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9千4 千面女巫

    堕落岭,在黑暗议会势力范围边缘,从来没有正式接纳过。

    贫瘠地域存在很多灰色贸易,像似黑暗议会表面上禁止对平民当作施法材料,唯有奴隶和死刑犯,但问题何来那么多死刑犯和奴隶,所以了,贫瘠地域奴隶贸易尤其发达。

    其实,堕落岭一直都是卡特斯家族奴隶来源地,巫术祭献不可或缺就是**祭品,而且,更是人类最佳,需求量很大。

    武者位面不是说没有奴隶,那都是逼于无奈卖身给大户人家当家奴,不像奇莫亚思奴隶基本结局很悲惨。

    三天时间长途跋涉,张麟和雪莉终于来到堕落岭。

    贫瘠程度不是乱说,穷山恶水都算不上。

    低矮土坡,全是干裂泥土,更不要说有水流河道,根本不像人能居住之地。

    一片黄土建造房屋,算是一个不大不小镇子,附近有一条河流,从河道地貌来看,固定季节水源十分充足,平时就像小溪流。

    雪莉讲述过,在堕落岭上百公里之外是雪域,每年夏季冰雪融化,水源变得充足。

    小镇中,一队身着铠甲士兵涌出来,他们一样是修炼者,但修炼力量体系,而不是巫术,战力上差巫师太多,铠甲都是巫术加持过,很多巫师就喜欢圈养侍卫来充当门面。

    此类武者,自然不是真气体系,仅能激发气血之力,地级就已经是尽头。

    “你们是什么人?”

    雪莉上前亮出家族徽章,一众士兵立刻恭敬低头行礼。

    卡特斯家族产业很多,专门设计徽章来证明身份,从而方便在产业范围内畅通无阻。

    小镇稍微能入眼建筑,便是镇长挺远,栽有花草,家具装饰都从繁荣之地运来。

    不过,小镇内居民就显然衣衫褴褛,眼神呆滞,好似没有活下来希望。

    其实,他们都是奴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消失死亡,统治者说得好听点是镇长,难听一点就是奴隶主。

    “贾维斯叔叔。”雪莉微笑道。

    “雪莉让你受苦了,在这里就是家,安心住下来。”

    贾维斯一副中年模样,对待雪莉很和蔼和亲,仿佛是长辈在关爱小辈。

    “这位是?”

    贾维斯目光落在张麟身上,看着像伯亚人面貌,多少有点歧视心理。

    其实,伯亚人更接近东南亚人,武者世界普遍是东亚面孔,从肤色上就能准确分辨,但在巫师群体,可不管那么仔细,统一称其伯亚人。

    “他是我的朋友张麟,在途中帮过我。”雪莉解围道。

    “一起进屋坐,我命人准备午餐。”贾维斯没有过多询问。

    张麟表现得沉默寡言,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小镇,觉得是一个很不错的发展起点。

    奴隶数量不少,全都转化成信徒,再建立起军队沿着贫瘠之地壮大信徒势力,稳扎稳打,培养对抗黑暗议会军队,绝对行得通,前提要黑暗议会不来清剿圣神信徒。

    请进屋内,不多时摆上菜肴来款待雪莉到来,贾维斯妻子儿女都一同出席。

    逃亡太长时间,雪莉都难得享受一顿美餐,不由得觉得回家般。

    张麟吃得很少,主要是不符合胃口,稍微动上几口应付一下,而雪莉吃得津津有味,贾维斯一家人很热情询问近况,并且,对卡特斯家族悲惨境遇表示同情。

    “莎娃,替雪莉小姐安排房间,孩子们该学习巫术时间。”贾维斯吩咐道。

    很快餐厅中,仅剩下三人,气氛变得开始不对劲。

    雪莉已经察觉到状况,有点茫然问道:“叔叔,有什么事直说吧。”

    她对贾维斯很信任,雪莉父亲在临终前,嘱咐过她,贾维斯值得信任,可以向其寻求庇护。

    “不要怪我,实在逼不得已。”贾维斯叹声道。

    此刻,雪莉岂能猜不到真相,贾维斯显然是将她出卖了。

    “我的法力!”

    突然,雪莉极度惊恐,发现感知不到法力,沦落成一个普通人。

    根本无需多想,心中已然明白,肯定是中毒了,奇莫亚思有着太多能让巫师暂时失去法力的药物,并不算稀奇。

    不过,在张麟身上没有效果,全因他不是巫师,真气依旧能自由运行。

    “你可真是调皮的小家伙,能躲避骨翼军团追捕,但值得高兴落在我千面女巫手里。”

    这时,门外传来苍老阴森妇人声音,宽大长袍披在佝偻身躯上。

    老得像似干尸一样妇人,嘴里不时发出阴森笑声,像极童话故事中吃人妖怪。

    “剥皮夫人。”

    雪莉颤抖得道出对方名号,千面女巫在骨翼军团中很有名,但不是出于有多强悍,而是特殊癖好,喜欢对人剥皮,再缝在自己身上,尤其年轻漂亮女子。

    虽然,巫师研究巫术,要进行活人实验,可不意味着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

    “多么年轻美丽的皮囊,不要害怕,在剥你皮前一定注入沉睡药剂,保持皮肤最完美程度。”千面女巫接着道:“男人痛苦的惨叫,真是让人陶醉的毒药。”

    “阁下是一位艺术家,世人恐怕没有思想觉悟领会。”张麟从容道。

    “哈哈哈……,你难道不害怕我?”千面女巫似乎发现极其有趣的事情。

    “你还没有令我达到恐惧的程度。”

    张麟发现地图上,出现很多黄点再向此地移动,应该是骨翼军团巫师。

    他是在拖延时间,等待人数到齐释放大招一网打尽。

    此刻,雪莉绷紧神经,千面女巫用粗糙如树皮的手掌在抚摸她脸颊,似乎在欣赏一件珍宝。

    这无疑于是在折磨,任谁要被剥掉全身皮肤,心里想一想就觉得恐惧。

    “大人!”

    两位骨翼军团巫师进来行礼。

    “清理掉此地所有人。”千面女巫命令道。

    “明白。”

    顿时,贾维斯一愣,惊恐哀求道:“大人,你答应过放我全家一条生路的。”

    千面女巫微微冷笑道:“我有说过吗?好像是说过,可能是人老了,有时候说一些胡话,你不要当真。”

    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的本事,张麟都不得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