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19 一战扬名

    等六位家主冷静下来,才发现拿不出等价宝物,只能干看着眼馋。

    “诸位家主可拿得出来对等物品?”张麟平静道。

    家主们面面相窥,都没有吭声,若是拿出大部分家产底蕴来交换一颗灵丹,显得很不划算,毕竟,一大家子人要养活,资源跟不上真气武者断代衔接不上,其余世家可能乘虚而入,如若一起出资,到时候分配又是问题,敲碎分,还是磨成粉,那都是破坏药力,得不偿失。

    “要不主街店铺地契来赌。”

    张麟早已窥探主街商铺,可惜都控制在六大世家手中,不管是租是买都不可能,所以借着此次机会,打算赚几间铺子回来。

    主街最繁华地段,一间最次店铺每天租金数百两,更不要提买下来,没有上万两都不好意思开口。

    “我出三间店铺。”洪都第一个开口。

    “我出五间店铺。”白吟紧跟道。

    其余家主都开出很高赌注,互相哄抬起价。

    “一家酒楼、一家茶楼,六间店铺。”李坤道。

    “不愧是白云城第一世家,我跟你赌了,押缪珍珍能赢。”张麟回应道。

    李家家底最厚,即使输掉未必能伤及根本,产业遍布白云城三个区,甚至延伸到附近数个城池。

    “一言为定,在众都是见证人。”李坤得意道。

    “我要核对地契,滥竽充数可不行。”张麟提出要求,在主街一样有主次之分,搞不好李坤给出都是方位一般的店铺,可就不划算了。

    “可以。”

    一刻钟时间,李家人带来主街所有地契,任由张麟挑选。

    张麟自然不跟他客气,选出最好八张地契,李坤体现出豪气,眉头都不眨一下,一共算下来估计超过十万两。

    在众大佬下好赌注,现在就差两位主角打上一场。

    天聚阁前空地上,士兵清理出很大一片空地,围观之人里三层外三层,街道两排店铺商品都挤满人。

    这时,一男一女从天聚阁出来。

    李牧差不多二十岁,体形修长,相貌俊朗白净,算得上是美男子,行走时,步伐稳健,同常人有很大区别,显然根基很扎实。

    相反,缪珍珍抱着平常心态,将覆雨剑法练得得心应手,炉火纯青地步。

    “点到为止,开口投降,我便不再出手。”李牧彬彬有礼道。

    “说得你好像赢定了。”缪珍珍淡笑道。

    上场来几句嘴炮,调节一下气氛。

    本来看到是两位年轻人交手,观众都有点失望,但听到争锋相对,不由得勾起好奇心。

    近乎同时利剑出鞘,李牧一样练剑术,不过体现迅猛刚硬,一上来冲锋杀至。

    缪珍珍静立原地,等待对手接近时,才出剑迎击。

    交手时,剑锋发出脆响,双方都没有多余的语言,颇有高手风范。

    一同前来的缪霜霜看得很不是滋味,回想起上次对张麟出手,每次傻里傻气喊招式。

    嘭!

    突然,未等人看清,李牧被击败在地,腹部很清晰一个鞋印。

    缪珍珍没有乘胜追击,等着李牧起身再战。

    此刻,唐佳人想起昨日缪珍珍说得不想让她输得太难看的意思,的确,被一脚踹飞挺丢脸。

    “我一时大意,再来。”

    李牧自然不肯轻易认输,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再发起进攻。

    嘭!

    又过上十来招,李牧屁股上挨一脚。

    六位家主岂能看不出二者差距,神情变得十分阴沉。

    而唐列和徐图满面笑容,心里乐开花了,他们等于白捡三件宝贝。

    “这个李家大少爷太废材了吧,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可不是嘛,李牧是李家第一年轻高手,自封不可信。”

    “你们看不懂别瞎说,主要小姑娘太厉害了,两人都不在一个档次。”

    议论纷纷,传入李牧耳中,以他的性格着实不能忍。

    “狂风剑法!”

    李牧招数一变,大开大合,似乎用上全身力气。

    但依然改变不得现实,还是十招之内被踹倒。

    “表哥说过,喊出招式最傻了。”缪珍珍不忘嘲讽一句。

    “啊!”

    身上五六道脚印,李牧早就将招式忘得一干二净,靠着蛮力劈砍。

    如此一来,破绽百出,缪珍珍看准时机,一剑轻松击飞对方手中剑。

    “够了。”

    李坤出言制止,他不想再看到李牧丢人。

    “我没输。”李牧不敢吼道。

    “输就是输,记住今天教训。”李坤威严道。

    吩咐族人将李牧带走,要是生死搏杀,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死。

    “阁下,李某愿赌服输,再次向你赔罪。”

    不得不佩服李坤能屈能伸,当即兑现承诺。

    “李家主果真是大丈夫,一言九鼎,在下敬佩。”张麟亦不好得寸进尺,毕竟都住在一个城中,抬头不见低头见。

    六位家主一起离开,似乎在表示同气连枝。

    “张兄弟,可愿忍痛割爱,我用六件宝物交换此灵丹。”唐列修为陷入瓶颈多年,很希望凭借此丹来更进一步。

    “唐兄需要,便直接拿去,交换未免太生分。”张麟说道。

    “灵丹太贵重了,不太好吧。”唐列不好意思道。

    “今后很多事要仰仗唐兄,还请多多帮衬。”张麟是在卖人情,将来西区可要很多改动。

    “那好,张贤弟之事,便是我唐某人的事。”唐列不再矫情。

    “现在都是自家兄弟了,小事张兄弟找我就成。”徐图豪爽道。

    “多谢两位兄长关照。”

    张麟跟李家结怨,等于得罪六大世家,只能投入唐列一方,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了。

    此次,缪珍珍可谓是一战成名,名字传遍整个白云城。

    实际上,李牧是有真材实料,李坤将其当作接班人培养,怎么可能会弱,在学院中算得上是风云人物,排在第一阶梯,可如今被一位名不经传的少女击败,颜面丢尽不说,更是沦为他人垫脚石。

    当然,张麟收益不小,得到八张地契,卖肥皂店铺是解决了,眼下是着手办工厂了,好在不需要注册批文,地点和员工都不是事,主要是原料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