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八章 化险为夷

    这帮锦衣卫不仅打了他兄弟秦展、景杰,现在连无辜的小苑也不放过。

    方原是怒火中烧,几步上前推开了李达,将惊恐万分的小苑护在身后,“李达,我方原发誓必要了你的命!”

    李达蠕动着嘴唇,面对方原恶狠狠的威胁,他目光中还是露出了怯意。

    田弘遇上下打量着他身后的小美女,呵呵一笑说,“徐华出手也真是大方,难怪方总旗为了这个女人,还敢截留入宫的陈圆圆。”

    李达知机的躲在了田弘遇的边上,讨好说,“这个女人事关太多的机密,要不送去国丈爷府上,由国丈亲自审问?”

    田弘遇双眼蹦出两道精光,连声说,“该审,确实该审。”

    捉拿小苑去了田府,那就送羊入了虎口,少不了要被田弘遇淫辱。田弘遇的心思方原已是了然于胸,正是要借淫辱小苑,来报方原带走陈圆圆的一箭之仇。

    方原气得紧捏着双拳,早已怒极攻心,死死的盯着田弘遇,“田国丈,我只想与你分胜负,你却执意要与我决生死?!”

    田弘遇的目光与他丝毫不让的对视,冷笑不语。

    有了田弘遇的撑腰,狗腿子李达的胆气又壮了起来,忙站出来护主,“方原,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国丈爷说生道死,今日这个院子里的人,一个也逃不了。来人,全押了送去诏狱!”

    他一声令下,几个锦衣卫冲上前将还想反抗的方原给绑了,连同小苑也一起捉了过去。

    “一个小小锦衣卫的百户,好大的威风!”

    一直在房间里默不做声的曹化淳突然推开了房门,走了出来,缓步走在众人当中,开口讥讽说,“再让你做几日锦衣卫,怕是连司礼监也不放在眼里了,是吧!”

    这还是方原第一次看清楚曹化淳的样儿,白发苍苍,六十岁左右年纪,脸上虽有皱纹,却是苍白得全无血色。

    锦衣卫千户张行成入锦衣卫也就不到五年的时间,那时曹化淳早已告假归乡,他看不出曹化淳的身份,但听曹化淳声儿尖细,又随意直呼锦衣卫都指挥使之名,本能的直觉告诉他,这人估计是内廷的太监,而方原名义上是方正化的义子,此事看来还有司礼监牵涉在内。

    百户李达见顶头上司张行成满脸凝重之色,也就知机的缩了回去。

    田弘遇与曹化淳算是当年信王府的老相识,当年田贵妃入信王府,也是通过曹化淳牵桥搭线,他一眼就认出了曹化淳,心里猛地一惊。

    曹化淳乃是照看着崇祯皇帝长大的亲信太监,类似于前朝天启皇帝和魏忠贤的关系,崇祯皇帝对他是礼敬有加,更甚得重用,数年前因病告假时,就已是内廷大总管。

    今次曹化淳的突然出现,倒是打了田弘遇一个措手不及。

    田弘遇的惊愕一闪而过,面上还是挂上了一抹笑容,“原来是曹公公,当年一别,至今也有五年未见了,没想到曹公公仍是老当益壮,气色好得很啊!”

    曹化淳堆上太监应酬似的皮笑肉不笑,冲着田弘遇说,“比之田国丈的意气风发,那是万万不如的。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总旗,若真犯了事,交给锦衣卫所审问就行了,也值得田国丈亲自上门?”

    田弘遇笑着说,“这个方原官虽小,但犯的罪不小,来头更不小,不仅是方正化的义子,还能搬动曹公公来替他说情。”

    他一再想试探方原、曹化淳二人的关系,曹化淳微眯着眼说,“方原有罪无罪,也该由锦衣卫来审问,国丈爷这是要遇阻代庖?”

