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57 宗门寻仇

    修罗炼狱正式上线,张麟通过信仰系统能查看信徒进入次数。

    第一天就超过上千次,带来接近一万信仰点收入。

    修罗炼狱难度要高于白云鬼蜮,地狱级需要十五信仰点,最值得关注莫过于三种灵阶丹药。

    此次,刷副本主力是宗门势力,平均修为要高于普通信徒,本身有着不错基础。

    张麟注重信仰点收益,参与者身份就不在乎了。

    “张教主,可否有空?”

    “有事?”

    唐列突然传来信息,张麟正巧闲着无事。

    “皇帝陛下已在白云城外,希望出城见面。”唐列回道。

    “为何不进城来?”张麟疑惑道。

    唐列道出原委,齐宣胤不是摆架子,而是观察到白云城宗门势力云集,担心遭来暗杀。

    而且,在前来途中,面对杀手不下二十多波,禁卫军损失三成,过半人身上都有伤势,坚持到白云城附近,已经实属不易。

    此时,大齐皇室境地尴尬,稍有不慎,必将改朝换代。

    若不是重要皇室成员远离皇都,说不定演变成一处战场。

    “没问题,我们身着便装出城,免得引起注意。”

    差不多半个钟头,张麟身着朴素服饰,来到会合地点。

    唐列和另一位陌生面孔一起,简单介绍是禁卫副统陈善。

    三人低调出城,在一片树林牵出三匹战马,直奔向三十里外禁卫军藏身之地。

    “守株待兔多日,终于等到时机了,诸位覆灭皇室可是不容错失良机。”

    当张麟等人离开树林,便现身六人,他们隐秘气息本事了得,禁卫副统陈善灵窍修为都没能发现。

    不过,张麟是知道有六人尾随,但没有拆穿,其实,他本身战力不高,一旦惹得对方急眼,必然十分危险。

    当然,张麟没那么大本事发现六位真元武者踪迹,全依靠系统地图显示。

    显示是黄点,对他没有危害念头,很显然目标是皇室。

    半个小时疾行,齐宣胤藏在一片茂密山林内。

    十数天马不停蹄,根本没有多余时间洗漱,齐宣胤脸上挂着疲惫,更有一层灰尘,看起来很颓废。

    “陛下,圣教教主带到。”陈善行礼道。

    唐列立刻行臣子礼,唯独张麟不为所动。

    当然,张麟要行礼,齐宣胤未必敢接受。

    “教主,请出手医治我族长辈。”齐宣胤恭敬道。

    圣神唯一重视之人,他不敢摆出帝王姿态,心中更是想着讨好对方。

    突然,一阵树叶窸窣声。

    六道身影现身,相隔二三十米,面带冷漠之色。

    “护驾!”

    禁卫军发现状况,围在齐宣胤周身。

    “尔等何人,为何对我大齐皇室死追不放。”齐宣胤怒道。

    “可笑至极,当初朝廷覆灭我等宗门之时,可有心存慈念。”

    “齐宣胤不会忘记康州鬼神宗,可是你下圣旨,赶尽杀绝。”

    “我天鸿山庄,苟焚。”

    “**门,项猛山。”

    ……

    六人自报家门,皆是已覆灭一流势力。

    一个个宗门名讳落入齐宣胤耳中,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那可都是大齐王朝下令剿灭势力,算是邪门魔宗,要么修炼法决特殊,需要杀生打成,要么干涉王朝统治,欲要雄霸一地,不得不出手镇压,来威慑天下。

    “张教主,我等是来报仇,请自行退避,无疑跟圣教作对。”苟焚提醒一声。

    他们在白云城已接触到圣教,并且成信徒,所以很清楚,得罪圣教就是得罪圣神,那真是自寻死路。

    “圣教不干涉俗事。”

    张麟很平静走出禁卫军保护圈,直接无视齐宣胤求救眼神。

    此举,让六人松一口气,最担心就是对方搅和进来,等同于跟圣教交恶。

    项猛山仿佛胜券在握,出言道:“齐宣胤给你一个体面了解,当众自刎,给你留一具全尸。”

    “乱世贼子,痴心妄想,结阵!”

    身为一国之主,必然不能死得没尊严。

    禁卫军实力不俗,可架不住六位真元级强者,其中十分之一是灵窍级,剩余都是真气级,仅能用人数来拖延时间。

    随行太医和皇女躲得很远,他们根本帮不上忙,贸然插手肯定送死。

    进入交战,没人注意到张麟,毕竟从气息上判断,亦不过真气级武者,六位真元武者只是顾忌其身份而已。

    张麟是不介入此事,但没说不救皇室真元武者,禁卫军坚持一时半会儿应该没问题。

    信徒间,厮杀恩怨,张麟从来没有限制过,那是很平常的事,人都是有感情的生物,将来信徒数量数以亿计,存在恩怨纠葛必然难以避免,最好是加以引导,给出发泄渠道,而不是上来劝解,放下屠刀,冤冤相报何时了之类空话。

    存在矛盾就解决,隐忍只会造成心理扭曲。

    张麟早就有对策,竞技场功能,两人互看不顺眼,上台打一场,当场击杀都不会死亡。

    乘人不注意,张麟走进帐篷。

    二十多位皇室真元武者,全身缠满绷带,散发着很容草药味。

    “你是谁?”

    外面厮杀声,自然引起他们警觉,但动弹不得,稍微一用力就传来撕裂般疼痛。

    “我是圣教教主,来帮你治疗伤势。”

    张麟不再多言,抬手就施展神光术。

    金光大盛,一缕缕光芒钻入此人体内,同时,一丝丝雷气从伤口溢出。

    嗯!

    口中发出微微舒畅沉吟,仿佛压抑已久痛苦中解脱出来。

    治疗术、再生术、恢复术、补元术……

    一口气十来个治疗法术往其身上一丢,整个人像似包裹在光团中。

    一时间,坏死的身体重获新生,死绷带撑得断裂,身体表面死皮像似一层旧壳。

    不多时,浑身环绕未散去法术光芒的老者起身,唯一问题就是没有一根毛发,脑袋光洁透亮。

    “来一块恢复真气蛋糕,再穿一件衣服出去帮忙。”

    张麟递出一块奶油蛋糕,老者下意识接过,同时,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随便翻出一件衣物披上。

    三五口吞下蛋糕,意犹未尽道:“能不能再来一块。”

    又递出一块蛋糕,张麟不忘提醒道:“外面有六位真元武者,别再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