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四章 返回京城

    因徐华的盛情相邀,方原在桃花园再住了两日,锦衣卫的兄弟们都养精蓄锐得足了。

    今次所买的十余个‘小瘦马’们该退的退,该换的换,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方原便与徐华告辞,押着充公的金银珠宝北返回京。

    从南京回京城,须再次经过山东的兖州府、济南府。

    众人押着金银,带着美人,目标太过显眼,行进速度也极慢,在山东境内不敢多作耽搁,昼伏夜行。

    连行了七日,方原一行人终于出了山东地界,到了京畿地界河间府的治所河间县。

    到了京畿地区,还有十日便能返回京城。

    方原是公务在身,急着回京城复命,在县城里包了个大客栈,稍作休整,补给,一日后便再次出发。

    押送的金银派出二十个锦衣卫严密看管,随行的女子也统一安排在四个房间里,等回了京城,再各回各家。

    夜膳过后,方原正在客房里休息,天气阴冷,他窝在床上,不时的打着寒战。

    ‘咚咚咚!’

    方原听见一阵轻细有礼的敲门声,便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在庆功酒席上的与他有过一面之缘,替他热酒、斟酒,照顾周到的美貌少女。

    少女端着一个木盘,木盘里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汁羹,还有擦拭用的白布,柔声说,“方爷,寒气来了,还是喝一碗暖暖身子吧!”

    方原确也是浑身发冷,没想到这个少女还真是善解人意,及时的送来了一碗姜汤,忙端着姜汤一饮而尽,又用衣袖擦了嘴,冲少女说,“谢啦!”

    少女扑哧一笑说,“方爷怎么用衣袖擦拭,这儿有白布呢!”

    方原也看见了白布,却没有她那些讲究,笑了笑说,“粗鄙之人,习惯了!”

    少女非请自入的进了他的屋子,望了望床上薄薄的毯子,忙出门说,“这么单薄容易着凉,我去给方爷取一床被子来。”

    方原征了怔,没想到她竟如此体贴、细心。

    过不多时,少女抱了一床厚厚棉被到了,又替他整整齐齐的铺在床上。

    方原默然瞧着在在床前忙前忙后的少女,姿色在众多买来的女子里也是出类拔萃的优秀,十足的美人坯子;举止间甚有礼数,便知受过相当良好的培训。

    方原的心中却浮起一个更大的疑问,这个少女是谁买的?怎么专门来服侍自己的起居?

    他第一个怀疑的对象是秦展,以这个少女的姿色,至少要比其他的女子贵上不少,不会低于三百两银子,锦衣卫里也只有这个小子能拿得出这笔‘巨款’。

    他不直接找少女质问,送走少女后,便到了秦展的房间,敲门进了,却见到秦展和买来的女子正在床上搂抱着亲热。

    秦展讶然看着突如其来的方原,忙起身整理了衣服,又令女子躲进屏风后整理,尴尬的笑了笑,“头儿,有事?”

    方原视如不见的坐在了桌子前,淡淡的问,“老四,那个最美貌的女子是你买的?”

    秦展一愣,略作沉吟,便连连点头,“是啊!是啊!”

    方原的目光瞥过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少女,又问,“你这一行买了两个?花了多少?”

    秦展伸出两根指头说,“两百两啊!”

    方原一听就知是他在撒谎,只要牙行的婆子不是脑子进了水,也不可能这么个如花似玉、知书达理的美人坯子只卖一百两银子。秦展越撒谎,方原就越起了疑心,只觉得中间还有更大的猫腻。

    方原冷声说,“老四,你花了大价钱买的女子到我这边来服侍什么?带回去吧!”

    秦展为难的搓了搓手,又说,“这是我买来送给头儿你的,你就笑纳了吧!”

    以秦展的俸禄,还有抠门品性,竟会在未经方原同意的前提下,送出这么个价格不菲的少女,简直是在侮辱方原的智商。

    方原怒而起身,重重的拍着桌子说,“老四,你还在撒谎,还不从实说来,这个女子花了多少银子?”

