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 小试牛刀

    经过两日夜以继日的练习,方原对无人机的操控已颇为熟练,他遥控的无人机在众人上空十几、二十米的高度灵巧盘旋,这个高度是方圆经过算计,已是寻常六层楼的高度,足以确保从地面上扔出的石头无法砸到无人机。

    众人显然没见过无人机这种怪异的飞鸟,个个仰头目瞪口呆的望着,不知这怪鸟是哪儿来的,更不知为什么会盘旋在空中,似是见到了怪物。

    “滋滋滋滋!”

    正在众人看得入神时,无人机配备的八个喷头开始朝人群喷洒出催泪辣椒喷雾,犹如洒水车一样,激起浓浓的水雾。

    “啊!”

    “我看不见了!”

    “痛死了!”

    等这一帮文人反应过来无人机的威力时,已纷纷中招。

    催泪辣椒喷雾的效果相当强悍,方原操控着无人机往人口密集处不断的盘旋喷洒,无人机所过之处中者无不弯腰倒地,捂着双眼,口鼻,痛苦的咳嗽着,挣扎着。

    不到十分钟,无人机第一波攻击结束,返航之时,之前还气势汹汹的文人们已有近两百人中招。

    余下的还未波及的,吓得是大呼小叫着连连后退。

    “妖术!”

    “快拿石头砸下来!”

    “再分出一百人,去攻打护卫大门的锦衣卫!”

    瞿式耜还算反应不慢,以他的眼光自然看不出这只怪鸟的来路,却能判断是锦衣卫在使用‘妖术’。

    他忙令身边的几个门生拾起地上的石头,准备反击;更派出一队人,开始攻打桃花园大门。

    景杰令锦衣卫就地取材,搬来了桌子、椅子挡在大门口,亲自率领二十个锦衣卫手持火铳,齐齐站在桌子后,以桌子、椅子为掩体,将火铳枪口对准了妄图冲关的人群。

    他本人则首当其冲的站在桌子上,以绣春刀遥指着众人,高声大喝,“谁再敢上前一步,格杀勿论!”

    面对锦衣卫的一排火铳枪口,还有景杰的厉声威胁,一群冲到门口的读书人止步不前,互相观望着,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去当出头鸟。

    无人机顺利返航,平平稳稳的落在了方原面前的大桌子上。

    方原拆下无人机下方储存喷雾的箱子,取来边上堆满的喷雾罐子,开始给无人机装载第二轮攻击需要的喷雾。

    有了十个锦衣卫的配合,装载的效率高出了不少,不到一刻钟,无人机已满载了喷雾,再次出航,开始进行第二波攻势!

    “哇!怪鸟又来了!”

    在众人惊慌的喊叫声中,瞿式耜当机立断的大喝说,“全都不要慌!区区妖术何足惧?给我砸!”

    众人齐齐扔出手中的武器,还有石头,却够不着无人机的高度,纷纷落空,还误伤不少自家人。

    四周空旷,没有民居的阁楼可供登高攻击,众人也没有弓箭之类的远程攻击性武器,拥有空中打击优势的无人机在人群上空不断的盘旋,尽情喷洒着要命的喷雾,所过之处,当者披靡,尽数放倒。

    方原这次攻击目标选择的是准备攻打桃花园大门的一百人,为的是替景杰解围。

    在无人机进行过第二轮攻势,开始返航时,正在攻打大门的一百个读书人早已丧失斗志,双眼受伤倒地的,至少有八、九人之多,惨叫声响彻云霄。

    恐慌在人群中开始蔓延,有数十个本是前来凑人数看热闹的读书人人,见势不妙,已偷偷从民居溜走。

    数百人竟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小怪鸟打败,甚至连锦衣卫的衣袖都没摸着便溃不成军,自以为胜过洪承畴的‘键盘军事家’瞿式耜面如死色的眼睁睁看着无人机来回的攻击,却拿不出半点应对的法子,今次他是输得灰头土脸。

    方原遥控的无人机第三次飞临人群上空时,无制敌之法的众人已全无斗志,丢下‘主帅’瞿式耜,开始争相逃命。

    方原站在阁楼上,冷然望着下面被一架无人机打得溃不成军的这帮文人,凭这些窝囊废也想对抗满清铁骑,还妄想划江而治,简直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众人既已溃不成军,便是趁胜追击的机会!

    方原遥控无人机回了阁楼,令养精蓄锐已久,斗志正旺的锦衣卫将布巾以清水浸湿了,缠在口鼻间,以避免被催泪辣椒喷雾入口入鼻。

    所有的战马都被牵到了桃花园前院的大草坪,方原见门外的催泪辣椒喷雾已渐渐消散,便立在战马上,擎出绣春刀,冲着锦衣卫高声大喝,“景校尉,领二十人随我去捉拿首犯瞿式耜!”

    “是!”

