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79 天阶出面

    “生擒伪君!”

    洪旺毫不示弱,立刻命令属下攻击洪盛。

    侍卫和太监抵挡住敌人进攻,洪盛依旧保持稳如泰山神态,自信完全来自有着护卫军和侍卫保护,坚信洪旺翻不起多大花浪。

    陷入僵局,洪旺不得不亲自动手,她早已是真气五阶,算得上是小高手。

    当然,放在圣城就什么都不是,可在大洪王朝现在年纪,可谓是佼佼者,更何况,洪盛修为不算多高,将其击败应该很容易。

    洪旺一对利剑灌注真气,再则带有光系属性,着实看起来很不凡。

    “杀!”

    洪盛不敢轻视,知道相关圣神事情,判断出对方是一身灵器。

    抽出灵器宝剑,剑锋边缘泛起一寸宽灰色光芒,具有特殊效果。

    “弑神剑。”

    一眼就认出,此灵器乃是大洪王朝君王佩剑,由一块出自鬼蜮特殊矿石锻造而成。

    相传,在锻造弑神剑时,十几位锻造大师因此剑而死,弑神之名,实则抹杀精神,而非具有斩杀神灵威能。

    精神攻击效果,超不出诅咒范畴,洪旺给自身加持一道净化法术,藉此来削弱弑神剑干扰。

    二者交锋动手,洪盛就发现不敌,陷入压制当中,一味在防守,根本抽不出空隙来反击。

    洪盛身为二皇子,修炼资源不缺,能踏入真气境是理所当然,但由于一直在谋划夺取皇位,锻炼武技时间自然而然很少。

    他心中有着深深疑惑,为何洪旺能在短时间变得如此强悍。

    从始至终,洪旺双剑不断进行攻击,剑痕映现出白皙剑芒,高频率连贯剑术进攻,很难锁定破绽。

    在得到一对利剑灵器,洪旺就选择一门双剑术修炼,特点在于高攻速,同等于基本能压制住,除非碰上坦克一类修炼者,其余像似切菜般轻松。

    “住手!”

    一道真气从虚空传来,将两人分隔开。

    洪旺抬头望去,正有一位老者凌空而立,对她投来不满眼神。

    此刻,洪盛得以喘息,看到皇室族老来救援,暗自松一口气。

    “洪旺,不得再无礼,即可命令你的属下投降,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老者不耐烦道。

    “伪君必须退位,我誓死都不会让属下停手。”洪旺坚决道。

    洪盛冷哼一声,道:“死到临头,不知悔改,请族老擒拿逆贼。”

    老者扫视洪盛一眼,便准备生擒洪旺。

    “一大把年纪,何必向小辈动手。”

    忽然,一道身影从虚空走出,带着微笑看向老者。

    “你是何人?”

    “大齐皇室齐隆。”

    老者面色一沉,大齐王朝都干涉其中,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插手我大洪皇室之事,可是犯忌讳,难不成想要两国开战。”老者语气强硬道。

    “洪旺,你勾结邻国,图谋大洪皇位,叛国之罪落实,还有何话可说。”洪盛抓住时机质问道。

    这时,齐隆开口道:“洪旺是我孙侄女,前来保她周全,谁若敢伤她一根汗毛,便让其死无葬身。”

    “大洪王朝,可轮不到你来撒野。”

    老者气势一涌,震慑住皇宫一片区域,由此来表现出强势。

    再则说来,大洪皇室不止一位真元级,对方前来一人,说不定陨落在此,到时候,大齐皇室吃哑巴亏都没理由报复。

    各国间,最忌讳就是外来势力插手本国事务,一旦查出发现,死都是白死。

    “凭你想威胁我。”

    齐隆的天阶气势骤然压制而去,简直巨山压落般。

    正在交战中双方都停止交战,天阶气势压落在身上,导致真气运转都不顺畅。

    老者脸色微微一变,神情有点难以置信,他乃是真元十阶,照理来说,世上再没有武者的气势能让他感觉到危机感,现在心中有极其强烈预感,真要动起手来,可能撑不过一个照面。

    “你是什么修为?”老者沉声问道。

    “真元之上,视为天阶。”齐隆诚然回应。

    “大齐皇室破解武道枷锁,天下格局看来要大变。”

    老者神情变得失落,掌握真元之上奥秘,天都文明圈将迎来重新洗牌,天都皇朝未必能幸免于难,不久将来,极有可能仅剩一个王朝,那就是大齐王朝。

    “我意思很简单,真元级不得出手,我便作壁上观,如若不然,大可让你等见识天阶威能。”齐隆直言道。

    “此言当真?”老者不确定道。

    “决不食言。”

    得到齐隆亲口确认,老者调头就走,一刻都不想多待。

    气势从来没有可能弄虚作假,那是有武者精气神衍化出来本能,什么修为境界,气势特征都是清晰明显。

    人嘛,越老越怕死,老者自然不想死在这里。

    族老一走,洪盛就惊慌不已,最大依仗都弃他而去,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我不甘心!”

    洪盛垂死挣扎,提起弑神剑杀向洪旺。

    现在双方士兵都不在厮杀,观望着二人交手,等待分出胜负。

    各种情绪干扰洪盛判断,武技破绽百出,不出几息时间产生结果。

    一剑斩断洪盛手腕经脉,弑神剑被夺走,依旧不跟罢休。

    洪旺索性挑断脚筋,一点都没有仁慈念头,遥想当初,对方可是派出军队追杀她,若不是命大,可能受尽凌辱而死。

    “将伪君擒下!”

    顿时,两位骑士团成员禁锢住洪盛,不顾其像疯狗般嘶吼。

    高举起弑神剑,洪旺威严道:“从现在起,伪君洪盛废除皇位,明日正统嫡长子洪运回皇都继位,如若再有人反对,视作犯上作乱,一律杀无赦。”

    护卫军、太监、侍卫等人互相来回对视,稍微显得不知所措,莫名其妙新帝就没了。

    “臣,遵旨!”

    太监们是最先行跪礼,他们是皇帝离得最近之人,旧主已逝去已成定局,不赶紧向新主投诚,估计要招来清算。

    紧接着,护卫军和侍卫都行礼,表示遵从旨意。

    废除洪盛事情没结果,洪旺要搞定反对声,再昭告天下,举行登基大典,将事情变得合理,彰显正统合法。

    皇宫发生交战,自然逃不过大臣耳目,如果得知皇帝一夜时间被废除,肯定引起不小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