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一章 奖惩分明

    方原一行回到桃花园,却发现被殴打的徐华受伤不轻,找来苏州府最好的大夫医治,至少也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才能行动如初。

    徐华这次是被殃及了鱼池,受了无妄之灾,方原取些自个儿的银子前去探望。

    徐华见他拿着银子到了,急匆匆的支撑着起身推辞,“方爷,你能教训那些文人也是替我出了口气,钱我就不要,只望军爷能信守承诺,放过圆圆一马。”

    方原是言出必行,握着他的手儿说,“我说过的话是一言九鼎!”

    徐华得他的承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军爷们在桃花园可再休整数日,分文不取。”

    方原全无半点锦衣卫官爷的架子,冲耿直的徐华连连道谢,安抚了一番,便回了寝居,刚走到门口,却见到国丈爷田弘遇到了。

    田弘遇一见方原就欣喜的说,“方总旗今次是大展神威,打得那帮不服管教的文人哭爹喊娘,陛下听了一定会欢喜得合不拢嘴,升任锦衣卫百户、千户那是铁板钉钉,就是锦衣卫指挥使之职也是指日可待啊!”

    他的恭维也过了火,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就被他说得似模似样,

    方原还是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与他谦逊几句,正要告辞,却听田弘遇又说,“方总旗,我们买了陈沅,便尽快回京城吧!”

    方原想起了对徐华的承诺,便敷衍着田弘遇,“桃花园不卖,陈沅她本人也不愿入宫,我看此事颇为棘手。”

    田弘遇冷笑一声,压低了声儿说,“桃花园是给脸不要脸,不如趁着江南文人闹事的机会,给桃花园扣一个煽动民乱的罪名,便能名正言顺的绑走陈沅,不仅不花费一文钱,还能讹诈桃花园一大笔。”

    方原征了怔,这个田弘遇为了一个名妓陈圆圆,连正经做买卖的桃花园也不放过,真的是心狠手辣,行事全无底线,看来平日里是没少用这种栽赃嫁祸的手段鱼肉富商、百姓。

    田弘遇这个官场老油子经过与方原的几日接触,也渐渐摸清了方原的性子,知道钱财是买不动他的,要打动他只能另想法子。

    他见方原沉吟不语,又笑着说,“这也是替陛下节约皇银啊!等回了京城,我们向陛下一汇报,今次江南之行不仅没花一文皇银,还凭空募集了不少,陛下也会龙颜大悦。陛下龙颜一大悦,方总旗就等着升职吧!”

    方原对他的行径是嗤之以鼻,几乎就想对他厉声呵斥,但他始终是皇亲国戚,面子上的和谐还是必要的,便左顾而言他,“陈沅不在桃花园,逼问徐园主,她也不在啊!”

    田弘遇低声说,“我早暗中收买了桃花园的女婢,陈沅根本就没去南京,就藏在桃花园西厢院的琴园,方总旗安排几个锦衣卫,便能将她抢过来。”

    方原被他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便直言说,“不瞒国丈爷,我已应诺了徐园主,不带桃花园的当红花魁陈沅回京城。”

    田弘遇愣了愣,面上的和颜悦色不见了踪影,冷声说,“方总旗,陈沅是要入宫的女子,你岂能随意应承?”

    方原是暗暗好笑,历史上的陈圆圆也并未入宫,就是田弘遇借口选美入宫,将大美人陈圆圆据为己有。

    既然与崇祯本人意愿无关,田弘遇搬出崇祯来当令箭便吓不退方原,他冷笑回应着田弘遇,“陛下并不知陈沅此人吧!国丈爷少报一个入宫的女子又有何妨?”

    他斜斜瞧着满脸阴沉的田弘遇,又不冷不热的说,“国丈爷送这么个狐媚的女子入宫,若是被外朝那些朝廷大员知晓了,少不了又要弹劾你祸乱内廷,嘿!我也是为国丈爷作想,千万不要令那帮外臣找着弹劾的机会,是吧!”

    田弘遇被他一番‘义正严词’的托词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笑几声说,“是,是,多亏方总旗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方原暗自好笑,与他继续演着戏,“锦衣卫和国丈爷都是内廷之人,都是为陛下跑腿的,当然该互相照应。”

    田弘遇再无话可说,与方原告辞去了。

    方原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知道这次是彻底的得罪了田弘遇,但他本就没想过靠田弘遇上位,反正田贵妃也病重在床,田弘遇还能蹦跶几日?得罪就得罪了吧!

    他回到居所,却又被秦展捉着去喝酒,这次是徐华请客犒劳众锦衣卫,不花一分钱。

    方原已劳累了一日,本想好好休息一下,但想起这些锦衣卫临战却还在推诿,也幸亏今日对付的是散沙一盘的江南文人,还不至于酿成严重的后果,但也足以引起方原的警觉,这种风气若不整顿,真到了实战,那就悔之晚矣。

    酒席之上,总旗秦展,还有一众锦衣卫招呼来刚买来准备带回京城的少女,一齐饮酒庆祝。

    方原粗粗瞥过这些少女,个个如花年龄,个个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换在穿越前也是班花的水准。

    扬州瘦马,果然是名不虚传。

    方原坐在主位上,身侧替他斟酒的是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女,晶莹剔透的脸蛋儿,清澈的眼眸,似足了童话里故事里的小精灵,由内而外散发出青春的气息,有如一朵出水芙蓉,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方原暗自嘀咕,“这个妞儿也不知是谁买的,真是艳福不浅啊!”

