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27 世家窥探

    当老板指挥人做事,张麟觉得挺爽的,但关于圣教发展上,尽心尽责。

    每天起来第一时间就给圣神雕像刷洗一遍,再到善堂发放食食物,再给流民讲一讲圣神和圣教,接下来一天基本没什么事。

    “院长,有人躺在门口。”

    这时,一个孩童着急忙慌赶来。

    张麟立刻赶往查看,发现是那一日善堂前发病之人。

    将其扶起带入孤儿院,施展两三遍治疗术,苍曲鹤悠悠醒来,显得很虚弱,似乎气数已尽。

    艰难起身,苍曲鹤放下武者强势,乞求道:“请你救我。”

    “这不是一件我能做得到事,但能交给你方法,成与不成就看你自己。”

    张麟剩下一百信仰点,便是给他准备的,当然不是兑换物品将其治好,如果此人事后翻脸血本无归。

    “请讲明。”

    苍曲鹤早已死马当活马医,根本顾不上那么多。

    “你只需要信仰圣神,真诚祈祷一个小时,可得到圣神回应,届时,再加入我圣教,便能从中获得治愈方法。”

    张麟说得很简单,苍曲鹤一时间陷入沉默,心中抱着怀疑态度,甚至在猜测对方另有企图。

    “不相信我,你就走吧。”张麟不强求。

    他将苍曲鹤拉入圣教,实际上要壮大势力,能从圣教得到好处远远不是普通信徒可相提比论。

    直接加入圣教,张麟便可对其放开圣教部众神之商铺,贩卖针对性职业和技能,价格是商城两倍而已,放在普通信徒神之商铺可都是五倍起算。

    放在全盛时期,苍曲鹤早就一剑砍过去,但现在是一个废人,对方是贪图什么。

    “请教我成为圣神信徒之法。”苍曲鹤决定道。

    张麟取出圣典,让其默念即可,安排一间清净房间。

    ……

    西区变得车水马龙,六大世家自然知道张麟在售卖香皂,通过一番打探,一清二楚其中利润有多高。

    六位家主一合计,决定盗取配方来仿制香皂,从中分一杯羹。

    他们暗中买通工人,探听制作过程和原材料配方。

    很可惜,在窥探核心工序时,偷窥工人当场抓住。

    此事惊动张麟,时刻提防六大世家小动作,没想到那么快就按耐不住了。

    一共查出来五个工人,根本无需多问,他们便主动招供。

    “六大世家给你们多少银子?”张麟沉声道。

    “大人,我错了,请放过我,再也不敢了。”一位中年工人哭喊道。

    其余四人跪着哭求,不希望因此赶走。

    但诸多工作间领头望着五人面色不善,如此失职罪责难逃,再敢出言解围,肯定一起丢掉饭碗。

    “他们干几天,算几天工钱,今后我的产业不再录取这五人。”

    话音一落,张麟起身离开,不再多看一眼五人。

    正主是六大世家,他们不过是任人摆布棋子,带到六位家主面前指认,一样无济于事。

    但就此不管,张麟自然是不肯,索性正面摊牌来得实际。

    ……

    天聚阁。

    张麟已经清场,一天不做生意,邀请来城主唐列和都统徐图。

    同时,命人请来六位家主,来一场谈判,谈不拢就打上一场。

    唐列已进入真气三阶,六大世家暂时不敢正面叫板,实力相差悬殊,不愿意逼得双方动手。

    二人得知张麟生意遭人窥探,着实很气愤,表明立场权力支持,一定要找回场子。

    不多时,六位家主一同前来,不带上一位随从。

    很显然真要动起手来,普通人就是蝼蚁,一掌就能拍死。

    “有何见教?”

    李坤脸色不太好,毕竟天聚阁以前是李家产业,现在易主了,重新光临,面子上过不去。

    “明人不说暗话,别再窥探香皂,以及我的所有产业。”张麟直言道。

    “空口无凭,阁下未免太霸道了。”洪都不屑道。

    “不霸道,等着让你们欺凌。”张麟冷哼一声。

    “请我等来说此事,恕不奉陪。”

    白吟起身,毫不将对方放在眼里,其余五人近乎一同起身,表现出共同进退。

    嘭!

    唐列一掌拍在桌上,威严道:“我可有让尔等离去。”

    “城主好大威风,难不成要以权压人。”陈九州戏虐道。

    那怕唐列是真气三阶,对上六位真气武者,一样能分庭抗衡。

    “何需城主出手,张某一人即可胜过你们六人。”

    身为当事人,张麟自然不能一声不吭,要多强势就表现得多强势。

    “狂妄。”

    对上唐列要忌惮三分,换作是张麟那就不同了,以一敌六,简直是在求死。

    “不可冲动。”唐列劝道。

    “放心,我有把握。”

    张麟很自信,似乎胜券在握。

    李坤眼珠子一转,立刻接话道:“有胆量,那就打上一场,若胜了,在白云城六大世家从此对你避让三分,要败了,滚出白云城,此生休得踏入一步。”

    “放屁,要你们败了,怎么不滚出白云城,想要算计我兄弟,信不信老子弄死你。”徐图暴怒道。

    “哼,欺负我家兄弟,唐某必定不死不休。”唐列都站出来。

    他们可是好算计,落败一点事都没有,最多不搭理张麟,打赢要其消失,那西区产业自然落入手中。

    “那可不行,怎么算都是我吃亏,要不再来一场赌约。”张麟提议道。

    “你想如何赌?”

    以一敌六,六位家主很有信心,可不觉得张麟能短时间内实力提高一个台阶。

    “很简单,我输了,交出香皂厂和配方,以及名下地产,如果你们输掉,便要任由我拿走一样产业。”张麟认真道。

    “那好,随便什么产业任你选,有本事来取。”洪都兴奋道。

    他们家大业大,缺少一条财路,依然能维持得起世家运作,若取胜,带来收益可是相当惊人,单单肥皂厂一个月就能带来十万两白银,凭着自身渠道,赚得翻几倍不是问题。

    “立字据,省得到时候说不清。”李坤说道。

    这正符合张麟之意,此次他可要取走六大世家矿产,藉此来解决原材料问题,届时,不必受限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