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三章 深夜交心

    “哈哈哈!”

    方原擦拭着嘴角的茶水,大笑说,“小苑,你真是满脑子的胡思乱想!”

    小苑替他擦拭着水迹,愕然瞧着他问,“那公子说是什么缘由呢!”

    方原止了笑,凝视着怀中小美人犹自带着稚气的花容,“小苑,你人长得美,性情又温顺,又多才多艺,还会操持家务,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不好。”

    自到了京城,小苑还是第一次从方原口中听到毫不吝啬的赞扬,欣喜的问,“那公子为什么对我不理不睬,既不与我同床,还不与我同房?”

    方原也不再隐瞒,说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小苑,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小了,我又不是禽兽,未成年的少女都能下手。”

    小苑虽不知他口中的未成年是什么含义,但也听出了方原是嫌弃自己年岁太小,这确实出乎她的预料,愕然问,“我也不小了呢!牙行那些女子,比我小的,那些富商、官儿们也喜欢得不得了。”

    方原知道这个时代的达官贵人,甚至所谓文人雅士都有一种戏玩幼女的风俗,以这个时代的眼光来看,小苑自然是不算太小。

    但在穿越前,小苑就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女生,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睡了就算强奸,若就这么睡了她,尼玛简直是禽兽不如啊!

    方原耐心的和她解释说,“小苑,我这真是为了你的身子着想,你这个年岁,身子还未发育完全,若是过早的与男子发生性关系,将来会得很多妇科病。”

    他的解释小苑至少有大半没听懂,什么发育完全,性关系、妇科病,她是闻所未闻,但唯一能听懂的,就是方原这么做是真心为了她着想。

    小苑满脸堆欢,欣喜的问,“公子,那要过多久,才算不小了呢?”

    方原想了想,穿越前十八岁的女生才算成年,在这时代,至少也要十五、六岁才说得通吧!

    他随口应付说,“十六岁吧!”

    “啊!”

    小苑失声惊呼说,“还要等三、四年呢!到时候公子说不定早将我赶出家门了。”

    方原知道这个时代的女子,尤其是小苑这种牙行出身的女子,在与男子同房,甚至生儿育女前,都会缺乏一种安全感,也难怪她这么敏感。

    方原突然想起坤兴公主用来和他交换手表的珍珠项链,反正一个大男人留着这串项链也没什么用,不如借花献佛,送给小苑安她的心。

    他忙起身回了书房,取来那条珍贵的珍珠项链,对小苑说,“这是送你的。”

    小苑望着眼前这条珍珠项链,珍珠个个圆润饱满,晶莹剔透,全是难得的南海珍珠,更难得的是,每一颗大小、颜色都一般无二,竟凑齐了18颗。

    以她经过牙行特殊培训出来的眼光,一见便知这些珍珠是名贵至极,市场价值至少也在万两之上,忙受宠若惊的说,“公子,这条项链太贵重了,我......”

    “嘘!”

    方原打断了她后面的话儿,将这串项链绕过她白嫩无暇的脖子,替她系好了,又说,“送你的你便收下,不要再废话。”

    小苑这才喜不自胜的点了点头,羞涩的说,“谢谢公子。”

    方原将她娇小柔弱的温热身子抱在怀里,就这么放在床上,替她盖上了暖被,“好好休息,不许再胡思乱想,等我忙过了这一阵,带你去四周转一转。”

    小苑清纯如水的双眸瞧着他,点了点头,带着甜甜的笑容,闭上了眼睛。

    方原起身替她熄了灯,将木门关好出了门,回书房睡了。

    等方原再次一觉醒来,已是清晨的辰时。

    明亮的阳光透过木窗,照射在他的床上,被子上,脸上。

    “有阳光!快充电!”

    方原猛地回过神来,太阳能充电宝对天气条件要求极高,艳阳高照,就是难得的充电时间。

    他一个翻身起床,胡乱的穿了衣服,先将太阳能充电宝器、DV电池、电池充电器取出,照着说明书安装妥当,便来到房间外。

    方原四下打望一番,院子里也有阳光照射的地方,但却不如房顶上日照时间更长。

    他找七嫂要来了梯子,就这么窜上了屋顶,贴着屋顶破旧,生满了青苔的青瓦,将太阳能充电宝器、电池,充电器搁在屋顶正中阳光最充沛的地方,开始对DV机电池进行充电。

    小苑愕然瞧着他在屋顶上摆弄一些根本看不懂的玩意,好奇的走到梯子下瞧了瞧,也瞧不出任何端倪。

    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七嫂就更看不明白,想问也不知该怎么开口,也就由得方原去折腾了。

    安置好了太阳能充电宝,方原回到了房间里,尝试着打开DV机,照着说明书开始摆弄使用法子。

    他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熟练的掌握了DV机的使用法子,更学着怎么隐藏在宽大的锦服里偷拍。

    方原找来了小苑来做实验,一边与小苑聊着家常,一边在锦服的袖子里偷拍小苑说话,小苑果然没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初战告捷,方原再回到房间观看偷拍效果,SONY不愧是DV机的行业龙头,无论是画面、防抖动性,甚至聚焦的性能,都是一流的,偷拍出来的画面虽不如直接拍摄的画面稳定,但已是相当的清晰,足以作为给田弘遇定罪的铁证。

    屋顶上的太阳能充电宝受阳光照射的限制,充电效率极不稳定。几日来,时而晴天,时而阴天,遇上雨天还要立刻再上屋顶将充电宝给取下来,以免损坏电池。

    方原整整在院子里折腾了五日,终于将DV机自带电池,还有备用电池的电量给充满,按照一般耗电量,已可以连续拍摄2、3个小时,作为取证视频来说,已是足够。

    这五日间,方正化也来过一次,与曹化淳、方原商议后,决定由方正化前去联络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承恩,东厂厂督王之心,秉笔太监李凤翔等数位司礼监的太监,想法子将崇祯皇帝关注的视线转移到皇银内库的清点上,暂时将审问方原一事押后,给方原搜集证据争取到宝贵的几日时间。

    至此内廷阉党的几个手握实权的大太监已尽数出面,闹出这么大的阵仗也不止是为了保住一个方原,而是联合起来回击外廷咄咄逼人的攻势,挽回内廷的脸面。

    余下的事儿就只能看方原自个儿的造化,能不能在崇祯皇帝再次想起这件案子之前,找到田弘遇栽赃陷害的真凭实据了。

    方原抽空也去了锦衣卫卫所的北镇抚司衙门,得知秦展、景杰两个兄弟确实被李达杖打了五十棍,但所幸性命还在,被关押在诏狱里。

    方原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对百户李达恨得咬牙切齿,“李达,打我兄弟的仇,待对付了田弘遇,再与你算总账!”

    他的准备工作早已妥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着田贵妃安排面见田弘遇。

    到了第五日,田贵妃终于派来了心腹宫女传话,已知会过国丈田弘遇,方原次日便可前往田府,以田贵妃的名义向田弘遇询问究竟。

    送走了永和宫宫女的方原自言自语的说,“田弘遇是个混迹官场近二十年的老油子,怎么从他口中套出话来,还是一个技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