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22 生意火爆

    在四季学院门口,多出来一个摊位。

    张麟特地重点安排四大学院设立推广点,发动有空闲时间工人展开全城推广。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一位青年扯着嗓子高喊道。

    顿时,不少学生围聚上来,看着桌子上摆着一片片雪白糕状东西。

    “你们卖什么东西,挺香的。”有一位女学生忍不住问道。

    肥皂香味若有若无传递而来,着实让很多女学生很好奇。

    “抱歉,我们不是来卖东西,而是来送东西。”青年拿起一片香皂,很得意道:“想必大家很好奇是什么东西,我就不卖关子了,这是香皂,一种新奇产品,用来洗手洗脸洗澡都可以,清洁皮肤保持滑嫩,更是留有余香,绝对是佳品。”

    “真有如此神奇?”自然有人提出质疑。

    “新事物,大家很难接受,所以免费给大家试用,来增加对香皂认识。”

    香皂片量很小,最多洗一次就用完。

    免费的东西,不要白不要,众人争先恐后领取。

    青年不忘提醒道:“用过觉得好,记得前往主街购买,那里有一家专门售卖香皂店铺,一大块只需十五文钱,物美价廉,三天后开业,前一个礼拜有优惠活动。”

    一天下来,发放掉一万多片肥皂,成本都不到三两。

    一块正品肥皂成本在三文钱,何况切成一小片肥皂片,更不值一提。

    虽然不能说每个人都得到香皂,但基数够大,便能带动时常需求。

    “陈姐,你身上好香,难道用上花瓣沐浴,那可大户人家用得起。”

    “瞧你说的,我家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昨天有人在菜市场免费送香皂新奇玩意,随手就那一块来用,专门用来洗澡,真别说,效果太好了,不止洗得干净,香味从昨天一直在身上。”

    “今天还在不在,我要去领一块。”

    “可惜了,今天没见着人,但听说等两天在主街有一家专卖香皂店铺,十五文钱一大块,还有优惠,我可打算多卖一点放在家里。”

    “那时候,一定叫上我。”

    相似事情,在白云城到处发生,尤其妇女特别关注。

    平常人家清水洗漱,自然洗不干净身上油渍和汗渍,可用上肥皂,全身干爽,更带有清香,实在是大户人家享受,更何况价格亲民。

    ……

    第三天,主街香皂铺,已经挂上‘香皂专售’牌子。

    此刻,大量妇女少女围在门前,静等店铺开张。

    不多时,店铺门板拆除,一股香皂香味飘出来。

    “开门了!”有人立刻欣喜道。

    用过一次香皂,实在离不开那一种香味。

    一瞬间,人潮涌进来,面积不算大店铺,显得很拥挤,不少人在外面干等着。

    “本店新开业,特惠活动仅限三天,买五送一,买十送三,错过是你吃亏,机会就在眼前,库存丰富,不限制购买数量。”

    但根本没人听店员讲话,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一群女人七嘴八舌哄抢。

    幸好在店铺中挂在优惠标语,位置很醒目,第一时间能看得到。

    不少买到肥皂,抱着怀中挤出人群,外面等待中的人艳羡不已。

    张麟早有准备,库存十万多块肥皂,足够三天优惠活动需求。

    刚一开始,生活肯定火爆,等待白云城需求饱和,销量稳定下来,大致上能维持正常供给。

    独家日常消耗品是不愁卖,肥皂厂和店铺开出来就无需过多关心了。

    前来购买都是五块起步,有优惠活动,便宜不占就吃亏。

    当然,不能经常那么干,巴掌大肥皂,可以让人用一个月,购买力终究有限,最好方式是发展渠道商,通过商人流通到各个城池。

    无需张麟亲自出面,到时候会有诸多商人主动前来求购,按照十文出厂价,追求薄利多销经营模式。

    另外,洗衣皂和精品香皂一样增添利润手段。

    “家主,一个上午卖出去将近一万块香皂,店铺货快没了。”

    缪向春在缪家镇管理店铺,年纪稍微长几岁,安排来管理香皂铺,看到今天客人数量都有点吓到了,毫不夸张来说,一天客人流量都超过缪家镇整片地方人口数量。

    “去仓库调货,也就三天买得人多,今后趋于正常销量。”张麟平静道。

    “我知道了,立刻去办。“缪向春告退。

    当天就有商人找上门来,很显然是嗅到商机。

    来者是白冬城商人,离得白云城不远,跟六大世家有生意往来。

    这是一位中年,表现得十分沉着冷静。

    “见过阁下,在下周千福。”中年恭敬道。

    周千褔打探过张麟底细,自然不敢表现出强势。

    “有何事?”张麟明知故问道。

    “阁下可愿出售香皂配方,在下出一万两。”周千褔说道。

    “不买。”张麟直接回绝道。

    “价钱好商量,您出个价。”周千褔恭敬道。

    “不是价钱问题,独门生意,我不打算跟人分利润。”张麟话锋一转,道:“配方就不要想了,但可以合作一起赚钱。”

    “请阁下道来。”周千褔打起精神。

    “你从我这里拿货,按照出厂价,每块十文钱,而且,白冬城就卖你一个人,保证不给第二个人供货。”张麟说道。

    周千褔眼珠子一转,当即答应下来。

    白冬城人口要多一点,他独家销售,绝对有不少赚头,心中很清楚,香皂是垄断生意,张麟只要不傻,肯定紧抓着不放。

    “我先定十万块香皂。”

    十万块香皂差不多购买一个月,成本亦就是一千两,周千褔是想要试试水。

    “没问题,但我有一个要求。”张麟说道。

    “请讲。”周千褔脸色严肃起来,在担心张麟敲竹杠。

    “介绍更多商人来进货,最好是不同城池商人。”

    此举无疑是加速香皂销量,单靠一间店铺终究利润有限,大量下家接手才是海量资金赚回来。

    周千褔暗松一口气,很理解张麟打算,想要尽快积累大量进货商,使得利益最大化。

    “我们签一份契约,保证双方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