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24 圣教善堂

    在西区,流民数量将近五千之多,其中三分之一是老人和残疾,剩下都是中青年,由于都是从乡下过来,大字不识,放牛种田是看家本领,但问题是白云城不需要种地,粮食都靠管辖内的乡镇供给,所以,他们平时能接到一点体力活混日子。

    好在肥皂厂建立,不断扩建规模,已经招募一千多人,按照三班制度,基本趋于饱和,容不下再多劳动力。

    七家商人不止从张麟手中进货,更是提供原材料,真要从白云城采购,食用油就不够,不出一个月老百姓都没油吃。

    负责管理肥皂厂的缪向春尽心尽责,提出一个很大计划,等待资金积累足够,原材料自己制作,来确保降低成本,张麟自然很赞同。

    实际上,张麟需要资金不多,等到西区变成工业区,带来利润轻松碾压六大世家不成问题。

    近些天来,缪家带来青年和少年,十六个人队伍,全权规划商业版图。

    如果人手不够,再向族人拉人,缪家镇沾亲带故起码百八十号人,三十多几个青少年找得出来,全然是当作家族企业来培养,当然,他们是拿薪水,账目上银子都是张麟做主。

    天聚阁在推出十五道美味佳肴,生意红火起来,但同肥皂厂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值得一提,孤儿院近一半都是信徒,事情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一天,张麟招来一帮卖包子小贩,他们一个月利润很低,亦就二两多点,直接没人四两月薪召集来。

    圣教善堂,专门行善施舍之地。

    二十多位包子师傅,再配上十位分发馒头稀粥帮工,善堂就建立起来了。

    西区一件破落院子修理完成就开始给流民施粥,善堂门前竖立着圣神雕像,排着长长队伍等待领取食物。

    两个馒头,一碗稀粥,成片蹲在地上吃饭。

    “谢谢大人。”一位流民感激零涕道。

    “不要感谢我,要向圣神感谢。”张麟不厌其烦解释道。

    流民稍有一点不解,但还是恭敬向圣神雕像道谢。

    很多人不理解,为何要帮身无分文流民,养活两三千流民,少说两三百两银子,那可是真金白银,普通人家一辈子都攒不下来,可在财大气粗张麟都不在乎。

    一个礼拜不到,肥皂厂带来七千多两银子纯利润,他最不差就是钱。

    同时,张麟给流民传递信仰。

    “圣神是大无私的神,众生在其眼中都是平等,不管是否信仰圣神,只要你无依无靠,饥肠辘辘,都能来善堂领取食物,如果你们信仰圣神,成为圣神信徒,将摆脱贫困饥饿……”

    很多人认真听着,眼神不以为然,一碗粥,两个馒头想要收买人心实在太难。

    “感谢圣神。”

    亦有人低声表示敬意,更多是自顾自吃着。

    西区流民基本都知道张麟存在,不止是一位真气武者,更热衷做善事,收养孤儿,分发食物,镇压地头蛇,开办肥皂厂等一系列事情,早已流传开了。

    而在扎堆流民中,有一人低头啃着馒头,眼神很不屑,自然不相信有圣神存在。

    苍曲鹤是一位灵窍境武者,遭遇一系列变故才沦落如今境地,身为强者,一向来我命由我不由天。

    “该死!”

    在他起身要换掉碗时,旧伤复发,钻心痛苦席卷全身。

    立刻,张麟注意到苍曲鹤,便走向前关心道:“发生什么事,需要帮助吗?”

    “你帮不了我。”苍曲鹤艰难挤出几个字。

    刚要离开时,就撑不住瘫倒在地,缩卷成一只龙虾状。

    “不要怕,我或许能帮你。”

    张麟给他检查伤势,简直吓一跳,身上多处未愈合伤痕,很明显是利器所致,另外最严重是心脏位置经络呈现乌黑。

    “滚开。”苍曲鹤温怒道。

    这时,很多流民看不下去了,好心相帮,竟然换来恶言相向,更何况,张麟无私发放食物,获得他们敬重。

    “你这人真没良心,吃好大人的馒头,现在翻脸不认人。”

    “一看就不是好人,估计遭报应了。”

    “大人不要理他,不值得救。”

    张麟很满意众人表现,但依然要装作悲天悯人,按照真实暴脾气,不给这厮两嘴巴子,外送两击断子绝孙腿,名字估计就要倒过来写。

    “大家不要吵,让一让不要围着。”

    多好表现机会,张麟岂能错过,心道:“是时候展现真正技术了。”

    治疗术!

    众目睽睽之下,一团白光从掌心显出,没入苍曲鹤体内。

    在场之人瞪大眼睛,带着疑惑很想知道是什么力量。

    白光没入体内时,苍曲鹤痛苦减轻不少,投来难以置信眼神,脑海中不断寻找,都没有发现相关武学,已经超出武学范畴,更像似神仙故事中法术之流。

    本想要抗拒,但发现真实有效,便任由张麟将一团团白光传递体内。

    一共释放十五次治疗术,张麟真气支撑不住了,只能就此罢手。

    的确,治疗术不是万能,只能治好苍曲鹤外伤,更严重是在内伤,而且不是普通内部伤势,实际上,治疗术对内脏受损一样有效果,可好像没那么简单。

    “你的伤势,我暂时无能为力。”张麟话中有话。

    他看得出来此人来历不简单,那么重伤势都能活着,想必不是一位弱者,若能拉拢进圣教,张麟毫不犹豫帮其治好伤势。

    “我体内有多股真气在纠缠,以你的修为是无能为力。”苍曲鹤态度缓和不少。

    “未必,你如果相信就来圣教孤儿院。”张麟道。

    话不能说明白,好让苍曲鹤想象空间,其实,他时日无多,伤势得不到治好,真气攻心,便是丧命之时。

    苍曲鹤没有多说,默默起身离开,背影很没落,像似英雄落幕,尽显凄凉和孤独。

    “生与死抉择在你手中,希望把握得住。”张麟不忘提醒道。

    苍曲鹤不由得身形一顿,但依旧头都不回离开。

    张麟不在乎其来历,只要信仰圣神,加入圣教收益,自然不可能脱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