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 东林邪党

    接下来的两日两夜,方原令秦展将所居住的小院子戒严,严禁任何人入内,一应用度饮食,方原都自行前去取回小院子。

    方原将自己关在小院子里整整四十八个小时,将到货的遥控无人机安装成功,并按照说明书的介绍,熟练使用法子。

    他穿越前也参加过无人机俱乐部,对无人机的操作早有涉猎。但之前的无人机有GPS定位,操作简便,无人机飞行稳定,能航拍传输图片,能自动定位,自动返航,很容易上手;在古代却没有GPS卫星定位系统,只能通过手动遥控器无线传输操作无人机,不仅对遥控操作技巧有极高要求,操作的稳定性,距离,高度,续航里程各项性能都远远降低。

    方原有无人机的操作基础,学习资质也算上佳,自行琢磨了两日两夜,终于能顺利掌握人工遥控无人机的操作。

    他将两架无人机分为两种作战用途。

    一架装满辣椒催泪喷雾,无人机的最大起飞重量是25KG,满载喷雾的重量是20KG,方原花了整整40瓶喷雾,才能满载出击一次;今次购买的200罐喷雾,可以满载出击五次。这一架无人机的用途就是驱散在桃花园外聚众闹事的文人。

    一架无人机携带固体酒精,还有电子打火器,30袋,一共900块固体酒精,足以焚烧一座中等规模的木质阁楼。这一架的用途是放火的,目标就是东林党精神领袖钱谦益所居住的红豆山庄,至少焚烧一座山庄里的阁楼,算是回击钱谦益一个响亮的耳光。

    ————————————————————————————

    “交出钱龙惕,滚出苏州府!”

    “打死这些朝廷鹰犬!”

    因方原与柳如是的谈判破裂,双方再无回旋余地,钱谦益所在的虞山诗派,还有隐居在苏州府的东林党人一齐行动起来,召集了五、六百门生、学子前来桃花园要人,务必要令方原一行知难而退,立刻释放钱龙惕。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桃花园的歌妓、舞妓吓得花容失色,全躲在了内院,大气不敢出一口。

    一身锦衣卫华服的方原负手立在桃花园最高的阁楼上,双目凝视着聚集在园外大门外,群情激奋的文人。整个桃花园已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文人大部分手中也拿了砍柴刀,棍子,还有碗瓢当武器。在众人身后指挥聚众闹事的,正是钱谦益的得意门生,成日做着沙场将军梦,连洪承畴也看不起的瞿式耜。

    桃花园位于在苏州城边,众人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却不见苏州知府陈洪谧出面,甚至苏州府的官员也不见踪影。看来这些州府衙门的官员早已决定明哲保身,学着鸵鸟将头埋进土里,不愿牵涉到这桩锦衣卫、东林党的政治漩涡里。

    苏州府官员不愿出面,正中了方原之前的预计,他也不愿与这些混官打交道,没有这些官场的牵牵绊绊,正好放开手脚的大干一场。

    方原身后的秦展,还有几个锦衣卫见了这种五、六百人的大阵仗,也是大吃一惊,真要以三十个锦衣卫对付这些群情激奋,又手持武器的五、六百读书人,他们既是心里没底,更不愿冒险受伤,甚至丢命。

    秦展支支吾吾的劝说,“头儿,这次的场面不小啊!”

    方原斜斜瞧了他一眼,不悦说,“老四,我们连后金鞑子都灭了,还怕这些文人?”

    秦展叹声说,“打后金鞑子,既有钱财捞,胜了还铁定受赏;对付这些东林党,没半点油水,纵然胜了,回了京城说不准也会受罚,不值当啊!”

    正面与这些读书人冲突流血是在所难免的,以秦展为代表的锦衣卫,一派官僚的作风,哪儿有好处往哪儿凑,没有好处的地儿便不见踪影。

    方原对这些锦衣卫的小算盘是了然于心,生出深深的失望,看来需要整顿作风的,远不止以东林党为首的官僚体系,还包括他属下的这些锦衣卫。

    他侧头望向身侧的景杰,“景校尉,你说该不该打?”

    景杰面不动容的说,“该不该打,那是方总旗思量的。我是军人,只会关心怎么才能打胜!”

    方原对他的硬派作风大为欣赏,默不作声的品着茶,只是令锦衣卫守住了园门,不能放任何人进入桃花源。

    他在等,在等聚众的文人先出手,便能名正言顺的出击!

    “鹰犬阉狗冥顽不灵,想顽抗到底!”

    “和这些阉狗拼了啊!”

    “捉了他们,让他们变成真正的阉狗!”

