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17 李氏家主

    马小树得将肥皂掉在地上,几个孩子表现出惊恐神情。

    心里很清楚偷东西是不对事情,生怕赶出孤儿院。

    “这东西是不能吃的,乱吃要东西会生命死人。”

    幸好张麟回来及时,肥皂中有碱,在没有硬化前,误食有可能危及生命,即便误食成品肥皂,拉肚子拉到脱水。

    “去玩吧,以后东西不要乱吃。”张麟没有责怪意思,五六岁孩童管不住自己很正常。

    看着张麟没有责怪,马小树和同伴就继续玩耍。

    一共做出来十块肥皂,现在没有完全硬化,表面半软化,等上一夜时间,才算真正完工。

    雪白肥皂,散发着淡淡香味,张麟加入最普通香料,市面上买得到,大众款标配。

    当然,从白云城杂货铺有四五种香料,基本能确定大众款就那么几种了。

    精品款必须是追求精致,因而是新鲜花朵来提炼香水。

    “表哥,这是什么东西?”缪珍珍一早就注意到,但不见张麟人,所以憋着一肚子疑惑。

    “这是肥皂,用来洗手洗澡。”

    张麟打来一桶水,用肥皂在手上揉搓,出现一层奶白泡沫,清洗掉白沫,双手干爽不少。

    缪珍珍迫不及待试试,的确直接清水来洗要好得多。

    “手上还有香味,能不能给我一块。”缪珍珍希冀道。

    “我屋里有,自己去拿。”张麟道。

    该世界,洗澡一般都是清水,像似世家嫡系要讲究点,沐浴时加入花瓣,才能身上带有香味,普通人洗澡就很麻烦,大致上,一周洗一趟,实在挑水烧水,需要不少时间。

    “接下来,可以着手办工厂了。”张麟打算道。

    “院长,有两个姐姐找您。”

    这时,一个孩童急匆匆跑来。

    “我知道了,你去玩吧。”

    张麟不由得疑惑,他在白云城认识之人不多,想不出有谁来拜访。

    此刻,门口正站着两人,穿着四季学院制服,其中一人便是缪霜霜。

    “那个男人又欺负你了?”张麟问道。

    “不是,表哥那个人是李家二少爷,有传言李家李坤要找你报仇。”缪霜霜焦急道。

    李氏世家,在白云城根基很深,李坤又是成真气武者已久,她在担心张麟不敌。

    “那就让他来好了。”张麟不以为然道。

    “阁下,李坤成就真气武者已有二十多年,一身战力不容小窥。”唐佳人提醒道。

    “你是?”

    唐佳人容貌上,张麟觉得有几分似成相识,但很确定不认识。

    “小女子唐佳人,家父唐列。”唐佳人道。

    “原来是城主之女,都请进来我有好东西给你们。”张麟热情邀请道。

    请进孤儿院,缪珍珍正拿着肥皂出来,一看到缪霜霜,神情不由得一僵,不知该如何应对。

    将屋里肥皂取出来,张麟介绍道:“这是我制作的香皂,用来洗手洗脸洗澡,你们试一试。”

    雪白肥皂,勾起唐佳人好奇。

    她是城主之女,洗澡必然是十分讲究,拿起来闻一闻,道:“好香。”

    “浸水涂在手上搓洗,很简单方便,你们试一试。”张麟道。

    一会儿,唐佳人手上搓出一层白沫,冲洗掉手有余香,赞赏道:“太神奇了,手变得细滑,更香气扑鼻。”

    “这一定很贵重吧。”缪霜霜问道。

    “一点都不贵,做起来很容易。”张麟道。

    “可不可以教给我。”唐佳人道。

    “这可不行,商业机密,我要靠香皂赚钱。”

    肥皂制作过程简单是不错,但张麟可要掌控在手里,关键制作部分交给缪家少年来看管,其余工序流程让人知道都无所谓。

    “对了,表哥你要怎么应对李家?”缪霜霜想起来正事。

    看着张麟没当回事,缪霜霜真是很着急,再则来说,李坤可是真气武者,可不是闹着玩。

    “里面的人滚出来。”

    突然,院外传来怒喊声。

    “来砸场子,找死。”

    张麟微微皱眉,心中很不悦,院子里都是孩童,真要打起来,说不定伤及无辜。

    调动真气,身如一道疾风,来到院落外。

    此刻,二三十人围堵在门口,为首之人年纪很高,差不多六十多岁。

    “李家人?”

    张麟双目锁定此人,能感应得出他是真气武者。

    真气武者修炼出真气,同阶之间存在气息感应,所以,第一时间能判断出正主。

    本来气势十足的李坤,暗自心惊,眼前年轻人给人危险感觉。

    张麟毫不掩饰气势,他已是人级二阶,全属性增长一点,真气加成两点,战力高出原先一大截。

    “本人李坤,你便是新来白云陈真气武者?”李坤故作镇定道。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无需多言,出手一较高下。”

    可惜,张麟压根不想过多废话,将李坤击败,无疑是白云城竖立威望很好机会。

    “且慢,我是来讨回一个公道,阁下向小儿出手,以大欺小,未免让人不齿。”

    李坤认怂了,拳怕少壮,即使他成就真气武者二十多年,可明显感知得出对方,气息要强出不少,真要交起手来,胜算不大,有损在白云城威严。

    “怎么个讨法?”

    见对方不应战,张麟不好强行出手,六大世家实属一个联盟,己方损兵折将,必然竭尽所能铲除张麟,而不是任由靠向城主一方,此消彼长,白云城格局将大变样。

    “让当事人公开比试一场,输者道歉赔礼,你觉得如何?”李坤说道。

    张麟淡淡一笑,缪霜霜和李谦一战,必败无疑,自然是不能答应:“我觉得双方都指派一人,而不是固定当事人。”

    “不得请外援,必须自己亲属族人。”

    李坤提出条件,防止张麟请来唐佳人出战。

    “可以,时间明日,地点白云城主街。”张麟提议道。

    “一言为定。”

    李坤不再得寸进尺,带着李家人撤出西区。

    “表哥,我打不过李谦,更不要提对上李家长子。”缪霜霜实在想不出谁能出战,缪家几个少年,可都没练过多少武艺,送上去只能挨打的份,而且,李谦兄长李牧的武艺在学院中算是一流,她都担心能不能走上十招。

    “珍珍,明天你上,打不赢回缪家镇待着。”

    “表哥放心,绝不给你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