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14 圣教孤儿院

    西区,成片破败院落,实在很难想象是表面上光鲜亮丽的白云城一部分。

    该世界房屋主体是木质结构,铁产量有限,自然不可能来浇灌承重梁,像似墙壁都是泥土混合植物提取粘稠液体,表面再刷上一层涂料,差不多十来年就墙体开裂。

    砖瓦是本来就存在,烧制起来不算难事。

    整个西区能算得上完好,亦就那么十几栋院落,一半是巡逻士兵休息地点,另外全都给地头蛇占据。

    “金钱豹,你哥们豹子头惹上大人物关进黑牢,估计没机会活着出来了。”

    西区,十几位地头蛇聚在一起,正聊着豹子头的事。

    “人都进去了,还算那么子哥们,豹子头活该倒霉,新来大人物是真气武者,大伙眼睛放亮点,一旦惹火上身,自求多福。”金钱豹冷笑道。

    “可不是嘛,一定要手下弟兄注意点,怕是怕一群兔崽子眼瞎,把我们一起连累了。”有人认同道。

    地头蛇本就很现实,人走茶凉,对于豹子头之事当作一个警告看待。

    “大哥,出事了!”

    这时,一位小弟着急忙慌冲进来。

    “什么事,谁不长眼惹我们?”金钱豹怒道。

    “大哥,很多官爷把院子给围了。”小弟惊恐道。

    顿时,诸位地头蛇一惊,若是帮派势力打过来他们可不怕,最多抄家伙一顿交火,可对上士兵只能认怂。

    那是两个概念,跟士兵出手铁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上面有真气武者罩着,真要等城主和都统出手,他们必死无疑,连关黑牢机会都没有。

    一众地头蛇立刻起身相迎,一直都保障孝敬钱,关系打点得不错,心中猜测不是什么大事,估计是追查犯人,要他们协助搜捕。

    来到院落外,上百士兵已经包围此地,领兵军官不认识,平时负责巡逻西区的军官冷漠站在不远处。

    “官爷,您有什么吩咐?”金钱豹硬着头皮上前问道。

    领兵军官浑然无视金钱豹,恭敬向张麟道:“大人,西区帮派头都在这里。”

    金钱豹心中升起不好预感,不由得猜测眼前年轻人该不会是新来的真气武者。

    “宣布一件事,从今天起我就住在西区,但凡看上院子给让出来,另外,挂着圣教字样地方最好别惹,如若不然,我亲自找你们问话。”张麟说道。

    地头蛇们低头不语,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互相眼神交流。

    “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

    众人回应有气无力,心中很憋屈,但不敢违抗真气武者的命令。

    “很好,这一栋院子我要了,一个时辰把你们东西搬走。”

    金钱豹欲言又止,很不甘心搬走,为数不多完好院落都有地头蛇占着,他和手下搬走只能跟流民强地方。

    不敢过多逗留,金钱豹命令手下搬运走家具等物品。

    不过半个小时,整个大院子搬空,满地都是废弃杂物。

    张麟找来几个流民,给一点工钱,将整个院落垃圾清理掉。

    院落挺大,十多间房间,很显然是以前大户人家府邸,简单测量过房间大小,摆得下五张上下铺床位,中间再摆放桌子,进门口放储物柜。

    下午时,很多工匠到来,开始对院落修补工作。

    另外,张麟走访多家木匠作坊,定制成套家具。

    接下来一周时间,张麟频繁在西区忙碌。

    此时,院落大门悬挂起一块牌匾,雕刻着圣教孤儿院五个大字。

    这段时间一共花掉将近一千两,剩余资金足够完成创业,所以,张麟按部就班没有一丝着急。

    “静一静。”

    在孤儿院大门前,聚集很多流民,都是张麟召集而来。

    “我需要招募一些佣人,每个月二两银子薪水。”张麟讲道。

    一听有二两银子,顿时流民激动坏了,他们过着有一顿没一顿日子,二两可足够滋润过一个月。

    “大人,选我。”

    “我能做饭、挑水、扫地、打杂。”

    “我只要一两!”

    顿时,杂七杂八呼喊,生怕落选,差事给人抢走。

    “安静,排队登记,插队走人。”张麟皱眉道。

    跟来缪家子弟开始登记,询问工作经历。

    一个多小时,选出十个人,全都是妇女。

    站成一排,张麟分配工作道:“五个人负责买菜烧水做饭和倒泔水,五个人负责打扫洗衣,每月二两工钱,讲明白一点,谁要敢手脚不干净立刻卷铺盖走人。”

    看着她们身上很邋遢,脸上污渍厚厚一层,衣服都有一股霉味,便先让她们烧水洗一个澡,换上佣人衣服。

    整个院落,客堂打造成学堂,再有食堂、澡堂、茅房、厨房、宿舍一应俱全。

    澡堂、茅房、宿舍分开,收养孤儿中有十二三岁的,正处在青春萌动,再有就是该世界早婚早育显现普遍,万一搞出几个孕妇就有乐子了。

    圣教孤儿院最多收留到十六岁,一成年必须离开,到时候是选择加入圣教,亦或者选择离开,张麟都不会干涉。

    这几天来,五十多个孤儿住在客栈,简直难得幸福时光,但在缪珍珍带领下重回西区,眼神中很明显带有恐惧和惊慌,他们不想再回到从前生活。

    “姐姐,我们是不是又回到以前生活了。”马小树失落问道。

    “不会的,别多想,大人肯定不会抛弃我们。”马小花安慰道。

    其实,她心里都在打鼓,住着客栈,一天三顿饭,又有新衣服穿,简直想都不敢想的日子,父母在世都没过得这么好。

    沿途流民显然是认出来孤儿,投来不解眼神,甚至幸灾乐祸,觉得又被扔回来了。

    不多时,来到孤儿院门前,张麟早已在等候。

    “这里就是你们家了,有我在没人敢来欺负你们。”张麟道。

    不少孤儿发现院落原本是金钱豹的住宅,那可是跟豹子头关系最好的地头蛇,着实有点不敢相信,但有张麟亲口保证,他们紧张情绪消减下来。

    张麟兑现承若,几天收养下来,渐渐当成信任的人,虽然平时没有多少接触,好似无形中具有威严般。