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43 人民的力量

    唐列赶来城门前,上次听说大洪王朝之事,皇帝岌岌可危病入膏肓,现在逃难过来一位皇女,使得他措手不及,简直像似一个烫手山芋。

    洪旺正和城卫僵持不下,毕竟三百多号人,又带着兵器,万一另有企图,造成大量伤亡,那可就罪责难逃。

    “参见城主。”城卫恭敬行礼。

    “你自称是大洪皇室三皇女,母系又是大齐皇室成员,可有信物证明。”唐列严肃道。

    如若是事实,唐列不得不硬着头皮接纳,进退都是两难选择。

    洪旺不再纠缠城卫,从行囊中取出两面令牌,各有不同图案和字体。

    文字是统一相通,该文字源于强盛王朝,诸多王朝上供学习,形成一个相同文化圈。

    唐列是当朝官员,身份令牌撰写方式自然读得懂,而且,工艺水平极其精致,毕竟皇室身份证明,可谓重中之重。

    “臣,白云城主唐列,见过外戚公主。”唐列当即行礼。

    洪旺之母,算得大齐皇帝表姐一辈,自然要归入外戚皇亲,但没有册封御赐称号,一律公主简称,享受亲王嫡系女子待遇。

    “平身。”

    洪旺松一口气,起码身份派的上用场,要不然继续逃亡。

    “城主,请关闭城门,血骑卫追杀本宫,再通告大齐皇室提供庇护,以及救回来我母上。”洪旺吩咐道。

    “关闭城门是可以,但通告皇室可要少则两个月时间,白云城是边关小城,路途太过遥远。”唐列解释道。

    “不管那么多,血骑卫要追来了。”洪旺焦急道。

    一众侍卫进入城中,大量平民关在城外,唐列官职太低,一个外戚皇亲就能压得他抬不起头。

    当然,平民百姓不高兴了,他们前来是朝圣和赶集,莫名其妙不让进城,心中非常恼火。

    “开城门,我是要前往圣殿祈福。”

    “凭什么关城门,放我们进城。”

    “落难公主,干嘛要塔里她。”

    唐列无视百姓抗议,坚决不开门,要是出事了,往洪旺身上一推。

    这时,烟尘滚滚,隐约能看到血红身影。

    那自然是血骑卫,身上背着旗帜,配备长矛利戈等兵器。

    “他们来了。”

    洪旺略显紧张,超过一千血骑卫,紧追不舍,要不是有侍卫甘愿牺牲拖延,估计早在逃亡道上凌辱而死。

    血骑卫是刽子手,妇女落入他们手中结局很悲惨。

    “交出叛国公主!”一位统领喊道。

    血骑卫皆蒙着面,眼神中透出肃杀之气。

    “犯我大齐领土,尔等是想要引起战争。”唐列强势道。

    城墙上,城卫架起弓弩,凭着城池保护,一千骑兵肯定攻不下来。

    “我们不是来攻城,只要取走三皇女人头,如果不同意,那就杀光城外平民。”血骑统领冷酷道。

    唐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对方真要屠杀平民,他手上兵力出城迎战必败,严防死守,那就眼睁睁看着杀戮发生,恐怕官位都保不住,现在心中恨透洪旺,简直就是一个祸胎。

    平民一听要杀他们,顿时就惊慌了,明显是殃及池鱼,立刻通过聊天窗口求救。

    “大洪军匪要屠城,请大家救命!”

    “圣神请显灵!”

    一时间,求救发言刷屏了,城中信徒都注意到了。

    同时,不少人联系城中亲人救援。

    “圣神保佑!”

    “圣神显灵!”

    ……

    一部分人当场就在祈祷圣神现身,遭遇生命危险第一个想到神灵。

    “大家众志成城,一起出手救人。”张麟必然不能见死不救。

    那么多信徒,死掉多可惜,要损失相当多信仰点来源。

    突然间,城中沸腾了,所有人放下手中事情,抄起菜刀扁担木棍等工具涌向城门。

    洪旺搞不懂,陷入包围中的平民为何向莫须有神灵求救,应该当场求饶才对。

    唐列看着公屏,一条条回应信息,不由得放下心来,白云城中真气武者可要过万之多,一旦集体出手,血骑卫再多出十倍,照样打得满地找牙。

    “娘,儿子来救你了。”

    “老丈,小婿赶来了。”

    “谁敢欺负我儿!”

    “敢动老娘宝贝女儿,统统剁掉你们。”

    不过多时,城中涌来一群平民,携带各式各样东西,像似菜刀、板凳、砖块、锅铲、铁锤、铁锹……,全都是日常工具,亦就是菜刀杀伤力大一点。

    “他们是不是疯了。”

    洪旺目瞪口呆,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而且,城中百姓是如何知道城外情况,又如何动员起来,亦不过一盏茶时间。

    接下来一幕更是让她傻眼,一群平民百姓,身轻如燕,脚尖点在城墙表面,飞纵而起,一转眼就越过城墙来到城外。

    尤其,一位身宽体胖大汉,十分灵活行走间,像似一只灵蝶飞舞。

    “什么情况!?”

    血骑统领一愣,望着翻越城墙冲锋而来平民,心中不由得升起惊悚感。

    “迎战,列…”

    啪!

    血骑统领没来得及说完,一老汉抡起扁担就砸在他脸上,干翻落马。

    刹那间,数人包围上来,搬砖板凳木棍一起招呼,颇有点痛打落水狗的恶趣。

    其余血骑卫都是一样下场,列队想要发起进攻,彪悍的民众,像似霸王附体,硬碰硬干翻,再一顿痛殴。

    血骑卫中有十多位真气武者,但很无奈发现,打过来是一群真气武者,更是有不少宗门弟子来凑热闹。

    这时,血骑卫内心有多崩溃,外人是不能理解,似乎有一种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被揍的感觉。

    大洪王朝最核心武者军队,亦不过是万人规模,一个小小边疆城池,竟然有如此多真气武者,简直天方夜谭,但事实摆在眼前。

    一刻钟时间暴揍,血骑卫甲胄都扒光了,仅剩一件单薄内衣,躺在地上抱头痛吟。

    “滚出大齐,再敢来见一次打一次。”一位老汉撑着扁担霸气道。

    “滚!”

    万人齐哮,声势浩大。

    血骑卫扶起同袍,一瘸一拐,神色紧张往大洪王朝边疆撤离。

    家人得救,大家相安无事,不禁相拥而泣,仿佛他们才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