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78 直袭皇都

    藏身在铁血镇的骑士团成员,暗中观察着情况,时刻向洪旺汇报。

    差不多坐镇在大洪皇都附近另外三支军队都赶来,一部分秘密进入铁血镇,更多士兵部署在镇外,肯定有蹊跷。

    洪旺得到情报,立刻召集成员,决定夜间直袭皇都,同时,联络大齐皇室天阶强者齐隆,关键时刻威慑住大洪皇室真元武者即可,不要求其参战。

    大洪皇都,在夜间依旧是灯火通明,显得十分繁荣。

    其实,洪旺等人没有想到,如此简单就把四支军队引开,导致皇都防御空虚,仅有皇城护卫军,阻挡不住他们生擒洪盛。

    做得想要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很重要一点就不能当场格杀洪盛,而是擒获再定罪,在刑场当众斩首示众,藉此来塑造威严,实在迫不得已情况下,率先执行斩首行动。

    三万护卫军保卫皇宫,编制上没有像五支军队强大,但高于寻常军队。

    而且,分布在皇宫不同方位,很难立刻聚集起来,主要防止敌人从防御薄弱位置入侵皇宫,因而要兼顾四周围。

    毕竟,大洪军队镇守地域太远,赶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说起来,洪盛不将一众兄弟姐妹当回事,主要是洪旺一番话,触动他内心痛处,使得全力以赴扼杀他们。

    皇都中,一间租借下来院落,离得皇宫很近。

    通过传送功能,骑士团集体降临。

    “分配物资,集体行动。”

    现在是发动总攻时机,一口气花掉四万多信仰点购买来诸多道具,每一位成员身上加持十几层状态,提高数个档次战力。

    “今夜关系重大,一旦成功击败伪君,我等便能在大洪王朝安身立命,丰功伟绩将名垂千史,而且,建立圣教分部,我可行使主教职权,给予尔等圣教职位。”洪旺鼓励道。

    他们都知道,此战意义深远,重新建立政权,那么重畅通无阻推广圣神信仰,其中,圣教分部获益最大。

    不止信仰点积累,以及培养高端战力,从而竞争更高排名,兑换天阶法决等,他们肯定是最先享有。

    对于升官发财已经不在乎了,一心效忠圣教获得利益是难以想象。

    神之商铺中有天阶法决,在圣教商铺中一样有天阶法决,最至关重要一点,价格实在太便宜了。

    更何况,从来不缺少聪明人,洪旺击败大洪皇帝,由洪运登基,亦不过是傀儡皇帝而已。

    准备就绪,洪旺命令骑士团直袭皇宫,生擒大洪皇帝。

    人数实在太少,再依照分兵偷袭,如此一来,很有可能让对方逐一击破,不如直接集中力量长驱直入皇宫。

    皇宫天合门。

    守夜护卫军纵队来回巡逻,显得很冷清。

    皇宫重地,自然是远离闹市区,免得闲杂人等前来冒犯皇威。

    突然间,骑士团从石桥杀进来,一个个行动矫捷,兵器在月光照射下泛着寒芒。

    身上皆有增益法术环绕映射光辉,像似一群天兵天将来袭。

    “敌袭!敌袭!敌袭!”

    一时间,护卫军展开迎击,组成军事战阵。

    一眨眼功夫,双方厮杀在一起。

    不过,骑士团极其强势,冲锋在前成员有着增益状态,战力基本是无限接近灵窍武者。

    没能坚持数秒,护卫军战阵撕裂崩溃,根本没能阻止敌人进攻。

    “放信号!”

    夜空升起一团团璀璨烟花,通知各方位护卫军前来支援。

    通讯手段缺乏,烟火在夜间最实用,相隔很远位置都能看得到清楚。

    此刻,洪盛正准备睡下,烟花声引起他凝重。

    “禀报陛下,有军队进攻皇宫。”一位老太监着急忙慌赶来护驾。

    随同而来一众带刀侍卫,专职来保护皇帝。

    “替朕准备甲胄。”洪盛沉声道。

    他一点都不担心自身安危,皇室之中真元级武者就居住在皇宫,到时候,肯定出面击退来敌。

    “请陛下三思,万一圣体有闪失,臣等难辞其咎。”侍卫统领劝阻道。

    “无需多虑,一群上不得台面小人物而已,今夜就让他们有来无回。”洪盛说得很霸气。

    太监和侍卫把心都提到嗓子眼,洪盛从来说一不二的性格,他们自然很清楚,不由得祈祷千万别出岔子,否则小命不保。

    外界打得热火朝天,洪盛在太监宫女簇拥下,有条不紊穿上定制战衣,满意得照一照铜镜,觉得非常神武。

    与此同时,洪盛派人去请皇室真元武者来坐镇,他要生擒对方,再定罪问斩。

    没过多长时间,骑士团已攻入天威殿附近。

    大洪皇宫有五圈建筑,一圈套一圈,中心是皇帝寝宫,向外一圈建筑是皇后宾妃院落,第三圈是祭祀天地祖先建筑,第四圈是朝堂和御书房等建筑,第五圈便是给侍卫和护卫军休息建筑。

    现在杀到第三圈,离得皇帝寝宫很接近。

    这时,洪旺在担心洪盛害怕生命安危躲起来了,偌大皇宫寻找起来可就十分麻烦,拖延太久真要陷入苦战,不得不临战时开启传送逃离。

    事实证明,她有点想多了。

    在一群侍卫太监簇拥中,洪盛赶来交战现场,气定神闲,眼神不断寻找皇子皇女踪迹。

    “伪君,终于舍得出来了。”洪旺说道。

    “原来是三妹,其余人都没来吗?”洪盛略显得失落,心中想着一网打尽,免得夜长梦多。

    “讨伐你,我一人足矣。”洪旺强势道。

    洪盛微微冷笑,轻蔑道:“讨伐朕,当真可笑,犯上作乱,说得挺冠冕堂皇。”

    “大洪王朝是嫡长子洪运,而不是你洪盛,谋夺皇位不惜手足相残,迫害忠良,实属我大洪之悲哀,天下百姓之灾难,立刻醒悟,我必定请求洪运从宽处理。”洪旺义正言辞道。

    “放你娘的狗屁,正不正统轮不到你个女流之辈来评判。”

    洪盛忍不住爆粗口,被人揪着一点反复提起,着实点燃怒火,当即下令,要求护卫军对敌人赶尽杀绝,不留活口,尤其活捉洪旺凌迟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