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 苏州桃花坞

    苏州府

    桃花坞

    苏州桃花坞自南宋始建梅园、章园之后,便是富商、权贵修建府邸、园林的处所,坞内桃花河曲水流觞,河北园林邸宅,冠绝一时;豪宅民居,鳞次栉比,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

    坞内遍布二十余个青楼,处处花枝招展,时时莺歌燕舞,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在桃花坞诸多青楼之中,人气最为最鼎盛、名气最大的青楼是建在桃花河北角的桃花园,集洗浴、谈诗、**一条龙,在桃花园后院,还可饱览桃花河的美景。

    桃花园之所以能在桃花坞脱颖而出,成为最大、最火热的青楼,只因为一个女人,就是苏州名妓陈沅,小字圆圆。

    陈沅年方二十有余,色艺双绝,明艳出众,冠绝江左,艳名远播。寻常的文人、富商想要见一面就需十两银子;若想吟诗行酒,少了一百两,提都不用提;就是摆了一百两在她眼前,也要她瞧得上眼才成。

    方原一行三十个锦衣卫骑着高头大马进了桃花坞的大街,护送着随行的三驾马车,马车里坐的是国丈爷田弘遇,还有在南京采购的顾寿等数名名妓,和十个千娇百媚的少女。

    方原和锦衣卫为了隐藏身份,全都着了便装。

    田弘遇还未下马车,便有一个浓妆艳抹,满脸堆笑的老鸨迎了上来,“哎哟,恕老身眼拙,这是哪家的贵客上门了?”

    一个仆从跪在马车之下,田弘遇踩着仆从的背下了马车,拿足皇亲国戚的架子,“我们是京城来的富商,在京城新开了间青楼,到苏州府是来买几个青楼名妓去妆点妆点门面。”

    老鸨见他是举止气度不凡,忙咯咯媚笑说,“原来是京城来的老爷,你可真找对地方,我们桃花园几百个千娇百媚的女子随你们挑。”

    田弘遇令两个随行的仆从端上了一箱银锭,足足有五百两之多,摆在了老鸨面前,“我们要二十个房间,住十日。”

    老鸨见大生意上了门,忙令园里的仆人收下了银锭,满脸堆欢的将众人迎进了桃花园,各自安排了房间。

    进了桃花园,由老鸨在前方引路,田弘遇、方原并肩走在园里的林荫小道上,身后跟着锦衣卫、买来的名妓,还有抬箱子的仆从。

    田弘遇侧过头冲着方原说,“方总旗,一路上辛苦了,我也不亏着众军士,这些日子在桃花园的一切开销,尽由我支付,你们只管玩得尽兴便是。”

    方原一愣,想起了曹化淳的嘱咐,若与国戚田弘遇走得过近,会得罪周皇后。再则田弘遇说得好听是由他支付,其实全程的开销全是由皇宫的内库支出,他这么轻而易举的挥一挥手,至少千两的银子就被挥霍了,典型的用公款来收买人心。

    田弘遇这么一开口,身后随行,以秦展为首的十来个锦衣卫是面露喜色,公款吃喝,还能**,那是相当的惬意。

    方原却是不冷不热的回应,“我们此行是护卫国丈爷,还有钱财的安全,职责所在,有个栖身之所就行,尽兴就不必了。”

    他当面就回绝了田弘遇的好意,不止田弘遇愣在当场,连二人身后的锦衣卫都是面面相觑,露出失落的神色,但因对方原果断击杀后金鞑子的敬畏,却不敢表露丝毫的不满。

    田弘遇尴尬的笑了笑,“方总旗尽忠职守,难得,真是难得,待我回了京城,一定向陛下告知你的忠心。”

    方原回了备好的房间,打开房间的木窗,木窗之外就是桃花河一隅,迎面而来的河风还带着花香,沁人心脾。

    夜色将临,隔着桃花河望去,整个桃花园已是华灯初上,灯火通明,隐约传来仙乐飘飘,还有文人的喝彩声,**的莺声燕语。

    他想起大明朝即将到来的亡国灾难,又见田弘遇肆意挥霍着为数不多的皇银,还有仅余的刚正之气,在怒其不争的同时,更生出深深的无能为力,忍不住的低吟,“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

    秦展不知什么时候窜进了屋子,听他正在吟诗,便说,“头儿,又在忧国忧民了?”

    方原见他进了,回到桌子前,又问,“老四,田国丈买那些女子,花了多少钱?”

    秦展忙低声说,“我已逐一核实了这些女子的卖身契,一共三千金,合银一万五千两。”

    一、两万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花了,这已是方原五十年的收入,大明再大的家当也经不起这么败啊!

    连日赶路,方原神色间已甚是疲惫,秦展知机的继续讨好,“头儿,要不找个女子来侍奉你入寝,我们自掏腰包便是。”

    明代的女子,既是原生态未整容的,再加上化妆技术也远不如现代,美女的整体水准还是不如穿越前的,至少田弘遇买来的那个名妓顾寿,就不是方原的那口菜。

    这些**琴棋书画的造诣或许更胜一筹,但方原对这些文人墨客的玩意是一窍不通,兴趣索然。

    方原现在是既没那个念头,也没那个兴致,便摇了摇头,“不必了,你们去玩吧!”

    ————————————————————————————

    方原、田弘遇一行人在桃花坞连住了八日,却连苏州名妓陈沅的面也没见到。

    据桃花园的园主徐华说,陈沅是去了南京招待贵人。

    田弘遇不止一次向桃花园园主徐华提出要购买名妓陈沅回京城,出价也到了一千金的高价,桃花园主徐华仍是嫌少,拒绝放走陈沅。

    桃花园不放人,这桩买卖僵持了八日,仍是全无进展。

    田弘遇对陈沅是志在必得,迫于无奈,只能采取曲线救国的法子,邀请曾经的东林党领袖,被贬官后隐居在苏州府虞山的钱谦益前来当中间人,继续说和这门皮肉买卖。

    田弘遇为了款待钱谦益这个东林领袖,在桃花园包了三个大包房,美酒佳肴摆满了整整五大桌子。

    大堂里是人声鼎沸,十名歌姬翩翩起舞,舞姿清绮曼妙,观者喝彩如云。

    二楼的贵宾包房,天字号包房里坐了田弘遇、钱谦益,还有虞山诗派的代表人物瞿式耜、钱龙惕等人;左侧包房里安排了一些钱门的门生,还些江南的名士、文人;右侧的大包房里,则是方原率领的三十个锦衣卫。

    以方原的身份本该在天字号包房里陪同,但他对这些在国难当头还寄情江南山水的什么诗派全然不感兴趣,甚至还有些厌恶,便指派十个锦衣卫护卫田弘遇,自己留在锦衣卫所在的包房,和秦展,还有一众锦衣卫兄弟喝酒吃肉,也比和那些文人打交道来得痛快。

    景杰生就一副军人的孤僻性子,不善于应付这种宴席,便留在了房间休息。

    众人酒过两巡,正在谈笑风生,说着怎么零伤亡歼灭五十个后金鞑子的大胜仗,却见一个浓妆艳抹,尖嘴猴腮的老婆子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