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四章 恬不知耻

    方原不顾花容一沉的柳如是,转身而去,正要回包房,却见到护卫田弘遇的一个锦衣卫急匆匆的迎了上来,“田国丈令总旗取四千两金子去包房。”

    “四千两金子?”

    方原闻之一惊,继而眉头大皱,买一个名妓怎么能花这么多金子?简直是荒唐!

    但田弘遇终归是田贵妃之父,大明的国丈,方原再恼怒也不能违逆他的安排,指挥四个锦衣卫去抬了一箱金子来,送进了田弘遇、钱谦益所在的包房。

    方原一进包房便见到一群至少十来个儒服装束的文人坐满了雅致的小包房,正中位上的是田弘遇和一个苍髯皓首,看着还有几分精神抖擞的老者。

    老者身边坐着的是之前聊过几句的柳如是,不用说,这个老者就是东林党的领袖,虞山诗派的创始人钱谦益了。

    田弘遇见方原抬着金子进来了,起身大笑说,“方总旗,来,来,坐下与我们一同饮酒,我与你介绍介绍江南的文人雅士。”

    “这位是钱夫人,钱翁明媒正娶的妻子。”

    “这位是瞿式耜,钱翁最得意的弟子。”

    “这位是钱龙惕,钱翁的族侄。”

    方原不冷不热的和这帮人打过招呼,便打开装满金锭的箱子,“田国丈,四千两金子全在这里。”

    一众虞山诗派的文人见了金子,也将什么清高,什么气节抛在了脑后,双眼放出精光,连钱谦益微眯着的双眼也是微微睁开,“田国丈,你,这是想折煞老夫?”

    田弘遇满脸堆笑的说,“四千两金子,区区心意,不足挂齿,万望钱翁做个中,令桃花园卖了陈沅,我回京也对陛下有个交代。”

    钱谦益受他的恭维,捻着长长的胡须,得意的笑了笑,“钱某人在苏州府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再大的面子,也是有的。只是这金子,我是饱读圣贤书的,成日只与书为伴,要来何用?”

    田弘遇见他执意不收钱,正在左右为难,钱谦益慢悠悠的起身,前去入厕。

    钱谦益一走,钱龙惕知机的凑近了田弘遇,“既然田国丈千里迢迢来了江南,总不能令你扫兴而回,金子,咳,咳,我先收下了。”

    他先令仆从将一箱金子抬到了身后,又趾高气昂的指着边上服侍的侍女说,“去将徐园主给我叫来。”

    侍女恭敬的说,“徐园主今夜没在桃花园,留在苏州城了。”

    钱龙惕双眼一瞪,在田弘遇面前摆足了架子,冲着侍女厉声呵斥说,“一个时辰内,我要见到徐园主,快去叫人来!”

    侍女不敢得罪这个在江南名气响当当的贵人,急慌慌的奔出了包房,前去寻人。

    钱谦益回了座位,眼角余光瞥过了身后的一箱金子,视如不见的坐了。

    钱氏叔侄的演戏,方原是看在眼里,冷笑不止。

    两人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尤其是钱谦益这个乾隆钦点的贰臣,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你钱谦益不贪钱,两袖清风,泡名妓,建红豆山庄,修绛云楼的钱是哪儿来的?

    众人饮酒过了一巡,个个是红光满面,不知不觉间也高谈阔论起来,有吟诗作对的,有谈论风雅的,还有几个丑态毕露的讨论着嫖经《青楼韵语》里的床榻技巧。

    方原神情淡漠的自斟自饮,偶尔应付一下前来敬酒的人,完全置身事外,冷静观察着众人的酒后百态,真正超然众人醉态之外的,只有柳如是一女。

    两人目光偶尔一对视,方原想着她虽是出身青楼,但毕竟是个气节的女子,之前也太过失礼,便礼节性的隔远敬了她一杯,算是致歉。

    钱谦益的族侄钱龙惕敬过了田弘遇一杯酒,拉着他胳膊大笑着说,“田国丈,听闻朝廷一个月前在关外终于战败了?哈哈哈哈!”

