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章 江南之行

    方原称赞了秦展几句,便独自一人急匆匆的从北安门进了紫禁城,在乾清门之侧的偏僻处见到了方正化。

    方正化说话的声儿与曹化淳一样是尖声尖气,“义儿,你这些日子当了总旗之后,可还习惯?”

    方原知道方正化急招自己前来,绝不是简单的问好,一定有话要说,便省去了所有的客套话儿,开门见山的问,“多亏义父提携,义父若有指派,我定当竭尽全力。”

    方正化也不再客套,瞧了瞧四下无人,便压低了声儿,“眼前有个接近贵人,极好升职的机会,我已替你争来了。”

    方原愕然问,“什么差事?”

    方正化蚊语说,“我军松锦大败,陛下已是一连几日未曾好生安睡,偏偏田贵妃又身患重疾,不能侍奉左右。田贵妃之父,国丈爷田弘遇便准备前往江南寻美入宫,替陛下解解闷。”

    明军刚刚在松锦大败,十四万精锐被歼,宁锦防线彻底崩盘,关外国土尽失,只余下吴三桂一支不足五万的孤军守卫着宁远、山海关。

    如今的大明朝已是国难当头,离灭亡还有短短两年时间,田弘遇身为国戚,不知为朝廷之事分忧,竟还有心思挥霍巨资去南方买美女入宫。

    知晓历史进程的方原却知,其实崇祯皇帝本人并无女色这方面的需求,仅仅是田弘遇自作主张,妄图讨好,买来的美女,崇祯是一个也没纳入后宫,尽数给田弘遇退了回去。

    这些退回的美女中就有引得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陈圆圆。

    方原对这种荒唐的行为是又气又恨,不悦说,“田国丈真的摸清了陛下的心思,陛下可曾授意要美人入宫?”

    方原对后宫之事多嘴多舌,生性谨慎的方正化忙捂着他的嘴,急说,“后宫之事岂是你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总旗能插嘴的?这次的差事就是让你率领一个总旗的锦衣卫护送田国丈前往江南购买美人,这是个接近国戚的机会,你可不能办砸了。”

    方原是官微言轻,被安排了这个荒唐的差事,再愤懑却也无可奈何,前去江南总归能长长见识,总比成日在京城四合院、皇宫两点一线的混吃等死来得强,便拱手应了,“是,我定不负所托。”

    方正化拍了拍他的肩说,“田国丈五日后便会出发,你明日就去兵部武库司挑选火器。”

    去一趟江南,有几十个锦衣卫护卫还不够,需要带什么火器?

    方原愕然问,“义父,此去江南沿途不太平?”

    方正化正容说,“山东李青山之乱刚刚平定,山东境内各股小队流寇不在少数,出行前必须要准备充分了。今次的差事若办好了,回京城我便想法子令你升任锦衣卫百户。”

    方原这才知道大明眼下肆虐的流寇绝不止李自成、张献忠等人,各地已是烽火四起,此行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游山玩水,回来就升职加薪,护卫还是有着不小的风险。

    他之前莫说上过战场,就是与人互殴拍板砖,也是数年前的事,想起要面对流寇真刀真枪的袭击,就是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幸亏方正化事先有提点,需要备足火器防身,忙连声应了,与方正化告辞回了四合院。

    方原先去向曹化淳要陪同田弘遇出门的差事,曹化淳告知他田贵妃是崇祯皇帝当信王时就是信王侧妃,极受崇祯宠爱,曾给崇祯生了四个皇子。

    曹化淳还特地嘱咐,田贵妃与周皇后素来不和,眼下田贵妃病重不能服侍君王,田弘遇去江南买美女之举,是打着替崇祯解闷的幌子,前去南方购买美人入宫,充实后宫,其实是为了保住田家的权势、地位,必然会引来周皇后的不满。

    这次差事其实是个烫手山芋,过分的亲近田弘遇,就是得罪了周皇后,所以必须与田弘遇保持一定的距离。

    方原得了曹化淳的提点,已是心中有数,又找来了七嫂,告知她要出门前往江南一行,令七嫂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好生照顾曹化淳的起居。

