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 聚歼

    歼灭战开始了!

    方原、秦展借着夜色的掩护,分头行动,埋伏在驿站前后门外的草丛里。

    六个锦衣卫分成两两一组,成三段击的阵型,齐齐端起火铳,最前排的两队将夜视仪架在火铳上,瞄准了门口,只要有后金鞑子逃出,便立刻点杀。

    负责突袭任务的景杰先是率着八个锦衣卫,抬了事先备好的草垛,偷偷的靠近后金兵设下的两个探哨,在夜色无光中,探哨也没见到危机已降临到头上。

    景杰再分出六人,借着草垛,翻上驿站的土墙,瞄准了院子里正在**女子的十来个后金兵。

    “呯呯呯呯!”

    随着景杰的一声令下,四声火铳的枪声响彻夜空,顷刻间就解决了两个探哨。

    与此同时,土墙上的锦衣卫朝着院子里落单的后金兵疯狂的射击。

    枪声、后金兵的大喝声,女子的惊叫声交织在一起,人人抱头鼠窜,院子里已乱成了一团糟。

    锦衣卫一轮齐射之后,当场击毙后金兵八、九个,但也引起了后金兵的警觉。

    后金兵不愧是天下第一劲旅,仓促被偷袭之下,仍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稳定住阵脚,开始大喊大叫着抽出马刀,还有弓箭。

    这些后金兵常年与明军交战,一听枪声响起便知是遭到明军火铳的袭击。按照往常对付火铳的法子就是夜战,火铳发射之时会产生火光,只需要躲在掩体之后,将箭矢朝着火光亮起的地方射箭,便能轻松击杀前来偷袭的明军。

    正如景杰之前所料,无需明军动手,后金兵已纷纷开始行动,扑灭了院子里的篝火,还有十余个火把,顷刻间,院子里再次恢复了黑压压的一片,只余下几个女子还在黑夜里惊恐的尖叫,在夜空里更显凄凉。

    后金兵以往对付明军百试不爽的战法,今次却失效了,夜战,更有利于佩戴了夜视仪的锦衣卫。

    景杰令锦衣卫躲在防备弓箭的草垛后,以夜视仪观察后金兵的动向,发现一个,便数枪齐发点杀一个。

    射击之后,锦衣卫便躲在草垛后防备后金兵的弓箭袭击,趁着机会利用夜视仪填充火铳的火药,准备下一轮的齐射。后金兵的弓箭反击,尽数射进草垛里,对锦衣卫全无威胁。

    半个时辰过去,几次交锋下来,后金兵在黑夜里无异于是瞎子打明眼人,只能被动挨打,锦衣卫已定点点杀了二十余个后金兵。

    后金兵的战损已超过了大半,军心斗志全无,几个后金将领一合计,今日的情景实在太过诡异,已超出了他们对明军战力的认知,这么耗下去必然会被偷袭的明军给全歼在驿站之内。

    两、三个后金将领决定趁着黑夜,扔下抢劫来的金银珠宝,还有青壮男女,开始向驿站的前后门突围。

    他们的突围计划就是以后金兵士作为掩护,趁乱逃走。

    十余个当突围炮灰的后金兵刚一冲出驿站大门,便被埋伏在大门外的锦衣卫给射杀了。

    前后门全有埋伏,已将驿站内的后金兵彻底包围。

    后金将领顿时傻了眼,心生毒计,唯一能突围的法子,或许只有,以抢劫来的女子作掩护,只要能出了驿站大门,便能逃之夭夭。

    几个后金将领率领仅存的八、九个后金兵点亮了火把,押着十余个女子围成一圈,后金人,还有马匹全躲在女子围城的圈子之中,俯低身子,以免被明军火器攻击。

    景杰见了这情景,不敢下令锦衣卫射击,令土墙后的锦衣卫赶去前门与方原汇合。

    后金人已撤退到驿站门外,因对方有二十个人质在手,方原也是束手无策,明军的火铳射击精度非常低,比不上现代的狙击枪,火铳若射击,首先便会击杀作为掩护的这些女子。

    景杰做不了主,只能询问方原的指示,“方总旗,射不射杀?”

    方原稍作犹豫,便放弃了连同后金兵和这些女子一起射杀的想法,挥了挥手说,“他们还剩四、五匹马,逃不了多远,等这些女子平安后,再行追击。”

    后金将领见明军果是投鼠忌器,知道这招有效,再生悍勇之气,喝令后金兵夹杂在女子里,驱赶着女子齐齐冲向锦衣卫。

    几个后金兵不要命似的,大喊大叫着方原听不懂的话儿,挥着精铁腰刀杀向了方原所在之处的锦衣卫。

    若被这群正在作困兽之斗的后金鞑子冲到眼前,锦衣卫的伤亡会以倍增。

    方原当机立断的令锦衣卫齐齐举枪对准奔近的诸人,以汉语大喝,“不想死的全给我蹲下!再靠近一步,格杀勿论!”

