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31 建造圣殿

    不过一个礼拜,水泥和玻璃做出来了。

    张麟检查一遍,已经符合要求,建造圣殿要很多水泥和玻璃,使得看起来很美观,他又亲自设计圣殿外形。

    招募一百人工匠队伍,在西区中心位置选出八百平方米来建造。

    白云城是平原地带,从来未发生过地震和恶劣自然灾害,最多夏天难得干旱,基本二三十来年难得来一次,但有一条从大齐王朝腹地延伸而来大江,不至于旱情太严重。

    挖地基的时候,各方面展开筹备工作。

    在水泥和玻璃研制快要成功时,张麟便让他们先一步招揽各类工作,打造工具,修缮工厂等准备得差不多,在生产过程中,出现问题,专门工匠来解决。

    人类智慧是无限的,很多生产问题,在一群工匠眼中互相沟通就能得到迎刃而解。

    更何况,水泥玻璃科技含量不多,土法子就能解决。

    同时,张麟又请十位石匠雕刻十米高圣神雕像,石料选用价值不高的特点在纯白无瑕。

    圣殿一定要很多玻璃窗,另外最主要是瓷砖。

    瓷器是有很多,但瓷砖可从来没人见过,另外,瓷器算是装饰品,算起来可不便宜。

    张麟又不追求高品质,只要表面光滑平整,稍微有一点瑕疵不算是,仅要一面光滑,价值自然不算很高,白云城内数家民窑瓷器商一谈,一两能买三平方,一万两绰绰有余。

    一万两白银,按照地球价格,那可是一千万元,单单是贴个瓷砖价,真是让人望尘莫及,六大世家再有钱都不敢如此做。

    圣殿支撑梁,便不要粗木桩,而是铁条浇灌成承重梁。

    不设围墙,栽上一颗颗成年树木,草坪去掉,主要难度太大,鹅卵石铺设小道,以及青砖铺设地面。

    张麟不忘画出草图,三千多平米面积,凭着他绘画水平,自己过一会儿就看不懂了,不得不各方面标注上解释。

    圣殿画得很精细,装修上想得很具体,不忘都标记下来,免得到时候忘记。

    “用上两个月时间,花十万两白银应该足够了。”

    对于建造圣殿,张麟要亲自参与指导,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用水泥造房实际上一点就通,技术含量实际不高,主要是体力活。

    缪家族人来采购材料,大部分能实现准备起来。

    自从击败六位家主,张麟日子过得太平静了,基本没人敢来招惹。

    西区流民,超过八CD得到工作,剩下老弱之流,实在安排不出工作来,每天食物发放改成两顿,好让他们图个温饱。

    像似矿产分掉一千来人,加大挖掘工作,方可水泥厂和玻璃厂高产。

    但问题又来了,一时间卖不出去。

    这一点着实让张麟郁闷,水泥卖得是很低,可问题不是日常消耗品,谁没事整天造房。

    另外,对玻璃接受程度还是太低,新鲜事物要时间来适应。

    张麟觉得等圣殿完工,一面面玻璃窗装上,强行扭转人们审美。

    “家主,水泥堆得实在太多,卖不动,七个商人都不要。”

    “玻璃都一样,仓库都有点放不下了。”

    缪崇和缪宣来汇报,怀着忐忑不安心情,生怕解除职务,滚回缪家镇。

    “继续存货,到时候有得是人来求购。”张麟不以为然道。

    玻璃卖不出去,张麟暂时无计可施,但水泥绝对能轻松解决。

    ……

    “张老弟,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坐。”唐列言语间有几分敬畏。

    上次,以一敌六,大获全胜,张麟难得跟唐列和徐图交际,其实在忙着建造圣殿,自然疏忽了。

    “肯定有好事想着唐兄。”

    张麟已发现唐列成为圣神信徒,而且,近些日子信徒数量超过一百五十位,初有成效。

    期间,缪珍珍已成真气武者,高兴得很长时间,不过底子很薄,需要多多巩固。

    “说来听听。”唐列来兴趣了。

    “请随我来。”

    二人来到西区,专门有人听从安排,在两天前砌好一面矮墙。

    唐列眼神中不解,找他来看一面墙是什么意识,难不成藏有什么秘密。

    张麟满怀笑意拍一拍突出来一块砖,道:“来试试掰下来。”

    “这是何意?”唐列越来越看不懂了。

    依旧张麟意思,单手抓住砖,使劲用力掰。

    几次法力,钻块纹丝不动,唐列不得不双手并用,一脚踏在墙面上借力。

    咔!

    一声脆响,砖块不规则碎裂,粘合在墙壁上一层没事。

    “什么东西粘的,如此牢固。”唐列不可思议道。

    张麟很耐心讲述水泥好处,唐列也很认真听完。

    “我要水泥又没用。”唐列不解道。

    “你是不需要,但大齐王朝很需要,用得上地方可多去了。”张麟说道。

    “可我不认识阙司的官员。”唐列为难道。

    张麟自然他不认识相关官员,但在绝对利益面前,不认识也待认识。

    “做人不要太死板,我来给你分析分析,水泥出厂价两文钱一斤,市面上粘砖块材料都是四文起步,而且,水泥经久耐用,十几年都不带开裂,大齐王朝要多少银两投在建造修为城墙前哨边境,每隔五年都要大施工一次,用上水泥十年修一次,可不是省掉一倍价钱,另外我卖得便宜,落在唐兄手里,价钱自然由你来定,每年经手多少银两,我是算不过来,估计一年利润,唐兄当官半辈子未必比得上,所以嘛,不仅利于朝廷,上下保持默契分一杯羹,大家都得益。”张麟一通说道。

    唐列多少知道一点,大齐王朝每年都要调拨巨资来修补城池和军事建筑,偷工减料必然是存在,他是打不通关系,但上面关系环环相扣,稍加走动运作,自然不是问题。

    他一年俸禄撑死五六千两,并不是想两袖清风,实属无奈之举,上头又下死命令,一定补回来白云城资源上缴,导致不得不跟世家对上。

    此刻摆在面前一个机会,让他和上面关系拉紧,更是收获大量银两,何乐而不为。

    “张兄弟放心,此事我接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