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16 放下那块肥皂

    孤儿院事务,基本交由缪珍珍来管理。

    虽然,缪珍珍年纪不大,但几天习惯下来,大致上应付得过来,每天上午充当老师,教授五个文字,还是很容易胜任。

    等文字学习一定数量,张麟早已安排编写好几篇教材,乌鸦喝水、狼来了等教育内容。

    同时,今天是四大学院招生日子。

    六个缪家少年结伴同行,他们首选是四季学院,全因有缪霜霜在,如果能通过入学,可以互相照应。

    一道来四季学院门口,才发现已经挤满人了。

    检查地点设立在学院外,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子女来测试天赋。

    “好多人。”缪小雪激动道。

    他们心中满怀希望,要是能进入学院,无疑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大堂姐会来接我们,应该不需要排队。”缪森说道。

    很快,他们就发现缪霜霜正在一棵树下跟几个同龄人有说有笑。

    “大堂姐!”

    缪家少年快步跑上前。

    “跟我走吧。”缪霜霜神态平淡道。

    有多个测试点,缪霜霜带着六人走向其中一个地点,她早已向维持秩序的学长打好关系了,能优先放行。

    缪霜霜穿着学院制服,排队之人不敢干涉,只能忍气吞声。

    “关系户,想插队是吧。”

    这时,一位男同学满脸笑意拦在面前。

    “李谦,请让一让。”缪霜霜厌烦道。

    “插队太理直气壮,你可真不要脸。”李谦戏虐道。

    本来已经答应给缪霜霜方便的同学都默不作声,李谦出自李氏世家,在白云城地位不一般,他们招惹不起。

    而且,李谦曾经追求过缪霜霜,但当面遭拒,一直怀恨在心,只要逮住机会就刁难。

    “你不要欺人太甚。”缪霜霜恼羞成怒道。

    插队的确不光彩,可学院里不少学生都做过,没人当回事而已。

    大庭广之下,李谦占理,缪霜霜自然理亏,更何况排队之人都投来幸灾乐祸眼神,让她下不了台。

    “我是在跟你讲道理,立刻回去排队。”李谦理直气壮道。

    “好大威风,本事没学到多少,嘴上功夫挺厉害。”

    一位女同学走来帮衬缪霜霜,顿时,维持秩序的学生眼中尽是不解。

    “唐佳人,你要替她出头。”李谦阴沉道。

    四季学院最厉害几个学生之一,唐佳人可从来都很高傲,一般学生懒得多看一眼,很明显缪霜霜就是一般学生。

    “不需要我来出头,仅仅提醒你一声,人家表哥可是真气武者,别狗眼看人低不识抬举,小心李家除名。”唐佳人冷笑道。

    “你当真气武者大白菜,随便就能冒出来一个,有本事喊来瞅瞅。”李谦不相信,觉得是危言耸听。

    “李谦,我唐佳人真心佩服你,真有种,真汉子。”

    唐佳人不再多言,一副等着看戏心态。

    “吓唬人谁不会,真能找来一位真气武者,我李谦当众下跪赔礼。”李谦不屑道。

    “很好,记得你说得话。”

    逼得进退不得,缪霜霜不得不表现硬气,虽然不像仰仗张麟,可现在由不得她拒绝。

    得知发生争执,不少闲着没事的学生跑来凑热闹,打听清楚缘由,都在等着看好戏。

    同是出自世家的林珝,不由得想到最近传闻,提醒道:“你还是避一避,白云城是来一位真气武者,说不定跟他们有关系。”

    “一群乡下土包子,还能跟真气武者扯上关系。”

    李谦嘴上强硬,背上已经溢出冷汗来,多少听到一些传闻,但现在逃避颜面何存,再则说来,李家一样有真气武者坐镇,对方不可能真要他下跪。

    一炷香时间,张麟匆匆赶来。

    他正在制作肥皂最后阶段,刚好缪森回来,便将半成品放入容器冷却。

    “表哥。”缪家少年露出欣喜表情。

    “是谁要给我表妹下跪。”张麟面带微笑道。

    实际上,张麟压根没把缪霜霜小孩子脾气放在心上,让人给欺辱必须挺身而出,而且,缪霜霜长得挺可爱的,当然这不是重点。

    “表哥。”

    此时此刻,缪霜霜心情很难描述,既有欣喜,又有委屈,略带不知所措,她有想过张麟会坐视不理,但出现那一刻,有一种飙眼泪冲动。

    “想哭就哭,小心憋出内伤。”张麟调笑道。

    缪霜霜带着泪花噗哧一笑,一种难以描述暖意涌现心头。

    “可笑,随便找一个人来就敢冒充真气武者,当人白痴耍是吧。”李谦一看张麟年纪不大,着实认定不可能是真气武者,顿时底气十足。

    练武之人何其多,突破真气武者终究少数,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年龄,像张麟二十出头,表面功夫未必练到家。

    “看来是你欺负我家妹子。”

    话音一落,张麟动作如同一阵旋风,眨眼间便已来到对方身旁。

    突然间,李谦觉得肩上传来一股巨力,双腿不听使唤般弯曲。

    嘭!

    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李谦已经双膝跪地。

    “男人就要说到做到。”

    张麟又回到远处,整个过程仅用一息,众人都没看清动作。

    “我要杀了你。”

    如此羞辱,怒火取代李谦理智,猝然拔剑袭来。

    正在众人惊呼中,离得那么近很难逼得开偷袭一剑,但张麟两根手指就硬生生接住剑身,剑尖相隔五六公分距离。

    不管李谦如何用力往前推,利剑架在张麟手指间纹丝不动。

    张麟手指一震,利剑从李谦手上脱手而出。

    叮!

    一声脆响,张麟轻松将利剑折断:“想要报复,你不够格。”

    等回过神来,李谦脸上满是惊慌,的确,眼前之人真是真气武者,吓得调头就逃走,不敢再丢人现眼。

    有张麟陪同下,六个缪家少年很快优先测试,事实结果不达标准。

    专门有一套测验人体气感和经脉的方式,具体不得而知,长久发展演变而来,还是挺靠谱。

    ……

    孤儿院,马小树和几个孩子,偷出来一块正在晾晒的肥皂。

    “软软的,香香的,一定很好吃。”一个孩子好奇道。

    “我们猜拳来决定谁先吃。”马小树提议道。

    一番对决,马小树第一个品尝,正满心欢喜要开动时,传来制止声。

    “放下那块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