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 夜视仪

    方原安排了秦展、景杰二人领了所有的的锦衣卫,专职负责填充火铳的火药,还有扎上能抵挡后金弓箭的草垛。

    回到房间的方原则将自个儿关在房间里,做好夜战的准备。

    夜间视物的法子,方原在各类大片,还有电视剧里见识过,便是使用红外夜视仪。

    二战时期,红外夜视仪就已用于美军攻打日本诸岛的战场。日军躲在全无光线的掩体、地道内,与美军周旋。美军投入大量红外夜视仪进入战场,便能轻轻松松的将地道内负隅顽抗的日军逐一点杀。

    方原在搜索框里输入‘夜视仪’,一看价格,专业的夜视仪至少两、三千元一个,山寨的是两、三百左右。

    战场,乃生死之地,一个失误便是一条,甚至数条人命,切不可使用成像技术、分辨率,甚至距离等性能指标都不靠谱的山寨版。

    若二十个锦衣卫以三段击的方式轮流齐射,夜视仪就可以轮番交换使用,不必购买二十个,十个夜视仪也就够用。

    但选择专业的夜视仪,再加上运费也就是三万元一个。十个夜视仪的总价也达到了惊人的三十万元,换算成银子就是三千两。

    方原这次出门是公办外派,只带了些碎银子在身上,眼下是囊中羞涩,莫说三千两银子,就是三百两、三十两银子也是拿不出的,该怎么去找这笔巨额的银子呢?

    他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踱着步,目光终于落在田弘遇携带的几个大箱子上,双眼猛地一亮,这不就是现成的金子?

    这些金子是田弘遇来江南购买美女之用的,除了田弘遇私藏的家产外,还有部分是皇宫内库的皇银。私自使用田弘遇,甚至是皇宫内库的金银肯定会引起这位国丈爷,甚至是崇祯皇帝的不满,闹大了杀头的可能都有。

    但眼下是危急关头,事出从权,方原的打算是先借用田弘遇三千两银子,等击溃后金鞑子,夺回了鞑子抢掠的钱财,再补上空缺便是。

    方原有了这个冒险的想法,再加上天性胆大,当机立断的抽出绣春刀,二话不说,挥刀就将捆绑箱子的麻绳给斩断,打开一个箱子,内里果然密密麻麻的全是金锭,与之前估计的一般无二,田弘遇今次带来江南的,全是金子。

    三千两银子,就是三百两金子,方原取出了三个百两重的大金锭,端端摆在桌子上,再将木箱给关了,捆上麻绳恢复原状。

    他将十个夜视仪放进购物车,系统默认的普通快递一般到货时间是半日到一日。夜视仪到货之后,方原要先研究使用法子,还要给这些锦衣卫培训使用法子,时间也太过仓促,事态紧急,不能和系统的快递赌效率,便采取稳妥的法子,选择了【加急快递】。

    “嘟嘟嘟!”

    系统显示,“加急快递,加收运费一百两银子,快递会在三个小时内到货。”

    方原看了看表,现在是PM9:23,三个小时后,也就是明日AM1:00左右,收货之后,先熟悉夜视仪的使用法子,再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还有整整一日的时间培训锦衣卫夜视仪的使用法子,从时间上来说,应该是够了。

    虽然加急快递要收一百两银子的天价,但也只能任由系统宰割。

    方原选择了【加急快递】和【金子支付】,系统收去了他的金子,找回了百余两的银子。

    不愧是加急快递,系统的发货效率真是神速,付款之后十分钟内,系统就已发货,到了AM1:00时,购买的夜视仪就到货了。

    方原拆开了一个夜视仪,照着说明书安装了商家赠送的的电池,打开电源开关。

    因户外虽不能视物,却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无光环境,而是微光环境。在微光环境下,红外夜视仪是可以不使用红外灯作为辅助光源,无须出现之前电视剧里耀眼的红点便能做到在黑暗中完全的隐形。

    方原吹灭了房间里的油灯,再打开房间的木门、木窗,门外已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方原举起新买来的红外透视仪,透过瞄准器朝黑暗中望去,院子里的情景一览无余。

    驿站里的大门、石几、木栏、横梁,远处大树的树枝树叶,甚至树干上停着的几只夜枭的眼眉都清晰可见。

    方原举着夜视仪,在目不视物的黑夜里绕着驿站走了一大圈,全无磕磕碰碰。

    他是玩心大起,来到秦展的房间前,敲了敲门。

    “谁啊!”

    房间里响起了秦展被吵醒睡觉后不耐烦的声儿。

    方原懒得应他,再次敲了敲了门。

    秦展从床上怒而起身,点亮了蜡烛,打开木门,往门外望去,却不见人影。

    躲在门侧的方原使绣春刀的刀背将他手中的蜡烛给打掉了,火光一灭,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秦展还以为是遇上了偷袭,吓得连忙躲进了房间,连木门也没来得及关上。

    “嘭!”

    刚后退几步的秦展却察觉到后脑勺被人敲了一下,在目不视物的黑暗中还能准确击中自己的后脑,人是绝然做不到的,这,不是偷袭,而是,遇上鬼了!

    秦展这个恐怖的念头一生,顿时惊得丢了三魂七魄,但黑夜中却见不到一点光亮,只能手忙脚乱的去翻找烛台。

    “嘭!”

    他伸向桌子的手腕又被敲了一下,疼得赶紧缩手,凭着回忆中房间的布局,胡乱摸索着走到床前,正要上床,脚踝又被一击而中,他站立不稳,倒在了床上。

    “鬼大爷!饶命啊!我们往日无怨,今日无仇的,你怎么就找上我了?”

    秦展已认定是鬼魂所为,吓得在床上连连求饶。

    “哈哈哈!”

    方原在黑夜中见了他的怂样儿,忍不住大笑起来。

    秦展听出是方原的声儿,但举目望去,却仍是不见一点人影,忙问,“是头儿吗?”

    方原闹腾够了,也充分证明了夜视仪能在夜战中发挥巨大的作用,便点亮了桌子上的蜡烛,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光亮。

    秦展见果然是方原,手上还拿着一个从未见过的长条盒子,瞠目结舌的望着他,“头儿,你能在黑夜中见到我?”

    方原扬了扬手中的红外夜视仪,笑着说,“有了这个,瞧得是一清二楚。”

    秦展吃惊的取过他的红外夜视仪,连连请教使用法子。

    方原手把手的教了他使用法子,秦展学了半个小时,终于学会了,再次关了灯试验,果然透过瞄准器的镜头,能在黑夜里将不远处的方原看得清清楚楚。

    秦展这下是真的大吃一惊,抚摸着手中的夜视仪,像是抚摸着一件旷世奇珍,“头儿,这宝贝是哪儿来的?”

    方原还是找出了老借口,“佛朗机人。”

    秦展是半信半疑,愕然问,“佛朗机人我平日里也见过不少,没见这么厉害啊?!”

    方原被他连连追问,着实难以应对,便故意扮起了脸,对他的话不予作答,将夜视仪交给他熟悉熟悉,练练手。

    这就是作为领导的好处,方原的话秦展必须要回答,而秦展便是有再大的疑心,方原也可以选择不答。

    秦展有了这么个宝贝玩意,顿时将之前的疑心抛诸脑后,欣喜的捧着红外夜视仪,奉若至宝。

    再次回到房间的方原按耐不住的是心下大喜,自言自语的喝了一声彩,“果然管用!”

    有了这种高科技的玩意,再加上黑夜中突如其来的火铳偷袭,只要后金鞑子进入驿站休息,便是必败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