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76 再袭铁血镇

    圣城百姓一走,小黄人害怕表情消失得一干二净,纷纷取出盗来东西,像似献宝般展现给张麟看。

    张麟气得不行,锅碗瓢盆,内裤内衣,甚至有一捆头发。

    喊来缪珍珍统统收走,再送还给失主。

    “表哥,他们要和我们一起住吗?”缪珍珍好奇道。

    小黄人外形其实挺招人喜欢,但捣乱太让厌烦了。

    “应该住一起,我自由安排。”

    张麟心中有打算,小黄人技能天赋不错,专职给圣城扩建工作,暂时先观察一番,希望不要将建筑造得倒过来。

    召集一众人,全都是管理张麟旗下产业负责人,按照地球称呼是总裁,但在这个世界就是掌柜。

    命令很简单,调集水泥和钢材,圣城西区城墙外运,每天并且派人看守,他们很不理解张麟用意,但没有多问,拿着高额例钱,尽心尽责做事就好。

    西区城外。

    小黄人配备上工具,排成一列,很兴奋得到张麟命令。

    “铁锤,从现在起你就是队长,带领你的小伙伴一起完成伟大工程。”张麟表情慎重道。

    “嘟吧!”

    铁锤很认真行一个军礼,气势昂扬样子,仿佛在表现决心。

    张麟闲来无事,便给小黄人们都去一个名字,像似铁锤铁锹铁铲铁锅铁勺等等,主要容易记住,至于分辨谁是谁,那就有点困难了。

    “拆掉这一堵墙,由你们来建造一个崭新城市。”

    “嘟吧!嘟吧!嘟吧!”

    一瞬间,小黄人们沸腾了,高举着手中工具涌向城墙。

    稀里哗啦一顿乱锤,不多时城墙开裂,一点点塌陷化作废墟。

    小黄人破坏力简直堪称拆迁队,原本要上百人合力拆除的城墙,硬生生在半个小时内完成。

    全都灰头土脸模样,满欢期待来到张麟面前,等待接下来任务。

    “这是建造设计图,你们按照上面来建造城市。”

    张麟取出一张图纸,很详细标注建设规划,原定计划是投入大量人力和时间来进行,现在交给小黄人,应该能让他们安生很长一段时间。

    建造材料是足够,凭借着圣教财力,无需担心消耗不起。

    铁锤获得设计图,面对同伴手舞足蹈欢呼,大家都莫名其妙欢腾,似乎要进行一件非常值得庆祝事情。

    小黄人围在一起认真分析设计图,用着仅有他们听得懂的语言交流。

    很快就商定出工作方案,展开建造工作。

    每天只要有香蕉,对他们来说就是幸福。

    ……

    午夜时分,骑士团再度展开征程,依旧集中火力进攻铁血镇。

    上一夜,铁血军损失殆尽,铁蹄军前来坐镇,整个铁血镇都进入紧张气氛。

    已经实行宵禁,本来晚上热闹几条街道都熄灯瞎火,不敢再做生意。

    城墙上,铁蹄军士兵来回巡逻,分成数个营坐落在城镇中,随时等候命令。

    铁蹄军统领午候,吹着凉风,品着热茶,心中是挺不愿意趟浑水,但很无奈皇命难违,而且,他不觉得敌人能攻破铁血镇,全因铁蹄军做足充分准备,士兵都是穿着甲胄睡觉,防御军事装备一应俱全,赶来正面交锋,直接弩箭伺候。

    “坚持一段时间,等待风平浪静,我们便可撤回铁蹄镇。”午候自语道。

    五大部队,各有一个繁荣乡镇驻守,算是根基所在之地,互相间,保持着竞争关系。

    每年军事经费,亦就那么多,你多一点,他少一点,自然而然是要竞争,除非大洪皇帝有命令,要不然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帮忙。

    突然,军帐之外有动静,午候赶去查探。

    这时,城墙上士兵正往远处密集射箭,根本没发现敌人踪迹,仅仅是胡乱射杀一通来压制对方。

    “住手!”午候高声道。

    弩箭是消耗品,实在经不起流水般使用,再则说来,每一位士兵仅配有一壶而已,一旦用光仅能龟缩在城墙内。

    “大人,敌人有夜幕掩护,偷袭射杀我军。”一位副将汇报道。

    五六具尸体摆在一起,皆是一箭命中要害。

    午候不由得神情凝重,能在夜间一箭毙命的弓手,简直就是噩梦,只要赶在城墙上冒头,指不定一箭带走生命。

    身为一军统领,最多涉及事情除开修炼之外,便是军事有关内容,尤其弓箭手是军队核心之一,不可或缺存在,大洪王朝不是不想培养能在夜间百发百中士兵,可惜,难度实在太高,很少有人能在视野受限情况,依然如同白昼般效率。

    虽然,不是没有具有夜视弓手,先天具备太稀少,后天培养难度过高,因此没有类似兵种出现。

    通常情况,夜战中弓箭是用来压制敌人,起到不让敌人冒头,从而使得先锋部队接近城墙打开突破口。

    再则说来,巡逻士兵又不傻,自然远离火把,尽可能保持在光线很暗位置。

    不过,神之商铺有售卖鹰眼夜视类辅助技能,夜间锁定敌人轻而易举。

    正在想对策时,一支箭矢射杀而来。

    当即,午候一指点出,真气迸发击碎箭矢,远远望去,夜幕中一道身影在移动,紧接着消失无踪。

    “全都依靠墙体,不要暴露任何身体部位。”午候命令道。

    这是无奈之举,似乎双方陷入僵持。

    同时,午候命令全军原地待命,等待对方发起进攻。

    有一位士兵忍不住探出半个脑袋,查探敌人情况,担心敌人抹黑靠近。

    岂料,不过三秒,一支箭矢洞穿其头颅,瘫软躺在城墙上。

    “不要冒头,保持戒备,敌军敢登上城墙再动手。”午候再度强调道。

    面对远程骚扰,午候无可奈何,主动出击不现实,说不定敌人设下埋伏,那可不是送死无疑,唯有希望等到天亮,对方撤离,他再向皇帝汇报,请求再添军队来协助。

    在本国腹地,被敌人打得不敢冒头,传出去太丢脸了,如若不消灭对方,真是让邻国当作笑柄来看待。

    而士兵希望黎明快一点到来,时刻感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他们,抓住机会就收走其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