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章 坤兴公主

    崇祯皇帝随时可能下发逮捕方原入诏狱的旨意。

    兵贵神速,第三日清晨,方正化便安排了曹化淳、方原入宫。曹化淳本就留有数套宫中太监的衣服,所幸方原面目清秀,没有胡须,不必刻意伪装,只需要换成宫中太监的皂衣,便能扮作曹化淳的随从。

    在方正化的打点下,两人顺利出了四合院,并通过了皇宫护卫的盘查,进入后宫。

    两人到了皇宫以东的东六宫,东六宫分别是:景仁宫、承乾宫、钟粹宫、延禧宫、永和宫、景阳宫。

    田贵妃的居所就是在东六宫居中的永和宫。

    几个身着宫装的永和宫宫女守在宫门口,曹化淳自报了身份,来意,因田贵妃早有吩咐,宫女没有过多质疑便带着曹化淳、方原二人进了永和宫。

    到了田贵妃的寝宫门口,曹化淳谨慎的令方原暂留在寝宫外等候,由他先去试探田贵妃的口风,若是情形不妙,方原也不必再入田贵妃的寝宫,落人口实。

    方原在永和宫的院子里已站了半个时辰,寝宫里仍是全无消息,看来曹化淳与田贵妃这对相识于信王府的旧人,数年不见,有着说不完的话儿。

    他等得百无聊赖,腰酸腿疼的,本想四处走走,但宫中有宫中的规矩,再无聊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站着。不仅不能四处走动,还不能大声喧哗。

    至少寝宫门口侍奉的两个小宫女是不敢说一句话,不时用目光瞧瞧方原,因方原生得还算清秀,两个宫女也没看出他并非太监的端倪。

    他连打了几个哈欠,正要昏昏欲睡,却见到两、三个宫女簇拥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女也进了永和宫。

    方原暗叫不妙,人来得越多,他不是太监的身份越容易露馅儿,无奈之下,只能身子往边上挪了挪,更埋下了头,目光注视着地面,伪装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儿。

    少女径直到了寝宫门口,守在寝宫门口的永和宫宫女忙欠身行礼,“奴婢恭迎坤兴公主!”

    就算没有恶补过明末历史,方原也知道这个公主的名头,因为她实在太有名。所谓的坤兴公主就是北京城破时被崇祯皇帝砍断一只胳膊的长平公主,名叫朱媺娖,明朝灭亡不久后就郁郁寡欢而亡。

    在当时是默默无闻的一个公主,但在后世文人胡编乱造的传说中,她可就威风八面。

    据说她成了独臂神尼,练成了绝世武功,教出了一个徒弟吕四娘,还刺杀了雍正皇帝。

    正在方原思绪如潮,回想着后世关于这个公主的八卦时,坤兴公主稚嫩中带着些些顽皮的声儿响起,“我奉母后的嘱咐来探望贵妃娘娘,还带了上好的人参给贵妃娘娘补补身子。”

    曹化淳突然入宫乃是机密之事,田贵妃早就嘱咐过不得泄露,任何人不得入内,一个小宫女忙推辞,“禀公主,贵妃娘娘刚刚服了药休息,就请公主留下人参,奴婢会转达皇后娘娘、公主的恩赐。”

    坤兴公主瞧了瞧寝宫里全无动静,估计田贵妃真是睡着了,便将人参交给了侍奉的宫女,转身便要离去。

    她刚一转身,目光就落在远远躲在一边的方原身上,方原身上的太监皂衣引起了她的注意。

    永和宫虽然也有太监侍奉,但方原身上皂衣的样式,明明就是司礼监的纹路,司礼监的太监怎么会突然在永和宫的?

    坤兴公主起了疑心,转向又走到了方原跟前,“喂!你是永和宫的宦人?”

    方原只嗅到一阵沁人心脾的芬芳袭来,香粉的味儿里还间杂着少女的体香。

    紧急关头,他也顾不得去研究坤兴公主身上的香味儿,脑子里念头飞转,对这个坤兴公主的问话,应还是不应呢?

