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69 复仇

    苍曲鹤是最早兑换天阶法决之人,又从张麟手中得到修炼辅助丹药,通过两个月来努力,终于踏入真元一阶。

    向张麟汇报一声,便向万山剑宗展开复仇。

    他的目标是几位峰主,而不是万山剑宗太上长老,凭着现在修为应该十拿九稳。

    张麟没有阻止,了结私人恩怨,实属正常之事。

    花掉数十信仰点,苍曲鹤通过传送来到万山剑宗。

    一刹那间瞬间移动,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仅仅视野一花,身处场景就截然不同。

    万山剑宗山门前,显得很冷寂,整个宗门上下一共两千来人,外门弟子居住在山门外,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各峰修行。

    “来者何人?”

    这时,两位看守山门弟子发现一位陌生前来。

    “请通报一声,圣教护法求见。”苍曲鹤故意不展现真容。

    一听到圣教二字,两人着实一惊,不敢表现出怠慢,立刻通报一声。

    现在万山剑宗基本上都是圣神信徒,对待圣教自然十分尊重,再则说来,几天前张麟召唤来智天使之事,简直惊动全国。

    不多时,几位老者赶来,神情带着恭敬笑容。

    “有失远迎,请内门相聚。”

    万山剑宗仅有三位太上长老亲自相迎,可想而知排场有多大。

    苍曲鹤微微点头,一起随同三人走向内门。

    他已同万山剑宗再无瓜葛,自然而然对太上长老子没那么尊敬,更何况,他师父乃是宗主,和太上长老没多少来往。

    山河殿,建在主峰上,样式挺宏伟,已有不少万山剑宗核心层在等候。

    一眼扫过,发现现任宗主,以及两位峰主都在,那可都是报仇目标。

    赐座看茶,太上长老和蔼问道:“贵教来我万山剑宗,可有何事吩咐?”

    “我是来了解私人恩怨。”苍曲鹤直言道。

    “私人恩怨?”一人不解提问道:“貌似本宗一向来对圣教很恭敬,亦没有接触过护法阁下,会不会搞错了。”

    是前来找茬,在场之人神情不由得冷下来,无缘无故让人欺负,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即便是圣教,也不能不讲道理。

    “没有搞错。”

    苍曲鹤摘下面具,展现出真是面容。

    “你是苍曲鹤!”宗主惊道。

    另外两位峰主心中一颤,有一种不妙预感。

    如果,放在以前,苍曲鹤来复仇,必然是有来无回,三位太上长老都会插手,可现在不同了,对方有一层圣教护法身份,若是插手相帮,必定引来圣教不愉快。

    很多宗门对圣教估算过势力程度,表面上来看是没多少力量,但不要忘记那可是国教,张麟只要给齐宣胤暗示一下,大齐皇室肯定带兵向万山剑宗出手。

    天下间,天阶强者皇室最多,万山剑宗一位都没有,他们传承功法最高修炼到真元五六阶,相差四五个小阶位,需要很多时间来弥补,仅需一位天阶武者,将直接碾压整个宗门。

    “今日之行,我仅对王衫,李钟,严良宽三人报仇,与其他人无关。”苍曲鹤说明道。

    三位太上长老互相对视一眼,心里是很想保下来,但有着诸多顾忌,便进行聊天群讨论。

    “不要得罪圣教,放弃那三人。”

    “对对对,苍曲鹤昔日是本宗之人,了解恩怨,无疑是卖一个人情,将来再重新拉近关系。”

    “不错,放弃掉三个可有可无小辈,换来同圣教走近,长远来看是一件好事。”

    几分钟就得出结论,果断舍弃三人。

    单从圣教主能召唤神灵助战一点,万山剑宗有一万个胆子都不敢作对。

    不过,表面上要装一装,免得让门人寒心,觉得偌大万山剑宗庇护不了门人,不得不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我等不插手,但要上山河台,一决生死,清算恩怨。”

    “没问题。”

    苍曲鹤爽快答应,山河台就是万山剑宗用来交手之地,平日里点到为止,此刻死在台上都没人阻止。

    那三人何尝看不清楚,太上长老是放弃他们,没有直接动手,已经算是有一线生机,只需要斩杀苍曲鹤即可。

    山河台。

    苍曲鹤一跃而上,平静道:“一起上。”

    “如你所愿。”

    王杉等人心中一喜,这不是在找死,三人合击,击杀对方十拿九稳。

    三人登台,宝剑出鞘,真气渗透而出,皆在灵窍八阶上下,假以时日,定能踏入真元之境。

    相差数个阶位,苍曲鹤是必胜无疑,再则一点,修炼都是相同法决剑术,很清楚优缺点所在,而他有着圣教职业,以及诸多剑术技能。

    “万里山河在!”

    一上来,王杉就使出天峰剑术,真气衍化一条水墨山河,气势磅礴,很是壮观。

    其余二人,皆施展不同绝杀剑术,三面围攻而上。

    嗷!

    一声龙吟,苍曲鹤抽剑一斩。

    真气化实而成雪白十丈天龙,栩栩如生,龙鳞清晰分明,在阳光照射下银光闪闪,仿佛真龙出世。

    天龙九变,以及多门增益技能和专精,威能提升数个档次,三位太上长老未必敢硬抗。

    银龙撕碎三道真气山河,扑杀向真身所在。

    一个照面,三人横飞而出,躺在十米开外,喷吐出几口鲜血,眼神中尽是绝望之色。

    “天龙九变来施展配套剑术,威能难以估量。”

    “看来我等修炼进入误区。”

    太上长老眼馋不已,他们筹集信仰点有限,兑换天阶法决,一直都是闭关,没有真正核心专研过。

    那三人想要求饶,但苍曲鹤无视面对,范围剑术施展,剑痕实影绞杀而至。

    洞穿护体真气,贯穿要塞部位,死得不能再死。

    大仇得报,苍曲鹤内心说不出轻松,他没有觉得茫然,而是要回圣城继续护法职责,万山剑宗再没有任何留念事物。

    “我想祭拜师尊,请行一个方便。”苍曲鹤平静道。

    三位太上长老同意,暗道好在当时将他师父遗体安葬在宗门内,要不然苍曲鹤发起怒来把万山剑宗给平了。

    同时,心里都在算计重新搞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