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 淘宝系统

    崇祯十五年

    一月

    京城

    “咳咳咳!”

    金台坊的一个小四合院里传来阵阵的咳嗽声。

    方原的父母是外地来京城做买卖的生意人,靠着点经商的行当攒了点家财,从一个落魄的权贵手中买了这个金台坊三百平米的四合院。

    父母去世后,没了管教的败家子方原不务正业,成日留恋京城的青楼、妓馆,不到两年就将父母留下的几千两银子败光了,家里也颓败成了眼前的惨淡光景,积蓄也就不到五十两银子。

    四合院进门是一个几十平米的院子,正北是方原的寝居,有三间房子,进门是接待的大堂,一间是寝居,一间是书房。

    左侧有三间房子,分别是厨房、茅厕,还有老仆七嫂的房间,七嫂是方原的远方亲戚,父母还在时就照顾方原的生活起居,是个忠心耿耿的仆人。

    右侧有一个套间,方原租给了一个成日咳嗽不止的老者,四合院里的咳嗽声就是这个老者发出的。

    方原穿越来已有三日,穿越前是一个公司的高管,穿越后到了这个败家子身上。

    夜深了,七嫂端着盛满了热水的茶壶,敲了敲门,在门口问,“小少爷,茶水好了。”

    方原开了门,他年约二十岁,身形挺拔,面目清秀,房间里陈设简朴,只有几件老旧的家具,不见丝毫的奢侈。

    七嫂将茶水端在了桌子上,又说,“少爷,你该结门亲事了,这家里没个侍奉的女人,也太冷清了些。”

    方原饮了一口茶水说,“家里也掰不出多少银子,哪个女子愿嫁进来受苦?”

    “少爷这些年若是省着点,早就娶了一门亲事。”

    七嫂叹声说,“我这里还有点棺材本,若少爷真的有心成家,我去找李媒婆物色物色有没有合适的闺女。”

    她肯花自个儿的棺材本来给方原成亲,就是将方原看成了自家的儿子,方原怎么能用她的钱,忙拒绝了她的好意,“七嫂,如今世道不好,闯贼、后金鞑子不知什么时候又打到京城,成亲的事儿还是缓缓吧!”

    七嫂却没有方原这些忧虑,自顾自的说,“朝廷,后金、闯王谁来了不是一样,老百姓的日子还是这么过,听人说开门迎了闯王还不用纳粮。”

    方原稍稍一愣,看来如今的大明朝不止是军政崩盘,连人心也已崩盘。皇城根下,天子脚下尚且如此,若是出了京城,民心堪忧啊!

    “咳咳咳!”

    隔壁的套间里再次传来了老者的咳嗽声,在宁静的夜间犹显响亮。

    七嫂埋怨说,“小少爷,隔壁房间的那人这些日子咳嗽得更凶,怕不是得了肺痨吧!这可是会传染的,要不我们还是不租了吧!”

    穿越者方原知道,所谓的肺痨在现代医学里就是肺结核,确实是一种传染病。

    之前的方原愿意租给这个患病的老者也是因老者出了一个月十两银子的高价房租,方家根本没有收入来源,方原败光了家财后,这半年来就靠着老者每月的十两银子过日子。

    这个老者支付房租相当及时,不仅没有拖欠,甚至还时常提前支付。行踪也异常的诡异,每日都是趁着院子里无人,就出门去买了一大包药材、吃的,回到四合院就钻进房间里,将自个儿关了起来。

    七嫂还见过他几次,方原穿越来后,是一次没见到。

    生活所迫,方原也很是无奈,“七嫂,换一个没痛没病的,谁愿意支付每月十两银子的房租?他除了吃饭、倒粪,也很少出门,就当没那间屋子吧!”

    七嫂一想也是这个理,大不了不进那个屋子,惹不起还躲不起?

    方原嘱咐七嫂早些去休息,送她出了门,便关上了门。

    躺在床上的方原,心思并不在娶亲上,大丈夫能功成名就,何患没有娇妻美妾?

    他思索的要紧事是,未来应该何去何从。

    方原是知晓历史的,明军在松锦已被围困两年,即将在一、两个月内战败,大明彻底丧失最后一支能与满清一战的劲旅,会在两年后亡国!

    明末乱世即将开启!

    身在京城的小百姓方原是首当其冲会被战乱波及的,该怎么避免危机,在这个乱世好好活着呢?

    与方原一同穿越来的,还有一个淘宝系统,简而言之,方原就是这个淘宝系统的宿主。

    这个淘宝系统是连接穿越前淘宝商城的媒介,可以提供任意一款淘宝上现有买卖的商品。但需要支付的是这个时代的金银,只收货真价实的金银,不收铜钱,和发行的宝钞。

    因明代银子的足银量,还有时空穿越的损耗,系统与方原议定的兑换比例是1两银子可以兑换现代钞票100元,1两金子可以兑换1000元。而由系统跨时空快递来的货物,运费是根据商品重量,收取商品原价的10-30倍的运费。

    方原因穿越后手头就甚是拮据,没有本钱,一时也想不到该怎么靠淘宝系统来赚钱。何况在这乱世降临的关头,人命不如狗,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赚了钱也不过是多了头被人宰的肥羊。

    所以方原在穿越后还没在这个淘宝系统里做过一次买卖。

    “咳咳咳!”

    隔壁的套间里再次传来烦人的咳嗽声,之前败家子方原的选择是不搭理这个患病的老者,只要他按月支付钱财便行。

    穿越后的方原却被这个怪异的老者引发了好奇心。

    能出得起十两银子一个月的高价房租,就不是寻常人,为什么不去买个房子自个住着,再找些仆人侍奉,非要窝在自己这个小四合院里躲着呢?

    肺痨,中医只能养,而无法根治的,要治疗肺结核,必须用现代西医抗结核病毒的专用抗生素药品。

    既然这个老者是个有钱人,若能替他治好了这个肺痨,说不定能收他点高价药费,至少下个月的用度便不愁了。

    方原偷偷的开了门,见七嫂房间的灯火已灭了,轻手轻脚的来到老者门前,刚一走近便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儿,看来这个老者还独自在房间里熬药。

    “咚咚咚!”

    方原轻轻的敲了敲门。

    房间里传来老者不耐烦的声儿,“谁?!”

    方原只听到这个声儿尖声尖气,似不是正常男儿的声调,又问,“我是房东方原,老人家,这么夜了,还没睡呢!”

    房间里传来老者怒气冲冲的声音,“我欠你房租了?”

    这老者警惕心十足,实在难以沟通,方原忙解释说,“没,我只是听你咳嗽得很厉害,是不是得了肺痨?”

    老者显然不愿与他多做交流,反问说,“你是想趁机加房租?”

    方原忙说,“老人家,我是有祖传的法子能治好肺痨,你要不要试一试?”

    房间里再次寂静无声,老者显然被他说得有些心动,默然良久终于开口说,“罢了!肺痨是治不好的,只能这么拖着,你是想讹诈我钱财吧!”

    肺痨乃是古代的绝症,老者不信方原也在情理之中,方原知一时难以说服他,便说,“可以先试药,有疗效后再付钱。”

    房间里的老者犹豫了一会,方原的话他是不信的,但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走到门边隔着木门与方原对话,“好,你将药拿来,若真的有效,多少金银都好说。”

    “好!成交!”

    方原三言两语就与老者达成了协议,轻松的吹着口哨,回到屋子里躺了,自言自语的说,“去天猫上看一看,有没有卖抗结核类的药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