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77 正统之争

    骑士团在正门仅仅安排二十来人弓箭手,主要是吸引注意力,大部队分散从四周围翻墙而入,准备杀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次,骑士团采取集体行动,而不是像昨夜肆无忌惮追杀,全因情况不同了。

    铁血军是仓促应战,本身处在劣势,铁蹄军可就不一样,专门在等着他们。

    分成五支部队,四面合击,形成包围之势,不给铁蹄军有应变余地。

    洪旺可没有夸张想着要歼灭铁蹄军,只要能击败对方就撤退。

    若有铁蹄军有铁血军一样下场就不现实了,除非有三倍兵力支撑,否则久战不退,骑士团可能陷入苦战。

    洪旺家底不厚,可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此战选择速战速决,见好就收,绝不恋战。

    “发起进攻。”

    五支队伍同一时间到达指定位置,毫不犹豫就发出命令。

    此时,城中各营士兵等待统领命令,突然之间涌出未知军队,一见面就发起猛攻。

    近战等在前面,刺客游走猎杀,法师施展法术范围杀伤,弓手远程支援,保护牧师团体,确保整个团队作战续航。

    厮杀声,立刻引起午候注意,放眼望去,士兵营地冒出火光。

    “大事不妙,副将!”

    “末将在。”

    “坐镇城墙,不得放任一个敌人进城。”

    “领命!”

    话音一落,午候凌空而起,施展轻功赶往军营位置。

    一来到战场,局势不容乐观,铁蹄军虽未溃败,但陷入劣势,伤亡一直在增长,反观对方气势汹涌,人数虽少,可可有奇异能力保持优势压制己方。

    “尔等何人,胆敢大洪王朝国土。”午候喝问道。

    “我是谁,午将军认不出了。”

    洪旺在一行人护卫中对视午候,即便对方是灵窍武者,依然心中无惧。

    “三皇女洪旺,公然袭击大洪王朝军队,你是想要谋反不成。”午候怒道。

    其实,洪旺谋不谋反,午候是管不着,毕竟人家家事,他一个臣子没必要多嘴,可问题打得是他铁蹄军,严格意义来讲,没有铁蹄军,午候戎马生涯就到头了。

    “哼,可笑至极,我只不过是讨伐伪君而已,尔等才是密谋造反的罪臣,立刻投降归顺,便可既往不咎,要不然他日正统君主登基,一律清算,株连九族。”洪旺义正言辞道。

    说得大义凛然,洪旺可是专门同一众兄弟姐妹商议过的台词,全是抨击洪盛名不正言不顺。

    “荒谬,大洪皇帝举行登基大典,正统继位,乃是天经地义,你不过是妖言惑众,休得迷惑铁蹄军心,我等誓死保卫陛下。”午候坚定道。

    “放肆,乱臣贼子,死到临头依旧不知悔改,伪君面前跪求了,膝盖生根了,无药可救。”洪旺转而向铁蹄军士兵高声道:“大洪王朝正统,历来嫡长子继承,洪盛名不正言不顺,导致手足相残,牵连无辜,暴行累累馨竹难书,选择投降赦免无知之罪,如若不然,来日连坐家人。”

    此话一出,杀伤力可就不一样了,很多士兵就是吃皇粮,真要改朝换代来临,清算起来,铁蹄军除名不说,他们全都锒铛入狱,更是连坐一家老小,可谓是断子绝孙之灾。

    “休要听信谗言,现在国泰民安,此等余孽试图祸乱大洪,我等是在保家卫国,谁要敢投降,军法处置。”

    午候立刻稳定军心,他是不相信一群无依无靠皇子皇女能推翻当朝,要是放任士兵投降,那真成叛国罪,届时降罪下来,人头不保。

    一军统领最忌讳之事,莫过于手下士兵投降叛逃,显得领导能力太无能,那一位皇帝能容忍将军带兵出现逃兵,能保住官位都是万事大吉。

    “你想谋朝篡位,自己当皇帝,假借名义,居心不良,今日要缉拿你带到陛下面前审判。”午候出言反击。

    洪旺微微一笑,说道:“我替皇兄洪运出征,而且,永远只承认嫡长子继位。”

    午候想要生擒洪旺,但一众护卫将他包围纠缠住,根本靠近不得对方。

    一刻钟厮杀,铁蹄军付出三千多名士兵生命,骑士团开始掩护撤退,战果已经非常不错,没必要再一直纠缠,而且道具增益时间快要结束。

    铁蹄军象征性追击,但不敢深追紧逼,从始至终未取得上风,心中很疑惑对方为何要撤走,搞不清楚其中隐情。

    等到骑士团翻越过城墙,消失在黑夜中,铁蹄军依旧很茫然。

    对方意欲何为值得深思,简直就是来偷袭杀人,然后再溜之大吉,压根就没多大意义。

    午候神情很难看,死亡三千多人,严格来讲是战败,敌人一个都没死,心中不仅在想,要是洪旺兵力再多数倍,亦或者十倍,会不会有可能真能成功推翻洪盛,再联想洪旺说过得话,越细想,越瘆得慌。

    ……

    此次遭袭,洪盛第二天得知情况,

    情报奏折上写得很清楚,进攻之人是洪旺,真就是他的一群兄弟姐妹,着实有一种打脸的感觉。

    “荒谬可笑,一群丧家之犬,何来有资格谈正不正统。”

    洪盛气得将奏折摔在地上,他是很忌讳有人正统问题,一向来大洪王朝嫡长子继位,很少有过次子继位,基本都是嫡长子不幸夭折。

    凭本事夺来皇位洪盛可不管正不正统,质疑之人都命丧黄泉了,皇室族老不管朝事,凭借着手段摆平,照理来说坐得应该安稳了。

    可惜,洪运等人又死灰复燃,不止杀到大洪王朝腹地,更是宣传正统话语,若不重视起来,造成不小麻烦。

    “为什么不好好活着,非要来求死,即便如此,朕成全你们。”洪盛阴沉道。

    一道命令,将另外三军调往铁血镇,埋伏起来,等待再度来袭之时一举消灭,皇子皇女都不要留活口,当场格杀。

    大臣们不敢出言劝阻,整个大洪王朝早已成为洪盛一言堂,听不进任何人建议,雷厉风行势头没过去,处死过不少元老级大臣,心中早已把洪盛定义成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