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42 流亡皇女

    五轮副本下来,都没出像样装备,仅有两件人阶下品,一时间放在拍卖行,等卖出去四人都能分到六十多信仰点。

    “我暂时退出。”贾天河不甘心道。

    “没信仰点,阁下下次联系。”王乾尴尬道。

    红菱仙宗女弟子,直接退出队伍。

    唯有田幽幽身上有三百多信仰点,一直待在队伍中。

    “三个空位,有需要速来。”

    苍曲鹤再发公屏,五次副本赚来两百信仰点,另外算上一点杂物,收益非常不错。

    “我要一个位子。”

    李牧挤上前,加入组队上交信仰点。

    六大世家筹集不少信仰点,无奈自身实力受限,打不过地狱级,李牧守候已久,终于轮到他了,可是携带五百信仰点,争取带几件装备回家。

    其余三个位子很快补全,白家嫡长子,以及两位宗门弟子。

    十轮副本中,都没有出现好装备,田幽幽和李牧始终待在队伍中,其余三人跟藉几次就退出。

    正在众人兴致大减时,十五关卡魔猿头领,终于掉落一件玉字装备。

    血玉战靴(左)

    属性:体质增加2,力量增加1,敏捷增加3

    效果:提供小腿百分之十格挡防御,移动速度提高百分之十

    品级:人阶上品

    套装(0/5):伤害提供百分之十五

    套装(0/8):百分之十五伤害反弹

    套装(0/12):攻击时带有生命偷取恢复自身

    套装(0/15):免疫光环,受到伤害削减百分之二十

    “出高级装备了!”

    “玉字套装,人阶上品,赚翻了。”

    “上次人阶中品都能卖五百信仰点,这一件卖七百多不是问题。”

    谁都拿不出那么多信仰点,只能放在拍卖行,分下来一百五六十信仰点,可是赚不少。

    苍曲鹤是挺想要,可惜没那么多余额,第一目标是白玉套装。

    “挂拍卖行吧,大家都吃不下。”田幽幽说道。

    “只能那么办了,希望不要放太久。”李牧一副恋恋不舍。

    “估计不会,上次白玉护手就瞬间秒掉。”

    狗大户是绝对有,暗中收集积累信仰点势力可不少,只要血玉战靴放上,必然激起热情。

    翻牌时,他们就没那么好运气,都是碎布之类杂物。

    “又出装备了,而且是紫色的!”

    紫色代表着极品,更重要翻牌是私人物品,不需要同队友均分。

    “极品白玉铠甲!”

    不过是苍曲鹤翻出来,面具下表情不要提有多高兴。

    一次出两件好装备,简直是福运高照,他们觉得白玉铠甲估计能卖上破千。

    一出副本,田幽幽就把血玉战靴放在拍卖行。

    立刻,先前组过队的人,来询问田幽幽是否他们得到的。

    不少组过队之人,气得要吐血,为何自己没那么好运气,刚加入队伍的三人十分高兴,赚到一百多信仰点,可谓是巨款来形容。

    “这一次一共出两件,血玉战靴和白玉铠甲,不过白玉铠甲是圣教护法翻出来的,更是一件极品。”田幽幽向红菱仙宗女弟子解释道。

    “你们运气可真好。”陈洛水羡慕道。

    “不说了,又要开副本了。”

    没过多久,血玉战靴就卖出去,没人知道买家是谁。

    由此可见,装备是多么吃香,一般装备在拍卖行有几件,大款看不上,普通信徒买不起,一直挂着,很显然,大款是一直盯着高级套装,只要有便马上买下来。

    其中,有人是想靠做生意的手段来赚取利润。

    当然,张麟不禁止,正有此类人在炒作,才能体现得出物以稀为贵。

    ……

    在大齐王朝边境,相邻大洪王朝正发生一场变革。

    大洪皇帝驾崩,皇子皇女争夺皇位,储君太子得大势,将诸多有威胁兄弟姐妹赶尽杀绝。

    两大皇室有过联姻,本来表面上和睦,现在动荡不堪,关系变得紧张。

    三皇女洪旺心智过人,母亲又是大齐皇室之人,所以列入追杀名单。

    洪旺有侍卫保护,一直从大洪王朝流往到大齐王朝避难,藉此来保住性命。

    而母亲是大齐皇室之人,只要新帝不想同邻国撕破脸,便不会处死上一任皇帝的妃子。

    负责追杀他们是大洪王朝血骑卫,不顾两国协议,直接追进大齐王朝境内。

    血骑卫是出名疯子,每一个成员都是浴血奋战中脱颖而出,兵器甲胄精良,可是战场上杀神。

    “血骑卫难道不怕引起两国战争。”洪旺愤怒道。

    紧追不傻,侍卫从上千人,一直缩减到三百来人,全都疲惫不堪。

    “不要管那么多,前面是白云城,躲入城中,命令城主紧闭城门,定然能让血骑卫知难而退。”侍卫提议道。

    “只能如此。”

    骑着战马直奔向白云城方向,在相隔很远位置就能看到一点金光。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金光变得明显,那是一个金灿灿房顶。

    “那么高建筑,我记得白云城可没有过。”一个侍卫不解道。

    “你上次来是多久?”洪旺问道。

    “差不多五年前。”侍卫回道。

    “五年新造一栋建筑还不简单。”洪旺不以为然道。

    来到城门前,发现前来百姓很多,仿佛是十分热闹城池。

    “城中不得骑马,下来步行。”

    立刻,城卫上前制止,城池街道不宽,骑马很容易造成踩踏,大部分城池都有类似规定。

    “我是大洪王朝三皇女洪旺,母亲是大齐皇室佑素公主,立刻放行,并且通报城主来见我。”洪旺搬出身份来,心中很焦急,担心血骑卫杀过来。

    血骑卫是不敢随便乱杀无辜,那必然引起战争,但追杀他们,毕竟洪旺等人不是大齐王朝子民,造成无辜人员伤亡和房屋破损,自然有大洪王朝负责出面解决。

    “你们等着,我已经通知城主了。”城卫说道。

    洪旺眉头一皱,对方人一直在原地,怎么就通知城主了,很明显是在糊弄他们,怒道:“你是在敷衍我,小心治你罪。”

    “爱信不信,城主马上就来,你们身份可疑,不得放行,唯有城主命令。”城卫淡然道。

    城卫没有敷衍他们,而是通过好友信息通报,再则说来,他可是圣神信徒,要不得多久,便可成为真气武者,正考虑要不要换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