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52 大臣吵架

    张麟第一时间发展一个内线,来及时汇报大齐王朝动向。

    罗廉英无疑是最合适人选,官职州主不高不低,有资格进入朝堂之上,能获得第一手情报。

    此刻,罗廉英在小妾房中翻云覆雨过后,眯着眼睛享受小妾娇躯传来温暖。

    ‘圣教教主张麟请求加好友!’

    突然,系统提示一条信息。

    罗廉英猛然睁开眼睛,眼神中尽是疑惑,二者素无往来,最多水泥生意上有间接合作,基本上从来不见面。

    稍微思量,便同意添加好友。

    “张教主,找在下有何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可不认为,张麟主动来拉关系。

    “爽快人够直接,请你帮件小事,报酬两件极品白玉装备,部位任由你来挑选。”张麟回道。

    顿时,罗廉英精神起来,两件极品白玉装备可是价值不菲,迄今为止都是中品,难得有上品,价格都抬升到一千八上下,更是有好几家暗中守着,他未必能第一时间买下来。

    “说一说什么事?”

    罗廉英自然不会为一丁点利益而盲目,要考虑清楚其中危险再决定。

    “小事情,帮忙关注一下朝廷对圣教态度,如果有对圣教不利指令,第一时间提醒我一下。”张麟道。

    “你是让我当奸细,这可是叛国之罪。”罗廉英神情不由得凝重。

    “小题大做了不是,我只需要有关对圣教命令,其余事情一概不关心,只要你我二人不外传,谁能知道此事。”张麟辩解道。

    过上几分钟,罗廉英才回复,似乎内心很挣扎。

    “先交付一件腰带当定金。”

    张麟二话不说就邮寄一件过去,罗廉英立刻接受,放入包裹查看属性,内心十分激动。

    忙死忙活,亦不过凑够三五件,对方一出手就两件,而且都是极品,真可谓大土豪。

    “一旦有关圣教命令,我都在第一时间通报你。”罗廉英回道。

    “安全起见,签订一份契约来得好。”

    这不是张麟小人之心,万一罗廉英拿着装备翻脸不认人,那可真是无可奈何,最多将其副本掉落率归零,但有很多办法可绕开限制。

    契约内容很简单,完成协议,张麟交付另一件装备,如果罗廉英违反协议,必须赔偿双倍代价,亦就是付出四件装备。

    此乃圣神契约,标注得很清楚,到时候强制执行,没有逃避得掉可能。

    ……

    皇宫大殿,文武百官齐至。

    齐宣胤从来没有缺席过月朝,一向来尽心尽责,心系国事。

    百官不断上奏折,汇报大齐王朝今年事态,尤其十分关系边疆问题。

    当然,邻国间一直相安无事,唯一值得上心便是妖族方面。

    大齐王朝附近,诸多妖族疆土都不算多么强大,想要破灭大齐是不可能,但大齐王朝若要对妖族赶尽杀绝,在国力上支撑不起。

    实在战略纵深太广,补给线维持不住,妖族采取偷袭截击补给军队,那深入妖族疆域军队孤立无援,必死无疑。

    历史上,有着不少类似事件,吃亏吃得多了,便不再有类似军事行动。

    妖族耐力超过常人数倍,其中注重发展骑兵,从来都是掠夺为主,很少敢正面战场交锋。

    基本上,在集中兵力攻破边疆,使得大军杀入大齐领土掠夺,冬天来临之前撤回妖族疆域。

    人族发展出来骑兵太过脆弱,压根不是妖族一个层次上存在,所以,选择兵阵和弓弩上加大研究。

    缺点显而易见,移动灵活性死板,必须军事建筑掩饰方可有效压制。

    “陛下,军事物资已就位,神武弩,裂天雷皆运到各军。”

    “武者部队皆已在战场待命,定能让妖族止步于边疆之外。”

    “猎妖军队安排在境内,一旦有漏网之鱼,必定赶尽杀绝。”

    数位统帅纷纷汇报军事部署,常年同妖族交战,身上尽显煞气。

    有时候,妖族攻势很弱,主要原因是天灾导致人口不足,等上两三年又死灰复燃。

    妖族有着不错繁衍能力,一次生育多胎,灵智上要差上不少,普遍都是十来年就算成年了,若不是恶劣环境限制存活率,估计该世界有没有人类都是问题。

    这时,大殿外两人日夜兼程赶回来。

    通过一番通报,齐宣胤准许进入大殿。

    “秦爱卿,刘爱卿,圣教作何回应?”齐宣胤气定神闲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自然觉得圣教不敢违抗皇命。

    “启禀陛下,圣教教主张麟未接圣旨,并且请出圣神显灵。”秦罕道。

    “圣神显灵?”齐宣胤微微皱眉问道:“那圣神可有说什么?”

    “圣神表明态度,俗世存在无权命令圣教,如若不然视作向神宣战。”刘成德硬着头皮道。

    “荒谬至极,冒充牛鬼蛇神招摇撞骗而已,陛下,臣认为应当派兵镇压。”

    立刻,有一位将军出言,很显然当作圣教使用小伎俩冒充神灵。

    “不可,我二人亲眼见证神威,贸然出手势必对大齐造成不可挽回灾难。”秦罕劝阻道。

    圣神威严,在两人心中记忆犹新,回来便是阻止皇帝做出错误决定,免得将王朝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臣觉得二位大人之言可信,圣教肯定有依仗无惧王朝,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不得鲁莽行事。”

    并非所有大臣都很盲目,亦有人认真分析,前往传旨两位大臣都是老资历,绝对不可能无端劝阻,若真竖立一方强敌,对大齐王朝整体国力非常不利。

    “皇恩浩荡,胆敢挑衅皇威,若不出手惩戒,陛下颜面何存,大齐颜面何存,关系国家安稳,今天出来一个圣教,明天搞出一个神教,岂不是乱成套了。”

    “牛鬼蛇神何惧,一定严惩不贷。”

    “大局为重,不可动一时莽夫之气。”

    “病书生,你敢称我莽夫,老子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你丫在女人肚皮上快活。”

    “粗鄙,某羞于你争论。”

    朝堂之上,分成两派人,争执是否对圣教动兵,演变成互相辱骂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