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53 太上皇

    吵得不可开交,罗廉英很识相两不干涉,他州主官职在场算是中上层次,但由于地区性职位,很难融入大臣圈子。

    当然,罗廉英没闲着乘次机会向张麟打小报告,汇报现在情况。

    “老梆子,嘴上了得,有本事动手练练。”

    “莽夫,老夫怕你不成。”

    “单练群练,任由你选。”

    “狂妄,小心老夫年纪大,分不出轻重,将你重伤。”

    “老骨头口气很大嘛,能撑过我几掌碎碑手。”

    “肃静!肃清!”

    齐宣胤实在看不下去,一群老臣大臣,公然在朝堂互怼,如同市井小民般不讲道理。

    大气王朝有两大派系,本想着互相权衡,使得皇帝能更高掌控,事与愿违,两大派系互瞧不上眼,久而久之矛盾不断,遇上两难之事就开撕。

    可惜,吵杂之声太大,齐宣胤声音淹没在声潮之中。

    突然,一只鞋子从大殿内飞过,落在对方人群中。

    此举无疑是导火索,本来就僵持的气氛,一瞬间爆发而出。

    先是官帽官靴横飞,紧接着,两群人扭打在一起。

    谁都没有动用真气和兵器,皇宫有规定,除非皇宫遭遇外敌入侵,大臣方可展现修为,否则视作谋反罪来论处。

    不用真气和武技,打起来基本就是市井流氓斗殴。

    不少年纪过半百老臣厮打纠缠在一起,乱作一团,像似保持中立大臣和官员退避角落看戏。

    此类人,都是边缘化,挤不进核心层,全然不在乎两帮人打生打死。

    “全都给朕住手。”

    齐宣胤运起真气一吼,音浪扫过大殿内。

    一瞬间,全场之人保持静止,纷纷望向皇帝方向。

    “尔等在朝堂之上厮打,当成菜市场了,可是在藐视朕威严。”齐宣胤怒道。

    “微臣知罪,请陛下恕罪!”

    一群大臣很配合故作惊慌,口头上认错,心中没多少敬畏。

    偌大王朝可要文武百官维持运作,真要一律拖出去砍头,不出一日,举国上下陷入混乱,又面临开春在即,边疆军队无人领导,粮草补给没有文官提供,索性带着小姨子跑路吧。

    妖族智慧再不高,面对如此良机,必定死咬着不松口,一大片富裕土地,上千万奴隶人口,一举解决掉粮食问题,从此崛起开始争霸征程,简直天赐良机。

    齐宣胤很想将带头大臣拉出来暴揍一顿,碍于身份只能忍着,仿佛一拳头打在棉花上,心中很无奈。

    “行了,回到正题上来。”

    重新排整列队,有几位大臣脸上满是淤青,亦有官服缺少袖管或者撕开大口子。

    “算了,今日退朝,明日继续。”齐宣胤看不下去。

    “为何退朝,有事当断则断,不断则乱。”

    这时,大殿门口来一位老者,面容苍老,但腰杆挺直,一点都看不出衰老迹象。

    当即,齐宣胤从皇位上起身,鞠躬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微臣,参见太上皇。”

    大臣们都闪过一丝惧意,异口同声行大礼。

    不错,来者正是太上皇,上一任皇帝,一直很少理会国事,潜心闭关修炼。

    大齐皇朝和大洪王朝不同,由于环境导致,对于每一位皇帝要求很苛刻,其中一项就是武道修为,而且都不等驾崩在退位,基本继承者年纪差不多,又参与几年国事便登上皇位。

    因而大齐皇室真元武者数量很多,足以震慑境内一流宗门。

    大齐皇室经久不衰核心就是一群皇族真元武者,何来像似大洪王朝上演九子夺嫡戏码,另外群臣操控扶持,放在大齐皇室眼里,早就把敢操控皇帝臣子给满门抄斩了。

    大齐皇室骨子里是看不起大洪皇室,外嫁出去公主都是修炼天赋很差族人,仅仅用来维持表面关系。

    优秀族人优厚对待,绝不可能便宜邻国。

    由此可见,洪旺为何堂堂公主连真气武者都不是,资源是不缺,究其原因资质太差。

    “父皇,您怎么来了?”齐宣胤稍显紧张。

    “当然是来看看,为何群臣不顾身份厮打起来。”齐锦平静道。

    太上皇齐锦很早已是真元武者,照理来说退位下来,不应该再干涉国事,但群臣每一个人敢多嘴,那真是嫌自己命长。

    齐宣胤将事情一五一十道出,齐锦始终没有表态,仿佛一点都放在心上。

    “一国之主,国事放在首位,而皇威其次,有时候皇威高于国事。”

    齐锦没将话讲透,便转身而去。

    其实已经讲得很清楚,要不要镇压圣教皆可,若是齐锦来做决断,一定镇压圣教。

    群臣自然能理解,主张镇压的大臣,向对手投来得意眼神。

    “传朕圣旨,从边疆五军各抽调一万精锐,共同讨伐镇压白云城圣教。”

    齐宣胤扫视一众武将:“灵威侯。”

    “臣在!”

    一人单膝应道。

    “由你领导联军,务必清除圣教,将教主活捉回京问罪。”齐宣胤说道。

    “臣,领旨!”

    “退朝。”

    与此同时,罗廉英立刻发信息给张麟。

    “大事不好了,陛下已下令清剿圣教。”

    “一共五万精锐士兵,都是从边疆活下来的老兵,组成兵阵,真气武者都要避其锋芒。”

    “张教主,我仅能帮你到这里了。”

    ……

    张麟回复道:“多谢提醒,剩下报酬已发给你。”

    “张教主,你还是逃走吧,大齐王朝容不下圣教了,如果此次镇压无果,必定有真元武者介入,到时候,想走都来不及了。”罗廉英劝道。

    毕竟,通风报信就得到两件装备,罗廉英不免多嘴提醒。

    “我自有决断,下次再聊。”张麟不再回复消息。

    齐宣胤此举无疑是正中张麟下怀,圣神显灵在帝都都有正当理由。

    如果,莫名其妙出现把大齐皇室给打一顿,未免显得太霸道了,现在对方往枪口上撞,那就怪不得张麟大显神威了。

    “又要装逼了,但是代价有点高。”

    张麟一阵肉疼,一分钟一万信仰点,暗自决定,能不用投影就不用,实在经不起折腾。

    不过一想收获一国信徒,将来汇报可是成千上万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