    日近晌午,聚众的文人们情绪越发的激动,再加上日照当空,天气炎热,一些人就开始哄抢园外其他的商铺,民宅的食物,清水;还有一些人组织起来准备攻打桃花园的园门。

    被文人们围着叫骂,左一个一个阉狗,右一个鹰犬,方原手下的三十个锦衣卫也是怒火渐生,任凭涵养再好的人被人指着鼻子骂了几个小时也会有火,何况还是这帮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的锦衣卫。

    一行人之前的畏畏缩缩、躲躲闪闪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秦展紧捏着绣春刀,怒喝说,“头儿,这帮杂碎嘴也太毒,必须要给他们些教训!”

    “下令吧!”

    秦展和锦衣卫的斗志也被文人们的辱骂激将了起来,纷纷叫嚷着求战。

    锦衣卫被辱骂后求战的态度也在方原的预料之中,微微一笑,将茶杯轻轻的放了,现在万事俱备,就只差一个导火索了。

    桃花园园主徐华吓得大惊失色,若是令这帮人冲了进来打砸抢烧,那还得了,和方原商量后,便开了园门去和激愤的读书人协商。

    徐华越过了一群拿着砍柴刀的众文人,来到瞿式耜前,点头哈腰的赔罪说,“这,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瞿式耜怒指着他说,“你敢收留鹰犬,也就是鹰犬一党!”

    有了瞿式耜带头,其他的文人开始将矛头对准了徐华。

    “收留阉党就是阉党同伙!”

    “打死他!”

    一人将他拖拽在地上,跟上几人猛踢在他身上,踢得徐华惨叫不止,连连求饶。

    方原冷冷注视着毒打徐华的众人,怒火已升到了顶峰,魏忠贤将这些人定成邪党,如今看来还真有几分道理。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文人雅士,而是一群披着文人外皮的类邪教组织成员。

    他们的眼中没有君臣,随意对君王指手划脚,甚至连君王的私生活都能八卦个底朝天,还自诩保了大明的国本,江山社稷。

    他们的眼中没有大明律法,罔顾法纪,攻打官府,杀死朝廷的税监,对他们来说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能打着清理阉党的幌子,随意殴打、抢劫无辜的商户、百姓。

    他们的眼中没有同僚,一群不做事的人,却站在边上对浴血沙场的将领指指点点,吹毛求疵,动辄弹劾。

    他们的眼中没有社稷,大明亡不亡与他们是全无关系,大明亡了,他们还能成立南明;南明亡了,他们还可以集体降清;偶尔有几个自杀殉国的,这也不是真正的勇气,因为他们甚至不敢对满清,对流寇举起刀枪,血战到底,只是采取自杀的法子来沽名钓誉。

    他们的眼中没有百姓,既不会为各级官僚摊派给百姓极重负税呐喊,也不会为失了生计的百姓寻求出路,有的只是尽情寻欢作乐,在青楼妓院里作践贫苦百姓的女儿,还自命风流。

    他们的眼中只有畸形的师生之宜,从官场所谓的师生关系获取上位的契机。

    他们的眼中只有小圈子文化,谁要是触碰了他们小圈子的利益,立刻就如眼前像疯狗一样,不分善恶,不分对错的见谁咬谁。

    崇祯皇帝临死前,口称文官人人可杀,真是说到了点子上。

    “对待这些东林邪党,根本无须客气!”

    方原已下了决心,抬出一架准备好的无人机,打开操控器,点击开关按钮。

    景杰稍稍一愣,方原层出不穷的新鲜玩意令他是大为称叹。

    秦展瞠目结舌的瞧着,也看不明白这个像鸟又不是鸟的玩意是什么“头儿,你这是什么?太神奇了!竟然能飞也!”

    双方交战在即,方原也没时间与他详作解释,只是吩咐说,“秦小旗,安排十个人来助我装载喷雾!”

    秦展心知眼前可不是满足好奇心的时候,忙安排在场的十来个锦衣卫留下配合方原的无人机行动。

    “景校尉,你带二十个锦衣卫去守卫大门。”

    方原交代了任务,担心锦衣卫又会避战,还不忘补充一句,“这也是打仗,若是令一个人进入桃花园,凡护卫大门的锦衣卫,全以军法处置!”

    景杰越众而出,在方原身前拱手说,“景杰领命!定当死守大门!”

    方原对敢于自告奋勇担重任的景杰甚是满意,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肩膀,凑近他耳边说,“景校尉,大门就拜托了!切不可对这些江南文人大肆杀伤,否则局面更难控制。”

    景杰心领神会,二话不说,点了二十个锦衣卫前去护卫大门。

    方原眼角余光扫过,却见有五个被选中的锦衣卫并不动身,低了目光站着,以沉默、软对抗来抗拒方原这次的军令。

    景杰叫不动这几人,便领着十余人去了。

    方原双眼精光一闪而过,也没空与这些临战怯战的锦衣卫计较,目光再次落在遥控仪上。

    一架满载着催泪辣椒喷雾的无人机在秦展,还有十个锦衣卫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缓缓升空,飞向了桃花园外聚众闹事的文人。

    无人机攻击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