    太监的声调比常人要尖细,方原若是一开口说话,十之**会当场露馅儿,被抓个现行。正常男人竟然混入后宫,意图不轨,他方原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崇祯砍的。

    再说,司礼监的太监为什么出现在永和宫,坤兴公主的这个话儿还真不好答复。

    方原略作思量就做了一个决定,与其去装太监,不如装哑巴。聋哑聋哑,有哑必有聋,要装哑巴,必须连聋子一起装了。

    他佯作没听到坤兴公主的话儿,仍是呆呆的看着地上,并不抬头。

    坤兴公主见他茫然不知,又碰了碰他的胳膊,娇声大喝说,“喂!和你说话呢!”

    方原这才佯作惊醒的抬了头,与坤兴公主四目相交。

    这个坤兴公主年方十二、三岁,和小苑同是豆蔻年华的女子,但她修长的身段,艳丽无铸的美貌,昂贵的凤服,高雅的举止,盈盈的微笑,无一不透着令人心动的高贵。

    两人目光一对视,坤兴公主便察觉到方原瞧着自个儿的眼神,与其他的太监全不一样。但她是个未经人事的深宫公主,平时接触过的男人只有崇祯皇帝一人,她自然是瞧不出这点不一样,其实是一种男人对美人的欣赏。

    方原自知稍有失态,忙低了目光,双手连连胡乱的比划,口中发出“呜呜啊啊”的叫声。

    坤兴公主见他竟然不会说话,讶然问边上的宫女,“他是聋的,哑的?”

    永和宫的小宫女也不知方原是不是聋哑太监,反正自方原进了永和宫,便没听见他说过话,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些打发走这个公主,便顺着她的话应了,“是,他就是聋哑的。”

    坤兴公主虽然隐隐察觉到方原的不对劲,却瞧不出端倪,目光落在他手腕上戴着的高仿劳力士手表上,好奇心起,双眸微微一亮,指着他的手表说,“这是什么宝贝?给我瞧瞧。”

    她终究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虽平日里要装作高不可攀的皇家公主的礼仪,但真见到从未见过的玩意,小女儿家的心性便暴露无余,也顾不得一个公主索要小太监的玩意是不是有**份,开口便要看方原的手表。

    方原微微抬头瞧了瞧她,心知今日若是不交出这支高仿的劳力士手表,必然会惹得这个坤兴公主的纠缠,说不定还会惹出其他祸事来。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舍财免灾,交出手表送走这个好奇心十足的公主。

    他老老实实的取下了手表,双手奉上给了坤兴公主。

    坤兴公主接过了手表,上下打量着,明朝皇宫已有来自西洋的自鸣钟,她还是知晓这种以三个指针来计时的原理,但这么小能戴在手腕上的手表,却是见所未见。

    她将手表戴在纤细的手腕上,手表的金属壳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阵阵耀眼的金光,透着十分的炫丽。

    坤兴公主对这个手表是爱不释手,又冲着方原说,“喂!小宦人,这个宝贝你哪儿来的?卖给我吧!”

    方原巴不得立刻送她走人,继续伪装聋哑人,“呜呜啊啊”的示意根本不知公主在说什么。

    坤兴公主自言自语的说,“我都忘了你是聋哑人,这么吧!”

    她摘下了脖子上一串珍珠项链,交到了方原的手中,指了指说,“这是你的。”

    她又指了指手表说,“这是我的,我们来交换。”

    方原捏着手中带着皇室芬芳,还有少女体温的项链,胡乱的比划了一番,算是表示愿意交换。

    坤兴公主也看懂了他的手势的意思,戴着方原给她的高仿劳力士手表欣喜的走了。

    等坤兴公主离去之后,田贵妃寝宫里的太监、宫女前来通报,令方原立刻入内。

    “看来阿翁和田贵妃已谈妥了。”

    方原抬头看了看坤兴公主远去的秀丽背影,将珍珠项链放进了怀里,随着宫女进了田贵妃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