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 何去何从

    乾清宫

    “松锦战败!十四万明军仅余三万关宁军退守宁远城!完了!全完了!”

    “.........”

    崇祯皇帝朱由检手里紧紧捏着兵部呈交的战报,咆哮的声音已响彻乾清宫,大殿下以首辅周延儒为首的群臣则是默不作声,以沉默来应对盛怒之下的崇祯。

    “辽东战局还能否挽回?”

    “..........”

    “若后金趁胜入关,甚至攻打京城,该如何应对?”

    “...........”

    崇祯怒喝着连连追问了一个时辰,却没有一个大臣敢站出来接话,他们的策略就是以沉默应万变,一个个如鸵鸟一样埋着头,整个乾清宫里弥漫着令人难堪的尴尬气氛。

    这场事关大明存亡之战,似乎与这些位居高官,拿着朝廷俸禄的大臣全无关系,而是成了崇祯皇帝一个人的战斗。

    乾清宫殿门口值守的锦衣卫总旗方原,在心里暗暗替这位勤政的崇祯皇帝感到一阵阵的怜悯。

    方原身着虎纹青蓝底子的棉甲,腰间挎着绣春刀,这是锦衣卫百户、总旗的标准装备。

    他入职锦衣卫总旗已有一个月,全靠着秦展耐心的指点,不到半个月他就将锦衣卫的门道摸了个八**九。

    锦衣卫机构分为南北镇抚司。

    南镇抚司负责本卫的法纪、军纪。

    北镇抚司的权力要大上不少,直接对皇帝负责,专理皇帝钦定案件,拥有诏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处决,不必经过司法机构。外出任务也较多,经常出差全国,外出特务皆为钦差。

    北镇抚司一共设五卫,每卫千人,设一个锦衣卫千户;一个千户卫所设十个百户,每个百户统领百人;每个百户设三至五个总旗,每个总旗统领二十至三十个锦衣卫不等。

    他的义父方正化刚入司礼监当了秉笔太监,因方正化膝下无子,对方原这个新收的义子甚是喜欢,将方原当作亲生儿子来培养。

    方正化直接配给了方原这支总旗满员的锦衣卫,三十人,挑选的都是身强力壮的校尉,还配备了最精良的护甲和兵器。

    方原的属下只有两个小旗,一个是刚取代之前的小旗张杭而破格提拔成小旗的秦展,还有一个小旗也是与张杭亲近的。

    方原摸清楚这些人际关系,上任之后就将另一个小旗也撤职了,一是肃清了张杭的同伙,今后办事也少些掣肘;二则空了一个小旗位子出来,也算是给众锦衣卫校尉画了一个饼,谁要是支持他方原的工作,这个小旗之位就是谁的。

    这场松锦战败后的军事会议已开了两个时辰,崇祯也咆哮了两个时辰,却没有得到大臣们任何一点建设性的回应,嘶吼了两个时辰的崇祯已是精疲力尽,只能颓然坐在龙椅上,由掌印太监王承恩搀扶着,下令退朝。

    之前还装聋作哑的朝廷高官们一个个如遇大赦,在乾清宫门口的方原只见到一件件红的、紫的朝服鱼贯而出,溜得比兔子还快,只想远离乾清宫这个是非之地。

    直到朝会结束,今日的崇祯出人意料的既没有下令捉人下诏狱,也没有下令廷杖此战的相关责任人,值守的方原一日的工作也就算圆满完成,可以回家休息了。

    第一个月薪水到手,方原总算是对明朝官员的低俸禄有了清醒的认识。

    锦衣卫总旗虽是正七品官员,名义上的月薪也就大米十石,折合白银七、八两,一年不到百两。前几年镇抚司每年还会下发相应的养廉补助三、四百两,还可以去外地勘责当地官员,捞些油水。

    近几年朝廷的财政赤字已达惊人的数百上千万两,能足额发放锦衣卫名义上的月薪已是崇祯从牙齿缝里抠出来的,其他的相应补助早就取消。再加上天下大乱,各地流寇四起,京城的政令甚至到不了南京,锦衣卫也无法再四下里捞钱,只能守着微薄的薪水过日子。

    方原一直想给曹化淳买一个理疗仪,但一个名牌的理疗仪至少3000元,连同运费就是3.3万元,需要330两银子,如今看来,这个想法暂时属于不切实际的幻想。

    一连一个月,曹化淳自服用了抗结核药物后,肺结核的病情较之前有所好转,咳嗽也减轻了许多。

    方原在淘宝系统里给售卖药物的店家追加了好评的评论,并附带了一大段评语,店家返回了他20元钱的代金卷。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20元的代金卷,能下省2钱银子的商品价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能省200元的系统运费,也就是2两银子,对方原这种跨时空购物者来说,已是一笔可观的节省。

    方原回到四合院,还是隔着木门与曹化淳聊了一会天,便回了自个儿的房间。

    松锦战败的消息果然传来,大明朝已是危在旦夕,未来的在哪儿呢?

    之前的方原只是个平头百姓,无权无势,想也是白想,只能混一天日子算一天。如今他已身为锦衣卫总旗,所谓破巢之下无完卵,若是被李自成打进北京城,大部分官员包括他这个锦衣卫总旗肯定会受到拷打,他是不得不再审视眼前大明的危局,思索未来何去何从。

    穿越到明末,未来的出路无非是扶明,投寇,或是自立。

    投寇是必败无疑,无论满清,还是明廷,还有各地的士绅都会与李自成、张献忠这些流寇为敌,在各方打击之下,覆灭是迟早的事;

    自立,若早穿越几年,或许还有成功的希望,但眼下全国各地已是流寇、军阀遍地,四川的张献忠,河南的李自成已是带甲四、五十万的巨寇,自不必说;

    单是打着大明旗号,却干着割据军阀勾当的各地总督、总兵,就有镇守宁远、山海关的辽东总兵吴三桂,镇守山东的山东总兵刘泽清,长江中游的平贼将军左良玉,东南福建、浙江二省的总镇郑芝龙,还有盘踞在广州、广西的朱氏亲王,个个都是拥兵不下十几二万的军事大佬,从零开始发展想要短期内突围而出,既没有地盘,也没有时间,也是一条绝路。

    唯一可行的选择只有扶明,至少要高举明王朝的大旗,挟天子以令诸侯,与各地流寇、军阀游走周旋,在乱世中博得一线生机。

    如今的方原只是一个锦衣卫总旗,想要最短时间内占居高位,当然不能走寻常路,必须破格提拔。

    该怎么打开突破口呢?

    ‘咚咚咚!’

    方原正思绪如潮,四合院大门传来敲门声,七嫂去开了门,一个浑厚的声儿响起,“头儿,有急事!”

    他不用抬头去看,便知进来的是他的属下锦衣卫小旗秦展,秦展与方原年龄相仿,体态微胖,脑子却是异常的机敏,眼光更是独到,乃是方原最倚重的心腹亲信。

    方原坐起了身子,愕然问,“老四,一惊一乍的,出事了?”

    秦展在家排行老四,这些日子,方原已习惯了直呼他在家的排行。

    秦展忙说,“头儿,你离开之后,司礼监传话有急事要你立刻前去乾清门相见,我这就忙慌慌的给你带信来了。”

    司礼监派人来带话,也就是义父方正化给他下达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