    田弘遇愣了愣,正要答话,曹化淳阴沉的声儿继续响起,“张千户,李百户,你们今次搜查是奉了骆养性之命?”

    曹化淳的名头锦衣卫还是听过的,他至少提拔过当今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承恩,还有秉笔太监方正化。

    他这一出面,就是代表了司礼监。

    千户张行成在顷刻间就决定在如今风向不明朗的情况下,还是留一线余地,凡事不能做得太绝,忙恭敬的说,“禀曹公公,是北镇抚司下的令。”

    曹化淳缓缓的说,“有没有陛下的手诏,或是口谕?”

    张行成被他的气势所震慑,支支吾吾的说,“这,我接到的是北镇抚司的文书,而非陛下的手诏、口谕。”

    曹化淳厉声呵斥说,“既然没有陛下的手诏,你们敢胡乱捉人,谁给你们的胆子?”

    被曹化淳抓着流程上把柄的张行成与李达面面相觑,不敢接口。

    曹化淳又说,“金子、银子你们尽可以先封存交回锦衣卫卫所,方原,还有这个院子里的人嘛!等陛下下了手诏、口谕后,再行处置。”

    方原暗自佩服曹化淳的眼光,一眼便看穿了锦衣卫这次上门根本没有崇祯皇帝的圣旨,而是私自行事,替田弘遇来跑腿的。

    张行成默然不语,他接到的命令也不是要捉拿方原去诏狱问罪,而是搜出金子、银子,清点数目上报北镇抚司。既然上头没有明令,眼前又有曹化淳这个宫里德高望重的老太监阻拦,便偷偷望向田弘遇,示意不能再强行捉人。

    今日突然杀出个曹化淳,令田弘遇借机报复方原的计划落了空,若是再强行将事儿闹大,锦衣卫也不会再配合,只能先行收兵,反正方原身上背了五条必死的死罪,不过是早死迟死一步而已。

    田弘遇呵呵一笑说,“既然曹公公今日要保他,我们就先不捉人了,等陛下的圣裁吧!”

    千户张行成令李达领了二十个锦衣卫将搜出的三万五千两金子尽数搬走,为了留下一条后路,便将方原家里的不到60两金子,还有曹化淳的1000两银子归还了。

    他又令人将方原的四合院团团包围,不能放任何一人出门,便带着一行锦衣卫回北镇抚司汇报。

    方原转眼间就成了被软禁的阶下囚,若非曹化淳的出面,估计此时已被捉去诏狱。

    想着被捉去诏狱的秦展、景杰二人还不知要挨多少棍杖,他是又气又恨,却无可奈何,颓然坐在院子里。

    受了惊吓的七嫂早迈不动步子,浑然不知方原是惹出了什么祸事。

    小苑算是见过些世面的,她稍稍压了恐惧之心,端了一杯热茶递给了方原,“公子,先喝茶压压惊吧!公子是好人,好官,一定不会有事的。”

    方原面无神色的端过她递来的茶水,一口饮了,侧头瞧着她稚嫩的脸蛋儿说,“小苑,你和七嫂还少少露面,无论出任何事,都不能强行替我出头,明白了?”

    小苑双眸微微的红了,还是点了点头,扶着已走不动路的七嫂回了房间。

    回京城之前,方原的判断是田弘遇区区一个名声不好的国丈,还有贪污的铁证在自己手上,怎都搬不动锦衣卫、司礼监,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但,今次的风波显然远远超出了方原之前的估计。

    田弘遇竟然与东林党勾结在一起,对方原展开铺天盖地的打击,甚至连锦衣卫都转了风向,查封了方原的金子。

    今日只是凭着曹化淳出面,暂时化险为夷,但田弘遇加在他身上的五条死罪,却如同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令他死无葬身之地。

    该怎么破局呢?

    方原能想到的唯一法子,就是必须见到崇祯皇帝,当面澄清事实。当然崇祯虽是勤政,但要见他一面却不容易,必须要指望义父方正化从中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