娘唯一牵挂不下的就是国丈爷,还有两个小皇子的前程,在这个阁楼上,国丈爷的话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国丈爷是要令贵妃娘娘死不瞑目?!”

    田弘遇猛地一颤,双手撑着阁楼的栏杆,目光越过了方原,凝视着远方,女儿田秀英自小到大的一幕幕情景逐一浮现脑海,脸上的阴沉之气也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舐犊情深的慈爱。

    良久,田弘遇仍是呆呆的坐着,一言不发。

    方原估计着自两人上了阁楼,谈话过了20分钟,连同田弘遇发呆的时间,至少已过去了60分钟,再这么耽搁下去,第一块电池就快没电了。

    但眼下正是田弘遇内心纠结,是否要透露实情的紧要关头,方原更不能去催促,以免适得其反,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嘟嘟嘟嘟!”

    再过去10分钟,方原袖子里的DV机不合时宜发出了电量即将用尽的提示音。

    这个关头竟然出了这种岔子,若引起田弘遇的疑心,一切都完了!

    田弘遇的思绪果然被这一阵急促,而又古怪的提示音给打断了,目光落在方原的身上,声音是从他这个方向传来的,沉声问道,“方总旗,你藏着什么,为什么会发声的?”

    “完了!还是被田弘遇给发现了!”

    方原的心儿渐渐沉了下去,脑子里拼命的想着,该怎么向田弘遇解释,才能蒙混过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