    松锦大战是明末与后金最重要的一次会战,此战之后,明朝是大势已去,只能坐等灭亡,钱龙惕事不关己也就罢了,竟然还一副听闻败战幸灾乐祸的样儿,方原听了是怒火陡生,面色也是阴了下来。

    田弘遇赔着笑说,“是,是,蓟辽总督洪承畴已战死殉国,只有吴三桂还残存了不到五万的关宁军。”

    对行军打仗还有几分兴趣的瞿式耜借着酒劲便说,“洪承畴懂什么打仗?若换做是我来当这个蓟辽总督,这么好的战机,分出十万人布置成十个万人队,给皇太极来个十面埋伏,全歼之;再派出五万骑兵直捣后金老巢,一战定辽东!”

    “好!瞿先生好豪气!”

    众文人拍马屁似的爆出震耳欲聋的鼓掌声、叫好声。

    只有方原面带冷笑,鄙夷的瞧着这个只知背后空谈,上了战场保证吓得屁滚尿流的文人,暗想,“洪承畴乃是大明的支柱,他不会打仗,你会打仗?无知者无畏!”

    钱龙惕又凑过去拍叔伯钱谦益的马屁,“我说就是崇祯他昏庸无能,若是有钱老主持朝政大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流寇算什么?后金又算什么?一年就能荡平流寇,两年就能收复辽土!”

    方原暗自冷笑,这个马屁拍得也太过火了,当心拍在钱谦益的马腿上。

    哪知钱谦益非但不觉得惭愧,还摇了摇手,大笑说,“两年定是不够的,至少也要五年吧!哈哈!”

    钱龙惕忙说,“当年的袁崇焕口称平辽也要五年,叔伯定是比袁崇焕要高明不少,何须五年?”

    酒已过两巡,钱谦益酒意有些上头,说话的声儿也响了不少,“陛下刚愎自用,不识忠良,田国丈,我们如今虽不食君禄,也担君之忧啊!京城还能撑多久呢?”

    田弘遇全无半点国戚的样儿,冲着钱谦益恭恭敬敬的请教,“京城已岌岌可危,还请钱翁指点明路。”

    钱谦益大笑说,“北京的朝廷那是气数已尽,亡了就亡了吧!在南京再建一个不就成了?”

    “是,是,钱翁说的是。”

    田弘遇对这帮人的狂悖之言恍若不闻,反而一个劲的陪笑不止。

    钱龙惕举起酒杯说,“来,来,来,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大明亡不亡?”

    众人齐声叫好,又开始相互敬酒,一醉方休。

    身处其中的方原才切身体会到,什么是文人误国,什么是空谈丧邦,军政大事交到这帮东林党的手中,不败亡才是奇了怪了。

    他几乎想将手中的酒杯砸在这几人的脸上,但碍于这些人的名气,只能强忍了怒气,重重的将酒杯砸在桌上,发泄着不满。

    柳如是端着酒杯,盈盈的走到方原身前,向他敬酒,“那些都是酒后胡话,令方统领见笑了!”

    方原也端着酒杯斟满酒,站起身与她饮了一杯,突然咧嘴一笑,“我今日才知什么是恬不知耻,钱夫人的眼光真是独到,偏偏选中了这么个奇葩,哈!”

    柳如是愕然瞧着他,脸色掠过一丝怒色,“你说什么?”

    方原对她的怒色视如不见,坐回椅子上,不紧不慢的说,“酒后胡话,令钱夫人见笑啦!”

    两人相互敬酒、说话也太过显眼,再加上方原并未刻意压低声儿,边上的钱龙惕听得是清清楚楚,脸色微微一沉,正要发作。

    “嘎吱”

    包房门被大力的推开,桃花园的园主徐华已气喘吁吁的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