    夜间,方原躺在床上思索着这次江南之行的差事,他打心眼里是极为唾弃国丈田弘遇这种不靠谱的行为,但既然是方正化的一番栽培,出行之前还是该做些准备。

    之前家里仅余二十两银子,再加上这些日子曹化淳买药还余下了三十余两银子,共计也就不到六十两银子,经费实在有限,只能选择购买最实用的出行用品。

    牙膏牙刷非生活必需品,明朝也有可替代的牙刷、牙粉,那就不用买了;

    水壶、水瓶也有水袋作替代品,非必买品,能省则省;

    方原能想到唯一需要买的,或许就是手表,此去江南路途遥远,没个时间概念,他还真是不习惯。明朝末年也有自西洋传入的自鸣钟,但却没有可以随身携带的手表。

    方原打开了淘宝系统,开始挑选价格合适的手表,正版名牌的手表,以他那点银子是买不起的,只能挑选了一家卖高仿版劳力士手表的商家。

    高仿版劳力士手表,售价488元,使用20元代金卷后,只需要支付468元,运费4680元,合计支付5148元,使用银子支付,需支付51.48两银子,已是方原五个月的法定薪水,也彻底将他的家底给掏空。

    方原咬了咬牙,取出仅有的家底,选择了【银子支付】。

    白光闪过,系统收走他支付的50两银子,算是便宜了他一两银子。

    一个时辰后,商家发货的货物已到,方原开了包裹,取出高仿版的劳力士手表,戴在手腕上还真像那么回事。

    他来回的检查了手表的细节,高仿到和正品也没什么区别,时间也已调整准确,中国不愧是万能的制造业大国,什么产业只要中国一涉足,立马就能做成白菜价。

    更意外的是,商家还服务周到的赠送了一瓶手表清洗液。

    这次购物体验令方原是相当满意,立刻给店家打了个好评,并耐心的附上一大段评语,得了店家返回的20元代金卷。

    方原做好了出行前的准备,脑子里却想到了亲信秦展,直接去了秦展家告知了江南之行的任务。

    秦展一听要去花花世界江南,是喜笑颜开,忙去请教母亲的想法。

    秦母也爽快的放了行,甚至还取出自个儿的嫁妆,一百两银子,交给秦展,要他在江南买一个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的女子回来做妻。

    次日,方原领着秦展,还有麾下三十个锦衣卫前去武库司领取火器。京城的锦衣卫是受过专业特训的特工,不仅能使绣春刀,还能使用明朝的各类小型火器。

    明朝领用火器的手续是相当繁碎,单是领用文书上需要的印章就有皇帝印,内阁印,内阁首辅私印,还有兵部官印,兵部尚书私印,还有武库司的官印,武库司员外郎的私印。

    方正化已和武库司员外郎打过了招呼,方原一行人顺利的进入了武库挑选火器。

    明朝的火器分为火铳和火炮两大类。

    单是火铳就种类繁多,各类火铳就有鸟嘴铳,迅雷铳,三眼铳,拐子铳,五雷神机,抬枪等至少数十种。

    穿越前也只在电视剧里见过军火的方原对这些琳琅满目的火器看得是连连称称叹,若不是满清为了统治汉人的需要,刻意压制火器的发展,哪儿会有中国近代近两百年的国耻?

    他也不知这些火铳的功能,只能虚心的向陪同来领取火器的武库司主事张成德请教。

    张成德根据此次江南之行主要是以骑兵轻装前行为主,推荐了适用骑兵使用的三眼铳,还有单兵步战使用的鸟嘴铳。

    方原和精于火器装备的张成德商议后,决定给每个锦衣卫配备三眼铳两支,鸟嘴铳两支。

    据张成德估算,凭着这些火器,事先填满火药,每个锦衣卫至少能在近兵相博前连发八枪,然后再以三眼铳短兵相接。只要在火铳的一百米射程内,应付五十个敌军已是绰绰有余。若是时间充裕,可以填塞火药的话,寻常的一百人也近不了身。

    “有了如此精良的火器防身,还怕什么流寇?”

    方原悬着的心儿才算稍稍松了口气,万事俱备,只等向江南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