    酒宴开始,有方原在场,众锦衣卫也不敢太过放浪形骸,还算有些收敛,不断的有人给方原敬酒,恭维不止,什么文成武德,什么大明第一名将,什么肉麻捡什么说。

    少女显是经过专业的培训,行动敛熟、训练有素的替方原热酒、斟酒,不时以清澈的目光偷瞧着方原。

    若说方原对这如花似玉的美少女不动心,那是骗人的,但他还有更远大的抱负,必须以身作则。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锦衣卫本就习惯了不务正业、花天酒地,若身为头儿的方原还一起耽于酒色,这种风气便再难以抑制。

    酒过三巡,众人的谈笑声儿也大了不少,方原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众人,秦展搂了一个买来的少女,还有十余个锦衣卫都各自买了少女。

    今次令方原甚是关注的校尉景杰却孤零零一人,看来是没买,而且这个景杰也未如其他锦衣卫一样,早已喝得失态,而是一个自斟自饮,偶尔应付一下他人的敬酒,甚有节制。

    方原看在眼里是暗暗点头,能担重任,能克制**,这个景杰果是颇有大将之风,是个值得培养的才俊。

    他放了酒杯,突然起身开口大喝说,“校尉景杰,出来!”

    众人被他突然这么一喝,都是一愣,纷纷放开了边上的少女。

    景杰起身到了他跟前,拱手说,“方总旗,请吩咐。”

    方原环视众人一周,沉声说,“景杰今次立功,特擢升为锦衣卫小旗,赏银二十两。”

    景杰轰然领命,方原又交代说,“景杰,你若有认识的天雄军旧部可堪大用的,可以挑选最得力的进入锦衣卫,随在我身边做事。”

    他当众提拔景杰,不仅给出了二十两的赏钱,还留在身边当作亲信,众锦衣卫是眼露艳羡之色。

    方原又瞧了瞧校尉秦展,还有几个锦衣卫,厉声说,“小旗秦展,管教属下无方,负领导责任,罚没俸禄三个月,撤销小旗之职。”

    “张杰、李林、霍奇等五人临战怯战,触犯军法,罚没一个月俸禄,立刻离开锦衣卫,自谋生路。”

    他不仅拿五个临战不战的锦衣卫开刀,连亲信秦展也一同受罚,直接降职,众人听了是面面相觑,这才知晓方原这次是动了真格,绝非儿戏。

    众锦衣卫齐齐望向秦展,看他是如何应对方原的这次惩戒,若秦展要是不服,众人也会跟着起哄。

    秦展看了看正在低头饮茶,并未朝这方看上一眼的方原,想了想还是站了出来,干脆利落的拱手说,“头儿,我认罚,并自加罚三个月的俸禄,以儆效尤。”

    连他都带头认罚,被赶出锦衣卫的五人也只能认罚,当众脱了锦服,交出绣春刀,灰溜溜的到了墙角。

    方原的目光没瞧向秦展一眼,心里对秦展带头认罚的表现却给了一个大大的赞,果然是个善于察言观色,能替领导分忧的亲信。

    他借着酒席的机会,奖惩分明,就是要给这帮锦衣卫传递明确的信号,“你们听着!跟着我方原走,位子、银子、妻子,绝少不了你们的!将来我当了百户,你们当中就有三个总旗,六个小旗;我当了千户,你们个个都是百户、总旗!”

    “如今小旗还空了一个职位,谁立了功便能当这个小旗!”

    他当众给众人画了一个大饼,众人听了是蠢蠢欲动,露出兴奋的神色。

    “好!”

    秦展带头鼓掌叫好,众人是齐齐叫好。

    之前临战怯战被除名的五人悔得肠子都青了,但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方原环视一周,话锋一转,沉声说,“但在我手下,任何人胆敢敷衍塞责,见了好处就冲,见了危险就躲,无论你是小旗,还是校尉,立刻滚蛋!”

    经此两战,众人对方原已是心服口服,忙整齐划一的拱手领命,齐声应和,“今后我等唯方总旗马首是瞻!”

    方原软硬兼施的震慑了这帮作风懒散的锦衣卫,满意的笑了笑,躺回椅子靠背,余光却瞧见身侧的美少女冲他投来对英雄的崇拜目光,心情大好,端起酒杯冲少女扬手,示意与她喝一杯,以示谢意。

    少女忙端起茶杯,以茶代酒,陪他喝了。

    方原几次三番想开口问问她的名儿,却又强行的忍住了,起身推说身子不适,径直离开了酒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