    “秦小旗,你领十人驱赶诸人,但凡还有抵抗的,尽数捉拿,一并问罪!切记,少做杀伤!”

    “是!”

    方原策马奔到众人的马前,挥舞着绣春刀,大喝说,“锦衣卫,开战!”

    众锦衣卫是士气高昂,齐齐跨上战马,打开大门,随在方原身后,如潮水般的涌向了大门外已是溃不成军的众人。

    方原一马当先,擒贼擒王,纵马越过满是倒地挣扎、呼喊的大街,目标直指在后方指挥的瞿式耜。

    瞿式耜眼见方原率领二十骑锦衣卫杀了过来,见势不妙,令身边的十来个门生前去挡着方原的冲击,自个儿却往后方逃跑。

    这些门生见瞿式耜已逃,面对如狼似虎冲杀而来的锦衣卫,岂会当替死鬼?门生们个个身手矫捷,跑得比瞿式耜更快,三两下就将体力不支的‘恩师’瞿式耜远远甩在身后,早逃得无影无踪。

    方原率领的二十骑追上了瞿式耜,将他团团围在当中,瞿式耜已放弃抵抗,颓然望着胜利者方原。

    方原以绣春刀指着瞿式耜的面门,冷笑着说,“瞿督师,嘿,你的十面埋伏呢?你的偷袭奇兵呢?洪承畴不会打仗,却还和后金周旋了两年;你倒是真的会打,却连锦衣卫的衣服都没摸到,就输得一干二净,哈哈哈哈!”

    他左一个督师,右一个十面埋伏,尽情的嘲弄纸上谈兵一套一套,真到了战场,却两三个回合就被打趴下的瞿式耜。

    一战之下,瞿式耜的名将之梦就被彻底的打碎,老脸上全无血色,直直盯着方原,怒喝说,“阉党鹰犬,士可杀不可辱,要杀便杀,休得侮辱我!”

    方原身侧的一个锦衣卫挥鞭便要抽打,却被方原给拦了下来。

    瞿式耜虽是个纸上谈兵的,至少在未来抗清的战斗中舍身成仁,终究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比钱谦益那个老汉奸要强出百倍。

    方原虽是轻而易举的打败了他,却不想再羞辱他,“瞿式耜,说来我还是救了你一命,你这几把刷子也亏得是遇上了我,若遇上后金的铁骑,那是铁定的没命,还连累无数惨死的无辜。”

    瞿式耜命在人手,不敢逞强,颓然说,“受教!受教!”

    方原策马绕着瞿式耜行了几圈,又说,“瞿式耜,你敢煽动民乱,我本该赏你几鞭子,没想到你这个老头虽无能,但事到临头倒还真有几分傲气,就凭你这点视死如归的豪气,鞭子就免了吧!”

    “景校尉,将瞿式耜绑了!”

    瞿式耜毫无反抗的任由景杰给绑了,押了下去。

    等方原勒马回到桃花园之前时,秦展已率人驱赶了溃不成军的诸人,只捉拿了五、六个还想顽抗的文人,五花大绑的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几个文人显然算是有几分胆气的,鹰犬、阉狗的喝骂不止。

    方原注视着犹自喝骂的众人,冷笑说,“你们真不怕死?!”

    当先一个文人怒说,“来,来,砍了我,我们读圣贤书的,没一个怕死!”

    方原仰天大笑说,“给我收起这套小把戏,若你们真不怕死,便会与锦衣卫死战到底,而不会被活捉!现在要我杀你们,不过是在沽名钓誉罢了!想名留青史?嘿!我偏偏不成全你们。”

    秦展策马近前,等候方原的指令。

    方原指了指边上的桃花河说,“秦小旗,将他们给我扔下去,给他们醒醒脑子!”

    秦展解开捆绑几个文人的绳索,将几人尽数扔进了桃花河里。

    “我不会游水!”

    “救命!”

    几个号称引颈待死的文人被扔下河后,争相开始呼喊求救,引来方原、秦展,还有一众锦衣卫的轰然大笑。

    方原又令人将他们给捞了起来,已成落汤鸡的几个文人不敢再与锦衣卫嘴硬,灰溜溜的逃走了。

    秦展和一众锦衣卫见今日零死亡,只伤了三、四个锦衣卫就大获全胜,对方原佩服得五体投地。

    方原却没有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勒了勒马缰,“罪魁祸首还未伏法,不可懈怠!”

    秦展一愣,愕然问,“头儿说的是钱谦益?!”

    方原挥了挥马鞭,朗声说,“正是钱谦益,这个幕后的罪魁祸首必须施以惩戒,秦小旗,景校尉,押着瞿式耜,钱龙惕,立刻杀向红豆山庄!”

    “好!”

    经此一战,秦展,景杰,还有一众锦衣卫对方原层出不穷的智谋,还有那两只能自行飞行,还能攻击的怪鸟,已是敬若神明,齐声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