    秦展见他是真的动怒了,不敢再嬉皮笑脸,有所隐瞒,支支吾吾的说,“这,花了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银子?!”

    这笔巨款绝不是秦展的俸禄能买得起的,方原怒说,“这少女是谁买的?”

    秦展哭丧着脸儿说,“头儿,你不要动怒,这女子是桃花园的园主徐华买来送给头儿暖被窝的。”

    “徐华?!”

    方原这才想起之前拒绝了徐华感谢他救回陈沅,送上的一千两银子酬金,没想到这个憨直的桃花园老板竟瞒着自己,花一千两买了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相赠。

    秦展是知晓实情的,却也故意瞒了自己,直到出了苏州府,过了山东地界,到了河间府才告知实情,就是要将生米做成熟饭。

    方原直直的瞧着秦展说,“老四,我说了不收银子,你却替我收了这个女子,不是令徐园主背地里笑话?”

    秦展赔着笑说,“那个陈沅值多少?至少几千两金子!头儿送了徐华一个天大的恩情,他只是送上一个女子,那是赚大了,这也是头儿应得的。”

    虽只是一个女子,但这也是变相受贿,方原摇了摇头说,“老四,今次江南之行,我已树敌不少,不能再落人口实,这个女子,你替我送回给徐园主。”

    一听方原还要送回这个女子,秦展脸色大变,支支吾吾的说,“头儿,这儿离江南已有千里之遥,一来一去的怕是不便吧!”

    他偷偷瞥过方原脸上的怒色渐消,又说,“再说了,就这么将她送回去,就是再送她去青楼接客,这......”

    秦展买来的女子也从屏风盈盈的出来了,娇声说,“她能跟了方爷,已是最大的幸运,若再送回,就是推她再进火坑,方爷怎么忍心呢?方爷就当是行行好,给她一个安身的地儿吧!”

    两人一唱一和的游说,本是方原坚决拒绝行贿,最后倒成了方原若不收这个女子,就是害了她一生的罪魁祸首,这世上的理还有这么个说法?

    方原生出哭笑不得的荒谬感,他突然有些佩服起那个大明第一清官海瑞,要坚守官员的清正廉洁,还真是个技术活,因为糖衣炮弹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真是由不得他啊!

    方原无奈的站起身,瞧了瞧秦展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出了秦展的房间,已是哭笑不得,救回陈沅明明是为民做主的官声,被秦展这么一折腾,却成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勾当。

    他慢腾腾的回了房间,却见到少女还留在房间里,温顺的站在桌子前,桌子上早摆满了方原的夜膳。

    少女一双纤手直直的垂在腰间,目光低垂望地,等候他的归来。

    方原瞧了瞧少女的花容月貌,美是真的美,令人见了便心动,但她的年纪实在太小,换在穿越前就是个小学生,怎么下得了手?明朝的富商、官员以玩幼女为时尚风气,但穿越者方原却做不到。

    方原坐在桌子前,少女忙乖巧的替他斟了一杯茶水,递到了他手中,“方爷,夜膳都备好了。”

    他愣了愣,还是接过了茶杯,一饮而尽,稍稍解了渴,肚子有些饿了,便举起筷子开始扫荡桌子上的饭菜。

    方原吃了一会,见少女仍是端端的站着一动不动,估计她也还饿着肚子,便说,“你也一起啊!”

    少女柔声说,“小奴要先侍奉方爷进膳,不能共同进膳。”

    方原对这些破礼仪甚是头痛,被一个美少女在边上瞧着吃饭,还真是不习惯,忙说,“在我这里,没这些礼节,令你坐下一起吃便一起吃。”

    少女确定方原不是在说反话,这才温顺的坐了,端起了小碗,小口小口的吃着。

    方原抬头看了看她,连吃饭的样儿也是令人心动的可爱,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儿?”

    少女温柔如水的声儿响起,“禀方爷,小奴叫小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