    几个汉人女子听了他的喊话,吓得纷纷蹲地,不再逃窜。

    后金兵却听不懂他在喊什么,稍稍一愣,正要挥刀去砍杀那些违令不愿前进的女子。

    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这几个还站着的后金兵成了火铳的活靶子,还未回过神来已被打成了筛子。

    余下的后金将领见冲锋的部下已被全歼,趁着锦衣卫填充火药的机会,翻身上马逃之夭夭了。

    罪魁祸首逃了,方原忙喝令锦衣卫再次朝着后金将领逃窜的方向齐射,黑夜中再次响起密集的枪响,逃在最后的两个后金将领落马而亡,仅存了一人快马加鞭消失在夜幕之中。

    方原见追之不及,只能下令收兵,返回驿站休整。

    一行人等到了天明,便开始清点这一战的伤亡,还有战利品。

    五十余个后金兵除了逃走的一人,余下的全被射杀,射伤。方原下令锦衣卫将受伤的后金兵尽数砍杀,一个不留,尸体全扔到了驿站外的树林。

    后金兵的精铁腰刀、弓箭、盔甲尽数缴获,用作军需。

    救回的青壮民夫有二十三人,年轻女子有二十五人;缴获后金兵劫掠的金子八百两,银子三千两,珠宝玉器三十余件。

    方原召集秦展、景杰,还有昨夜所有参战的锦衣卫,开始论功行赏,分配战利品。

    借支田弘遇的三百两金子肯定是要还上的,在淘宝系统用金子支付要划算得多,余下的五百两金子,就全归方原了。

    三千两银子,校尉景杰立了突袭的首功,分了五百两;极力主战的秦展立了次功,分三百两;余下的锦衣卫,每人分一百两。

    至于缴获的珠宝玉器,方原也不好这口,拿着也用处不大,就作为战利品交给田弘遇。

    每个锦衣卫都拿到了数额不菲的银子,众人是群情振奋,士气高涨,对方原的秉公行赏是心服口服。

    秦展和几个锦衣卫偷偷建议,留下几个姿色中上的女子带回京城,却被方原给断然拒绝了!

    军纪,是战斗力的保障,抢劫敌人的金银可以,若连大明的子民也不放过,那与后金人还有什么区别?今日一劫掠,明日老百姓就会用支持流寇造反来回击。

    方原喝退了秦展和几个锦衣卫,将分配过后余下的百余两银子,分给被劫掠而来的民夫、女子,一人分了二两银子,作为归家的路费。

    众民夫、女子是死里逃生,对方原的救命之恩是感恩戴德,齐齐跪在他面前,磕头不止。

    方原扶起了这些被后金人劫掠离乡的男男女女,安抚了几句,令人牵来后金兵留下的几辆牛车交给众人,令他们坐着牛车回乡去了。

    做过了战后的善后事宜,方原令锦衣卫在驿站休整一日,等着田弘遇的归来,便继续前往江南。

    到了第三日,拜见了鲁王朱以派的田弘遇终于回了驿站。

    方原如实的上报了歼灭五十个后金鞑子的战报,并上交了缴获的珠宝、玉器。

    田弘遇听了方原汇报的战绩是双眼一亮,二十个锦衣卫,歼灭了五十个后金兵,还实现了惊人的零伤亡。虽然歼灭后金兵人数不多,但方原已创造了明朝与后金交战史的奇迹,在田弘遇听来几同天方夜谭,若不是亲眼见到五十个后金军的尸体,他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

    田弘遇忍不住对方原是赞扬有加,“方总旗,这一仗歼灭了五百后金鞑子,真是一场了不起的胜仗!”

    五百人?

    方原稍稍一愣,明明是歼灭了五十人,田弘遇开口就加到了五百人,凭空将胜果夸大了十倍。

    他微一错愕,便知田弘遇是起了虚报战功的心思,将歼灭人数夸大十倍,在崇祯面前去捞好处的。

    方原也不是不知变通的性子,田弘遇想炒作这场大胜就由得他去炒作,反正自个儿又不吃亏,战果越辉煌,更能引起崇祯的关注。

    这其实是一笔双赢的交易,功劳,肯定会被田弘遇分走大半,但,一人吃独食,官场的路会越走越窄,只要能博取崇祯的眼球,借机上位,方原是不吝啬将功劳分给田弘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