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33 强势

    城主府。

    张麟和苍曲鹤一同前,唐列早在暗中透露过,他的上司一系列官员胃口不小。

    所以,将苍曲鹤待在身边,到时候谈崩可以威慑一番。

    当然,张麟不是想要撕破脸皮,明刀明枪来大干,而是担心对方假借朝廷名义贪图水泥厂。

    “张兄弟,前来的大人中有州主和三位府主,你可要小心说话。”唐列言语有些紧张,看得出十分担心。

    最近,唐列带着样品,走访上司好友,的确得到关注,在战略眼光独道之人眼中,水泥简直就是划时代产物,完全能替代掉现有建造粘合材料。

    “州主府主,来头可真大。”张麟凝重道。

    大齐王朝官位划分简单粗暴,有二十四州,各州分别设立五六个府,一府管辖十个城池。

    除开皇都官职,便是一州主事,一府主事、一城主事,皆配有都统、府统、州统军职。

    州主相当于高官,前来白云城县级单位,仅仅目标是水泥,张麟便可从蛛丝马迹中猜得出,大齐王朝一年在该项投入资金十分庞大,他们十分心动。

    内堂,四位中年静候着,气定神闲,悠然品茶。

    “来者可是张麟老板。”

    坐在正位上一身便衣的中年,给人不怒而威的感觉。

    “正是在下。”张麟神色淡然找一张椅子坐下,毫不在乎对方是大人物。

    此举,无疑让四人心中生出怒意,真气武者又如何,还不是一介草民,有何资格同朝廷官员平起平坐。

    唐列吓得已说不出,立刻待在一旁不吭声。

    “本官罗廉英,沐州主事,张老板可知道冒犯本官是何罪。”中年嘴角带着若有若无微笑,想来是要给下马威。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况且,今天不是来谈生意。”张麟淡定从容道。

    “的确是来谈生意,张老板的水泥是好东西,但价格不合理。”罗廉英道。

    “多少才合理?”

    张麟表现得不紧不慢,看得出他们没闲工夫玩那么多虚的。

    “一斤一文,若是同意立个字据。”另一人开口道。

    “告辞。”

    不多说废话,直接砍一半价钱,赔本买卖张麟可不做。

    吞下四分之三朝廷拨款,依然喂不饱,可想而知胃口有多大,此次要是退让,下一次肯定找借口要走配方。

    四人着实没有想到,张麟竟然如此硬气,一言不合就敢走人,仿佛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站住!”

    罗廉英怒然起身,气势压来,很显然张麟再敢走一步,必定毫不犹豫出手。

    “想通了,同意原先价钱。”张麟转身淡然道。

    “真是可笑至极,今日给你一个选择,交出水泥配方,否则按照他国奸细论处。”罗廉英不再掩饰,出言威胁道。

    这时,苍曲鹤上前一步,取出残影剑,释放出气势,直视着对方,只要一得到命令即可出手。

    在场,罗廉英修为稍微高一点,灵窍一阶,其余三位府主撑死真气八阶九阶层次,挡不住他一击袭杀。

    “灵窍武者!”

    罗廉英脸色一变,稍显惊容,收敛起先前嚣张。

    而且,他感知到眼前之人,带来深深危机感,气势上犹如气吞山河,势不可挡,那是修炼极其高深真气法决带来益处。

    “以权谋私,阁下未免太霸道了。”苍曲鹤平静道。

    “小小白云城,隐藏此等强者,罗某唐突了。”罗廉英气势一弱,表现得心平气和。

    明知死路,自然选择退避,罗廉英可不想栽在白云城等小地方,他有着大好仕途,再则说来,一点利益得罪一位灵窍武者不值得。

    张麟借机开口道:“我依然保持原价,州主若不同意,那就当作没见过在下。”

    “我同意,按照一斤两文采购价。”罗廉英想都不想应道。

    “那好,银两备足,水泥要多少有多少。”

    “好。”

    事情算是谈成了,苍曲鹤收起兵器跟着张麟从容离开城主府。

    没有人敢阻拦,四位大人坐在内堂久久未出声。

    三位府主早已吓得瘫坐在椅子上,两位灵窍武者气势对视,带来震慑力十分恐怖。

    “大人,要不要禀报朝廷?”一人小心翼翼问道。

    “你是白痴吗,禀报朝廷水泥之事,岂不就暴露了,牵连之人太多了,无需等皇帝下令,便有人来抹干净痕迹。”罗廉英怒瞪道。

    大齐王朝在该方面投入数百万两,层层经手,大头自然是落入皇都大臣手里,一旦查出来价钱上造价,拔萝卜带泥,那一些大臣第一个反应是灭口知道内情最多的人,因而保全自身。

    “难道就此罢休?”

    “罢了。”

    罗廉英很清楚,在沐州能杀得掉此人的武者,唯有万山剑宗太上长老层次,亦或者宗门担任要职长老,但朝廷和宗门速来井水不犯河水,他可没那么大面子请得动人来帮忙。

    “唐列,你可知道那面具人?”罗廉英问道。

    “大人,下官今天才知道有此人,在此之前,根本没有在张麟身边出现过。”唐列如实回答。

    “张麟的事情,你该知道点?”罗廉英皱眉道。

    “知道不多,全是白云城内发生事情,平时,张麟一点都不像武者,很喜欢参与俗事……”

    唐列一五一十道出,像似传播圣神教义,建造圣殿建筑,又会一手召唤雷霆能力,简直神乎其神。

    听得罗廉英越来越糊涂,很不解道:“信仰神明我能理解,但雷电法术未免有点骇人听闻。”

    “大人,下官不敢有半句虚假,白云城很多平民都亲眼所见,两位世家之主都雷电劈得重伤未愈,现在躺在府中修养,另外,圣神真实存在,我更是得到圣神回应,其中便有获取雷电术门径。”唐列解释道。

    “放一道雷电悄悄。”罗廉英来兴趣了。

    “可我兑换不起,实在太昂贵了,小女从圣神中得到一门法决,现在快要突破真气境,不信可来验证便知。”

    唐列修行法决,乃是大齐王朝授予,可传给嫡系子女,真气特性很容易辨认,而真元决修炼出来真气要精纯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